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你比我有个性

晚会结束后,我和宣传部的其他伙伴们一起收拾了晚会现场,等我们收拾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商量着一起去吃夜宵,我的确也饿了,于是欣然同意。

就在我们走出校外的时候,我竟看到门口的马路边上停着靳言那辆酷炫的橙色超跑,车窗紧闭,远远望去看不出他人是否在里面。

“那好像是靳少的车吧!”王天济率先开口说道。

“是啊,我都在校园里见过好几次了。”傅杰应声道。

大家正议论之时,车门突然打开了,靳言戴着墨镜穿着一身潮服从车上下来,眼睛完全没有往我们这边看便直接从我们前面经过,往临街一家超市走了进去。

大家停止了议论,往校门的另一边走去,我不知不觉走在了最后面,走着走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谁知道这一回头,却正好看到他双手插兜站在路边,目光正紧紧地盯着我们这个方向。

那一刻我的心里别提多尴尬了,我连忙扭头,心砰砰直跳,被傅杰看在了眼里,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我和靳言的过往那一天晚上通过小画的传播大家都已知晓,傅杰有些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有些人注定是无法拥有的,走吧,我们。”

我笑了笑,随后和她一起挽着手跟着大部队一起向前,没想到刚刚拐弯手机里却来了一条短信,正是靳言发过来的,我顿时心惊了一下。

“怎么感谢我?”一句很简单的话语,却让我心乱如麻。

“你想怎么感谢?”我脚步不由自主地放慢,随后发了过去。

“算了,不用。”他一下又收了回去,让我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我心不在焉地和傅杰他们一同去吃了烧烤,因为心里装着事儿,快速吃完一碗面后,我便找了个借口先回学校了。

此时已经很晚了,瑟瑟秋风卷起了地上的树叶,我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小西服,走在路上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寒冷。

我于是小步快跑起来,想赶紧走回学校早点躺进温暖的被窝,可是走着走着,却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我,我听得到厚重的脚步声。随着我脚步的加快,后面的那人脚步声也越来越快。

强烈的冷空气突然来袭,天一下阴冷起来,此时这个时间点,路上的人已经很少了。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学校了,我不由得更加加快了脚步,拼命向校门口走去。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群人的笑声。随后,有人大声在身后叫我:“如书!”

我一扭头,发现原来是赵秦汉他们那一帮人。晚会结束后,他们这些主持人和演出人员一起去聚餐了,我们宣传部的人因为要收拾现场,所以一直忙到很晚。

看来他们也刚刚聚餐结束,一大堆跳舞和唱歌的姑娘们簇拥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正朝着我这边走来。虽然天气很冷,这帮姑娘却穿着裙装,远远望去清一色白晃晃的大腿,十分显眼。

“你怎么没和你们那帮人在一块?”赵秦汉率先朝我奔跑过来,笑着问我道。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吃了一点东西就先回来了。还好你们来了,刚才我好像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你,你有看到吗?”我连忙问道。

我和赵秦汉边聊着边向前走去,赵秦汉疑惑地说道:“没有啊,刚才只看到你一个人,你会不会是感觉错了?”

是吗?可是明明刚才好像有人在我身后呢……我一阵纳闷,突然就听到身后一帮女生尖叫起来。

我和赵秦汉连忙转身,只见靳言的橙色超跑车从我们的后方驶了过来,并且车速放得极慢,还摇下了车窗。坐在驾驶室里的他依然戴着墨镜,单手开车耍着帅,慢悠悠地经过了一众女生的身旁,最后却在我和赵秦汉的附近停了车。

他朝着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漆黑的墨镜显得他的脸更加地白皙,脸型的轮廓更加立体。他缓缓摘下了墨镜,手趴在车窗上,我以为他要对我说话,没想到,他却对赵秦汉喊道:“赵秦汉,要不要陪我喝杯酒?”

