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我有病

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感动,他百感交集之余用力捧着我的脸使劲亲了一下,随后在我猝不及防之际猛地把我拦腰抱起,大步走进了别墅里。

别墅里依然富丽堂皇如同从前,他把我小心翼翼放在沙发上,柔声问我:“饿了吧?我这就让阿松做饭,别着急。”

说完,他连忙吩咐阿松去厨房准备食物,随后又让阿杰去浴室里准备好温水,然后他蹲下身来,做了一个让我出其不意的动作。

他竟固执地要帮我脱鞋,然后把我的双脚小心地放在沙发上,这才坐下来轻轻地拥着我,问我:“为什么你会这么傻傻地等我?”

“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现在会变得如此逃避?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担忧地问出了口。

他摇了摇头,一只手调皮地摆弄着我的头发,把我的长发用食指绕了几个圈,然后又转开,反反复复地这么撩拨着,漫不经心地说:“家里没什么事,是我自己。”

“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我试探性地问道,又不敢问太多,生怕某句话刺激到他。

他笑了笑,目光散漫地望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不过窗外一片漆黑,其实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打败,不是吗?”我一时急了,那种内心焦灼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

“呵呵,”他苦笑了一下,却刻意地回避着这个话题,似乎不愿意提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应该选择他,选择我这样的人,真的没什么前途。”

“靳言!”我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变得严厉了,我没想到他的自尊心竟会备受打击到这种程度,我的心像燎原一般焦虑不已,我恨不能把他关起来拷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说出如此丧气的话语。

“到底怎么了!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就一直在这里住下去!”我急得快要哭了,可是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其实我们在某一方面很相像,有些事自己如果不想说出口,别人怎么问都没有。越明白他这种倔强,越是不由得心急火燎。

“别闹了,一会儿吃完饭洗完澡,我让阿杰送你回去。”他愣是不说,只是伸手抚摸着我的头,眼中有万般不舍,但语气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决绝之意。

“好好完成学业,不要像我一样读了四年大学什么都没有学到。以后我不在学校里了,你可以自由自在参加你想要参加的活动,不用再顾及我了。赵秦汉其实挺不错的,比我大气比我成熟,对你也很有心,你好好珍惜吧。”他的话里,竟有一种交代后事的感觉,一时间让我的心更加悬了。

这一下真的把我急哭了,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我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靳言,我心里爱的人究竟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说这些话,是想寒我的心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你这样说让我有多难过你知道吗?如果我现在对你说,沈紫嫣挺好的,你去找她吧,你们好好珍惜吧,你会怎么想?我不想听这样的话,太让人难受。”

他连忙扯过餐巾纸,替我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别哭,不要哭。”

“靳言,那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突然变得这样?”我忍不住再次问道,扯着他的衣袖像一个孩子一样央求着。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可是,就在他快要说出口的那一刻,他又止住了。因为就在此时,阿松大喊了一声“可以吃饭了”。

他站起身来就要拉着我往餐厅的方向走,我几乎又要急哭了,心里恨死他了,这胃口吊的,让我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我愣是不起来,非让他告诉我不可,他无奈,这才坐下来,一本正经地扶住了我的肩膀,表情凝重地说:“我年初的时候体检,查出来有病。”

我顿时心惊肉跳,满脸紧张地问道:“有病?什么病?”

“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病。”他的表情依然十分凝重,再联想到他刚才语重心长的那番话,让我顿时脑袋里涌起了无数的联想。

“心脏病?胃癌?乙肝?癫痫?……到底是什么,你快说,你别折磨我了!”我不断猜测均被他否认,我一时都快要急疯了。

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突然像是抽风了一样倒在了我一旁的沙发上,他全身抽动了好几下,随后歪着脖子咧着嘴伸着舌头、四脚朝天地倒在了沙发上,顿时把我吓得六神无主,连忙大声尖叫让阿松阿杰快点过来。

我这一次是真哭了,我的心完全受到了惊讶,我蹲在他旁边大哭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谁知道就在我素手无策的时候,他紧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了一只,紧接着另一只眼睛也张开了,随后他整个人如同鱼一般一跃而起,幸灾乐祸地来了一句:“我得的是……相思病,刚才刚刚发作完。”

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我冲过去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顿乱捶,激动得又哭又笑地骂道:“你坏蛋啊你!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这样!你明明知道我有多担心!还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他眉开眼笑地望着我,任由我捶打着他的胸膛,过了好一阵见我渐渐情绪舒缓了下来,这才把我的手一把捉住,然后勾了勾我的鼻梁,笑着说:“我没骗你,我真的有病。”

“你又来!”我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恨不能再锤他一顿才能解气。

这一回,他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说:“知道我为什么和沈紫嫣分手这么久,一直没和你表白吗?”

我一下呆住了,这是我一直想问他的问题,没想到他自己说了出来,我茫然地摇了摇头,无比期待他的答案。

他接下来又说:“因为我年初的时候体检……得了糖尿病。”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他这一次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他的表情十分地认真。他见我如此惊讶,顿时悻悻地放开了我的手,假装一脸无所谓地说:“先吃饭吧,吃完我们再慢慢说。”

此时的我对糖尿病还没有太大的概念,从前听说过的也不过是泛泛的宣传,因为离生活太远所以没有关注,我不知道这个病究竟有多严峻,但是我明白一旦患上糖尿病便是终身,目前没有可能医治得好……我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一时心里无比复杂。

他还这么年轻,他才不过二十来岁,如果这一次他真的没有骗我,那么我想我突然能够明白他这半年来的若即若离究竟是因为什么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心酸。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以为我会嫌弃他吗?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餐桌附近,见我还站在原地,他冲着我招了招手,努力朝着我微笑了一下。见他这样,我更加心酸了,一时情不自禁地冲上前去,扑在了他的怀里。

“现在你都知道了……你可以放心地离我而去了。这个病会跟我一辈子,我不想连累你。”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柔声说道。

“靳言……你就把我看得这么轻吗?”我心酸地问道。

“不是看轻你,是不想让你受到牵连。我们都还这么年轻,你还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我害了你一次又一次,我不想你为我搭上一辈子。”他说完,把我摁在了椅子上。随后,他从兜里掏出来一支看起来类似钢笔的针筒,拔掉了盖子,露出针头,当着我的面掀开了衬衫的一角,对着肚脐周围的某一处用酒精棉消毒后,把胰岛素轻轻推入了体内。

我看得心里一阵难受,没想到他竟真的患上了此病。他却淡定自如地收起了笔对我说:“我没有骗你,这是胰岛素注射。小书,这个病会陪伴我一辈子。”

我怔怔地望着他,我忍不住再次站起身来紧紧环住了他的腰,我不禁心疼地问道:“这样打针,疼吗?”

“不疼。就是以后如果没有这东西,我可能就活不成了。”他轻轻说道,随后发出了一声苦笑。

“有足够的胰岛素,就和正常人一样,对吗?”我问道。

“控制得好的话是这样,控制不好的话,会引起很多并发症。”他说。

我不由得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我说:“以后,我会好好在你身边照顾你,陪伴你,我做你一辈子离不开的胰岛素,好不好?”

他“噗嗤”一下被我的话逗笑了,他把我从怀里轻轻推开,他说:“可是我不想连累你,我希望你能有更好的男人陪在你身边。像我这样,和残废没有什么区别。”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靳言。不管你怎么说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死缠着你,像蛇一样盘在你的身上,你走哪儿我都跟着你。”我不依不饶地再度环住了他的腰,信誓旦旦地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