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他在网上唱歌

那人摇下了车窗,我一看,竟然是赵秦汉。

他见到是我,很快便打开车门下了车,紧张地问道:“小书,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淋成这样?你没带伞吗?怎么不坐车?”

呵呵,希望出现的人不出现,不希望出现的人倒……我心里一阵失望,木然地苦笑了一下:“我喜欢淋雨,不用管我。”

“你疯了吗?!”他厉声吼了一句,“你这样下去会生病的!这雨这么大!真是不要命了!”

“不用你管!”我冷冷地看着他,我说:“不用你这么好心!我说了我不喜欢你!麻烦你不要总是出现在我面前!装的自己像是一个英雄一样!赵秦汉,我不喜欢你这样假情假意的样子!”

我话刚喊完,他便把我整个人拦腰抱了起来,我疯了一样地尖叫起来,我拼命挣扎,可是怎么拗得过一个军人的力气。他不管不顾地把我塞进了车里,然后翻出一床毛毯裹住了我,我刚想说话,他便无比愤怒地看着我说:“你怎么样说我都可以!但是我决不允许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你知道你那样有多危险吗?!”

他说完,用力地指了指我的鼻子,他那种凛冽的眼神把我吓到了,我顿时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刚才竟做了那么傻逼的事情。

可是,赵秦汉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再度发动了车,把空调开到了最大,依然气冲冲地问我:“我送你回家还是怎样?我刚好回去母校有事!你怎么敢这样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幸亏我经过,这么大的雨,要是被车撞上了,你想想后果会怎样!”

“你那么凶干嘛!我的生命我负责!”我逞强地说道。

“好了,”他突然语气放柔和了许多,他说:“我记得你朋友小雪就在学校附近,我先送你去她那儿吧。”

此时我已经恢复了理智,分得清是非好歹,我明白刚才那样的情况如果不是他刚好出现的话,以我刚才的心情继续那样走下去的话,真的可能会出事。其实我应该谢谢他,可是我却无法说出口那句“谢”字。

我点了点头,把毛毯裹得更紧了一些,他开着车带着我来到了小雪的店里。小雪的儿子叮铛已经学会走路了,我们出现的时候,他正蹒跚地在店里走着,边走边咯吱咯吱地笑着,逗得一帮女孩子哈哈大笑。

小雪见我和赵秦汉都湿漉漉地进来,顿时一脸诧异地迎了上来:“这是怎么了?掉水里了?开着车怎么能淋雨?”

“小雪姐,你给她找身衣服换上吧,别感冒了。你这儿有没有烘干机?我得把衣服烘干,一会儿还要和校领导吃饭。”赵秦汉客气地说道。

小雪对我使了个眼色,见我没有表情,于是连忙笑着说:“噢,有有,我先给你拿过来,然后我带小书去楼上换衣服。”

小雪连忙跑上楼拿来了烘干机,之后把我带到了楼上,无比诧异地问我:“你怎么和他在一起?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话说这男的也不错啊,居然开的是宾利,以前你们还在上学的时候,可没看出他家这么有钱。”

“别闹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简单地把事情说了说。

小雪听我这么说,顿时猛地拍了下我的脑袋,说:“你怎么想的你?那靳言有什么好,怎么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还没腻呢,见到个人有点像他,你就能像丢了魂似的。”

“你难道没有爱过吗?爱一个人,不管他好还是坏,就是爱,懂吗?”我反呛道。

“哟哟,”她讪讪地笑了笑,“我这样的女人,只认钱,不认爱。钱就是我最好的爱人,谁给我钱最多,我就最爱谁。”

“行了吧!”我哭笑不得地拍了下她的肩膀,我说:“你啊,总是把自己形容得一文不值!现在自己当老板娘了,天天日进斗金,又有了这么可爱的儿子,还这样说自己!那怎么行,你得给叮铛传输正确的教育!”

