189 神秘的男人

说完,他得意地甩着肩膀、酷酷地走出了会议室的门,我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回到了办公室,刚坐下,人事主管和财务主管就来找我了。于是,我分别和他们聊了很久,综合了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一上午的时间便这么匆匆过去了。

等到了中午,靳言便直接用内线电话打过来对我说:“老婆,过来我办公室吃饭。”

“啊?不出去吃吗?”我问道。

“我订餐了,不单单有美食,还有饭后甜点,赶紧过来。”他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于是起身去了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有一点点距离,在公司的最里间,面积很大,是圆形的构造,装修得简约大气。

我推开门便闻到了菜的香味,只见他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了好几个餐盒。我一进去,他便立马吩咐:“老婆,把门关上。”

他心怀鬼胎的笑容让我有一种不好的直觉,不过我还是乖乖把门关上了,然后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的确饿了,看到美食便忍不住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我们两都匆匆扒着手中的饭,他这一上午的工作量并不比我小,饥饿的感觉让我们都顾不上说话,这种一起奋斗、一起吃盒饭的感觉真的不错。

吃完饭后,我收拾完餐盒便想回办公室里休息,谁知道我刚蹲下身子把餐盒扔进垃圾桶时,他便从后来一把抱住了我,然后说:“老婆,吃甜点的时候到了。”

“我吃饱了,你吃吧。”我依然没有领悟他的本意。

“不,你还饿着呢。”他说完,手便开始不规矩起来。

我这才意识到他所说的“甜点”是什么,还没等我说话,他便一把把我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开始上下其手。

“不要,晚上回家好不好?在这儿多难为情。”我连忙喊停。

“最近太忙了,我们都没有好好的在一起过。”他说完,不管不顾地掀开我的衣服。

一种难以言表的羞耻感与刺激感让我完全不敢睁开眼睛,我不断反抗,他却越来越亢奋地摁住我的手,霸道地释放他的狂野,不管不顾地继续着他的霸道,久违的激情接踵而至,就在我们难舍难分、千钧一发之际,门突然被推开了,紧接着多米喊了一句:“靳言,我有事找你。”

那一刻,真是无比羞愤难当。

靳言慌忙爬了起来,连忙理了理衣裤,然后问道:“怎么了?什么事?”

“我怀疑公司的系统被黑客攻击了,可能是竞争对手在捣鬼。”多米似乎完全不在意我们刚从在做什么,依旧言语冷淡地说道。

我连忙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低着头红着脸,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下。

“是吗?”靳言一听,表情立马严肃起来,“先和我说说情况。”

随后,他低头对我说:“老婆,你先回你办公室休息,我和多米研究一下对策。”

“好。”

我红着脸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多米还站在门边,看着我的眼神无比生冷,像是压根把我当空气一样。

他为什么好像一副对我很反感的模样?我悻悻不得其解,于是也没有打招呼,便直接离开了靳言的办公室。

没想到我刚上班第一天,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中午12点左右,客服部的所有对外QQ同时收到了一条威胁短信,要求在下午3点之前,给一个境外账号汇入500万人民币作为“网络保护费”,不然就关闭我们的网站。

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多米在中午午休的时候找到了靳言,说明了情况。多米分析这可能是黑客袭击的前兆,目前国内有多家网站遭到了黑客的攻击,所采用的手法都是同一种手法。

这是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且是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公司的技术部刚刚成立,因为人员偏年轻化,缺乏面对黑客攻击的经验,大家都一筹莫展,只能被动等待。

没想到,下午五点开始,网站一下瘫痪,公司的投诉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响起。此后,黑客进行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每一次刚刚修复好系统,便又遭到了攻击。