我以为赵秦汉不会答应的,可是没想到,赵秦汉却说:“好啊,叫如书一起吧,就我们两喝着没劲。”

“啊?什么?我不去。”我连忙摆手。

“去吧,如书,万一我喝多了你还能带我回来。”赵秦汉笑着说道。

靳言随即打开了车门,斜靠在车上,淡淡说道:“那上车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鬼使神差上了车。赵秦汉和我一同坐在后座,靳言飞速发动了车子,在众人一阵惊讶之际带着我们离开了原地。

他把我们带到了一处离学校不远的红磨坊音乐酒吧,我们进去的时候,驻唱歌手正唱着《会有天使替我爱你》。酒吧里人不少,靳言要了一个相对角落的位置,随后一言不发地带着我们坐了下来。

“喝什么酒?啤酒还是洋酒?”一坐下来,他自然地问道。他很自然地双手撑开搭在沙发上,见我和赵秦汉坐在一起,目光似乎也不为所动。

“啤酒吧。”赵秦汉说道。

靳言微微一笑,对服务员说道:“来一箱1664,另外,再拿一瓶芝华士21年。”

“你喝洋酒?”赵秦汉问道。

“一起喝,她也能喝。”靳言说完,淡淡地用手指了我一下。不知道为何,今晚的他看起来似乎有些淡淡的忧伤,说话的语气一直是一种漫不经心的调调。

“我不想喝。”我说。

“喝吧。喝多了送你回去。”靳言竟意外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喝多了有我在,没事,我能送你到你宿舍楼下。”也不知道是较劲还是怎么,赵秦汉这样回答竟有些故意的成份。

服务员很快拿过来酒和酒杯,靳言把菜单扔给我让我点些点心,我要了一盘鸭脖和一盘鸭舌,然后把菜单递给了赵秦汉。

“还是喜欢吃那些东西,这些东西不卫生不知道吗?”靳言一边漫不经心地扣着手指,一边说道。灯光下,他的手指格外地修长,如玉一般白皙,根本就不像是男人的手。

“她就喜欢吃那些,就让她吃好了。”我还没回话,赵秦汉就替我答了。

他们两个人这么一唱一和的,倒是把我搞得蒙圈了。特别是靳言话语里的关切之意,更让我暗暗吃惊。他不是恨我恨得咬牙吗?怎么……真是捉摸不透。

服务员把整瓶芝华士倒在醒酒器里,正准备兑上冰红茶之时,靳言发话了:“不用调饮料了,洋酒应该直接喝才更有味道,加饮料那是暴发户的做法。”

话虽这么说,他的目光却是望着赵秦汉的。赵秦汉微微一笑,附和道:“我都没有关系。”

靳言直接让服务员给我们三个人的酒杯里各倒了满满一杯酒,他拿起酒杯说道:“我一杯,你一杯,她半杯。”

“我真的不想……”我话还没说完,赵秦汉便抢过了我的杯子一饮而尽,然后说:“如书说她不喝,就别勉强她了,她的酒我替她喝,我的我也自己喝。”

“啧啧,”靳言用讽刺的语气啧啧了两声,随后感慨似地说:“好男人啊……那我先干为敬了。”

他一仰头喝光了杯中酒,赵秦汉也很快空了杯。我并不知道赵秦汉酒量如何,于是担忧地问道:“你能喝那么多吗?不能就别喝了。”

“没事,你身体本来就难受,总不能叫你喝。”他目光虽望向我,话却仿佛是说给靳言听的。

我也不知道晚上这两男生怎么了,似乎都一直话里有话。靳言懒懒地往沙发上一靠,又让服务员给我们三个人的酒杯满上,然后继续漫不经心地扣着指甲说:“这酒劲挺大的,还是悠着点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哥们。”

“酒劲再大大不过心劲,没事,继续吧。”赵秦汉双手撑在大腿上,颇有气势地说道。

就这样,我看着他们这样来来去去的,把一整瓶芝华士喝完了。赵秦汉比靳言喝得多,他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不过因为他皮肤较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别喝了,等下喝醉了。”我劝道,也不知道自己该劝哪个人,于是只能不带主语地说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嘛!没事!难得碰到喝酒这么爽快的人!”靳言笑着说道,我看他的神情依旧自然,丝毫完全没醉。

“我可不随便就认为别人是知己,尤其是那种对女人没有什么风度的男人。”赵秦汉却并不买账,一句话说出口,气氛顿时就升级了。

以靳言的火爆脾气,我生怕他们会打起来,可是并没有,靳言晚上的表现十分地淡定。他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随后淡淡地说:“哦?看来你比我有个性。潘如书,是不是啊?”

他突然把话抛给了我,我纠结了一下,却随即故意“嗯”了一声,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应。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