我们两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着,随后我在小雪那些性感的衣服里挑了一件相对保守的裙子换上了,然后和小雪一起下了楼。此时赵秦汉还坐在楼下,脱下了衬衫和外套,把衬衫和外套放在了烘干机旁,裸着上身手拿着吹风机正在吹头发

他参军几年,原本就魁梧的身材如今更加魁梧,肌肉发达得令人震惊,两只手臂上肌肉大块大块地吐出来,赤铜色的肌肤加上倒三角式的好身材引起了店里无数女生的注意。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标标准准的一枚“型男”。

不过,他倒是丝毫没有在意店里那些女生的目光,他泰然自若地吹着头发,见我们从楼上下来,立马就关掉了吹风机,对着我们莞尔一笑。

小雪见这情况,拍了拍我的胳膊,小声说:“这男的比靳言靠谱多了。”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我故意拉高了声调,其实就是想赵秦汉听到。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不好,但就是不喜欢,我对赵秦汉就是如此,不管他再好再优秀再专一,我就是不喜欢。

赵秦汉抬头,见我和小雪下楼了,于是对我们微微一笑:“我一会儿烤完衣服就走了,哎,时间太匆忙了,也来不及去买一套。”

“都怪我们家小书了,大雨天非得在雨里跑,我这儿有两套崭新的男装,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拿一套给你试试。就是你个子太高,不一定合适。”小雪笑着说道。

她一向有备着男人衣服的习惯,尽管如今已经安分守己地做了老板娘,整日围着奶茶店和儿子转悠,可是她还是改不了从前的习性。

赵秦汉听她这么说,当然说好,于是小雪拿出了一套阿玛尼的男装。我记得这套衣服,曾经我和小雪逛街的时候她一眼看中了,但她当时处于空窗期,于是她以靳言的身材为参照买了这套西装,说到时候如果找男人,一定得找靳言这种款型的帅哥,要不然就坚决不找。

没想到,这套西装如今却穿在了赵秦汉的身上。赵秦汉试穿了一下,衬衫和西服有些紧,但总体十分有型。

“谢谢小雪姐,改天我再还你一套新的。”他笑着对小雪说道。

“客气什么呢?不用了,反正我八百年没有过男人了,这衣服也用不上。”小雪笑道。

“我的衣服先放在这里,一会儿我谈完我过来取。给小雪姐添麻烦了。”

他彬彬有礼的态度让小雪十分受用,两个人你来我往地客气了好一番,赵秦汉这才离去。

看着赵秦汉的背影,小雪悠悠地感叹了一句:“真是像啊。”

我以为他说赵秦汉像靳言,于是连忙说:“哪里像,一点都不像,我不喜欢肌肉男,我喜欢像靳言那样不胖不瘦,肌肉恰到好处,看上去就特别文艺干净。”

小雪见我又想当然地犯起了花痴,于是对我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大意是让我不要留恋靳言这样的负心汉,应该好好抓住眼前的好难忍。我笑笑地听着,也不说话,她见我这样,不禁悠悠地叹了口气。

没多久,她的手机响了,她拿着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说:“小画打过来的。”

她接起了电话,和小画聊了几句之后,把电话递给了我。电话那头传来了小画低沉的声音:“姐,我可能要回国了,这边待不下去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连忙问道。

“没什么,不想待了,想你了,也想爸爸了。爸爸现在还好吗?”她又问道。

“爸爸挺好的,我每隔半个月会回家看他一次。你回来吧,回来我们一家人还好好的。”我说道。

“姐,过去的事情……”她话还没说完,在电话那头便哽咽了。

“都过去了,咱俩始终是一辈子的姐妹啊,那些不开心的就忘了吧。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姐,你和靳言怎么样了?你们要结婚了吗?”

“我们分手了。”我淡淡说道,虽然语气十分淡漠,但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刺痛感。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和他很像的人,他现在在做什么?”小画又问我。

我心里不由得一惊:“什么?在哪儿看到的?怎么看到的?”

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人也不由自主地一下站了起来,夸张的嗓音把小雪和小画都吓了一跳。

“在一个视频里,看到他在唱歌,不知道是不是他,但是和他特别像,真的特别像。”小画强调了又强调,又说:“可是他怎么会在网上唱歌呢?姐,你难道不知道情况吗?”

那一刻,我的心跳都仿佛停止了,手机从我的手中滑落,幸好小雪眼尖一下接住了,惊得大叫:“哎呀我的苹果,差点就碎了!”

我的脑海里一片苍白,当我缓过神来,小雪已经和小画热聊上了,我连忙把手机从她手中抢了过来,我问道:“小画,小画,你在哪儿看到的他的视频?发链接给我,赶紧发给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