这一晚我们都没有回去睡觉,到了下半夜,骗子直接把“网络保护费”提高到了1000万,然后继续嚣张地攻击网站。

我和靳言还有多米一直守在电脑前,看着靳言焦虑不已、一筹莫展的模样,我除了干着急之外,也毫无办法。

“要不然我们报警吧!”我在网上不断搜索诸多黑客案例后,对靳言提议道。

“报警有什么用?对方明显是黑客团伙,肯定不在国内!这样吧,我来想办法!”多米一听,直接冷淡地否决了我的话。

“你有办法吗?多米?”靳言头疼不已地问道。

“我在美国有同学在计算机方面很厉害,我去请教他该怎么做。你们等着吧!”多米说完,便匆匆往外走去。

“靳言,我觉得我们还是报警比较好。”多米走后,我连忙建议道。

“牵涉到警方,问题就复杂多了。我们先看看多米能不能解决再说。”靳言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又拿起手机给多米打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靳言对我说:“你先回家休息吧,我晚上不回去了。多米正在想办法解决,我这边也要想想办法。”

“我陪你一起吧。”我说。

“你回去吧!听话!事情一时半会儿很难解决!我们两需要有一个人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做,快回家吧。”他虽然语气是温柔的,态度却格外坚决。

我心想我留在这里的确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我听话乖乖回到了家。岂料我刚刚到家后不久,靳言便给我打来了电话,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多米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目前系统正在修复,让我不要担心。

又是多米……我心里微微狐疑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多米和他的妈妈都十分怪异。特别是隔天,靳言告诉我给多米的同学转了10万美金作为酬劳的时候,我更觉得不对劲了。

几天后,多米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技术手段锁定了黑客的真实IP地址,带着靳言上了门,两个人狠狠把黑客揍了一顿。这一次出行回来之后,靳言对多米的信任又加深了几分。

“靳言,你对多米是不是太信任了?”一天晚上,我忍不住提醒道。

“多米帮了公司许多忙,国外很多关系都靠他来疏通和联络呢。他一向对女人都比较冷淡,你别往心里去。”靳言却这样说道。

“没有,只是直觉告诉我,他特别怪异。为什么黑客攻击的时候他不让报警?为什么他能一下就找到黑客在哪里?靳言,你说了他刚来到国内不久,那他对国内怎么可能熟悉呢?”

“你是不是最近侦探片看多了?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多米挺单纯的,别想太复杂了。难不成,我和男人关系好,你也吃醋?”他笑笑地问我道。

“我只是希望你凡事谨慎一点好。”我见他丝毫没有设防,于是淡淡提醒道。

“嗯,他最近在帮我一起找当初谋害我爸爸的那些人,他对我的事情真的很上心。老婆,我们两是怎么都分不开的,但是你毕竟是女人,很多事情太复杂,你未必能够帮我分担。我的人生,真的需要有一位能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和多米的共性很多,我们很多话题能聊到一起去,他能懂我,我也很了解他。男人需要有自己的兄弟,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理解。”靳言认真而严肃地对我说道,从他的语气里,我意识到他已经把多米当成了最好的兄弟。

一个人一旦认定了一个人,旁人多说任何也没用了,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于是对自己说,或许是我想得太多,或许男人看问题的角度比我更加全面更加客观,或许那个多米真的是和靳言太过投缘,或许是我想得太多……可是我往往越这么想,便越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黑客袭击这件事发生后不久,靳言组建的YS战队又要去美国打比赛了,这也意味着,张瑶也会一同前去。

那天在医院靳言对张瑶说过那些话之后,张瑶从那以后很少出现在靳言的面前。可是如今如今要提前练习比赛的缘故,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张瑶对靳言的喜欢毫不收敛,即便在我面前也是一样。不过好在她并没有什么心眼,说话直来直去,所以个性并没有令人太过讨厌。

靳言去美国比赛的这一段时间里,公司主要由我和多米负责。靳言走后的第四天下午,我正忙着工作的时候,多米推门进入我的办公室,他似乎没有敲门的习惯,说话也十分直白,他竟直接跟我说:“我需要一笔200万的款项,帮我签一下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