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转变

第27章转

在黑暗当中,他安静的SI考着,眼睛刹那间睁开了,在黑暗之中显得尤为的闪亮,让人移不开目光,裴曜竣的嘴角起了阴冷的笑容,在黑暗中显得更加阴森恐怖,他终于是想到一个完美的计划了。

既然不能摧毁段毅邦,那就从袁莉入手,反正只要最后的结果是裴曜竣想要的就可以了,这很简单。

这一天裴曜俊让徐铭东去听袁莉的况。往桌子上扔了一张照片,声音十分冷峻的说道。

“你务必,去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

对于裴曜竣的命令,向来是没有人敢违抗的。为裴曜俊的贴助理,徐铭东更是忠心耿耿。

“好的,裴总,我这就去安排。”

就在徐铭东出去没一会儿,男主角手机上就显示了袁莉所在的地方,男主角嘴角起一抹冷笑,看来徐铭东的效率还真是快。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还高兴一家人就要团聚的时候,我们这个家马上就要四分五裂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男主角竟然找到了袁莉。

那天袁莉看到男主角的时候十分的惊恐,虽然说不是特别清楚男主角和自己丈夫之间的事,但是男主角的盛名在这个城市多多少少也是听说过的。而且在丈夫入狱之前,也曾经在丈夫那里知晓过这个人的名字。

是,如今他来找自己,竟是让袁莉百SI不得其解。

但是袁莉也是假装淡定的看着男主角。

男主角则是一脸不屑,端起了一杯,seeyoutomorrow,就坐在了袁莉的面前。晃着酒杯中的酒,一脸冷峻的看着袁莉。

“你可认识我。”

“不,不,不认识。”

男主角眉看着袁莉,有些戏谑的说着:“你竟然不认识我,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让你好好认识我的。”

“什么?”袁莉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声的问了出来。

男主角则淡定地摇晃着手中的酒,端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看着袁莉邪魅的一笑。

“对的,没有错,马上你就会和我悉的,不能再悉了。”

“你…你想说什么?”

“我想要你和段毅邦离婚。”男主角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这句话,声音冰冷的就像一把DAO子。

虽然说袁莉是贪慕虚荣的人,而是突然这样一个陌生的男子对自己说这种话,袁莉再怎么样,也自然是有些自己的绪的。

“怎么可能你说离婚就离婚,你是谁啊!”虽然袁莉心里很害怕,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非常势的说着。

不过男主角也倒没有生气,反而是将自己和段毅邦的事一字一句地讲给袁莉听。

袁莉这下子倒是吓得发抖了,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惹不得的,而且还和段毅邦有那样的深仇大恨。以后的日子必定是更不好过了。

袁莉虽然对段毅邦已经心灰意冷了,可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夫妻,没有一份感在里面也是假的,她的心挣扎着。沉默了好久,都没有回答男主角的话。

最后小声的说出了三个字:“不同意?”

男主角低着头,一下眉。”

怎么还是不同意吗?如果你不同意和他离婚,我相信你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不仅他的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而且就连你也跑不了。万一发生点什么事可不要怪我。”

袁莉虽然说有听说过男主角的大名和事迹,但是没有想到男主角竟然这样的狠毒。

袁莉**着看着男主角,面如冷霜。不知道该要怎么办才好。看着男主角那俊逸的侧脸,竟然无法将那天赐的容貌与这样狠辣的手段联系起来。

“你最好好好考虑一下,你们这个婚是必须要离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离了婚别忘了告诉我消息,有好事等着你。”

裴曜竣丢下这一句话就扔下袁莉走了。这倒让当时的袁莉有些云里雾里。看着男主角离去的背影,袁莉陷入了深深的沉SI之中。

而当时的我对这一切都不知,只知道最近家里的气氛非常的异常,父亲回到家里了,可是母亲竟然一点都不关心。

不仅如此,母亲对父亲的度更是非常的冷淡。

那天我正在看电视,看到照就扮的枝招展的母亲从外面回来,尖细的声音语上扬的叫着。

“宁宁,你怎么今天没有出去赚钱呀?窝在家里面,没看到家里都没有收入了吗。”

“妈,我已经都连续工作好多天了。明天学校要考试,我就回来休息一下。”

我早已经习惯了袁莉这个样子,所以当时并没有多想,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和什么不正常。

可是原本坐在那边的父亲竟然说话了。

“宁宁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你干嘛还要催她,你自己难道就不知道分担一点吗?整天扮的枝招展的,也不知道出去干嘛了。”

我本在那里看电视,但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们两个婚姻的导火索。

袁莉突然一下子就发飙了。将手中的愤力的往桌子上一甩。

“段毅邦,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这个家现在搞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不管我们怎么样,都轮不到嘴。”

父亲一下子生气了,啪一下用力的拍了桌子一张,整个人都**着站起来。

食指指着袁立的鼻子,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我看他们俩这形不对劲,连忙从中间解,希望能让他们缓和一下。可是袁莉竟然不依不饶的扑了过来。

一边哭一边着父亲。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叫着。

“都怪你,都怪你,若不是你,我们一家人也不会成现在这样子。我当真是瞎了眼了,才跟你在一起。”

开始父亲任由袁莉骂一句话也不说。我在旁边想拉开袁莉,可是怎么用劲也扯不开。

但是袁莉口中的话竟然越说越难听。越说越不堪入耳。父亲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气愤,一把将袁莉推开。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