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嫉妒之火

靳言穿着一身纯黑的西服,面如寒冰,嘴唇没有半点血色,头发凌乱地滴落一滴滴的水珠,脸上亦是一片潮湿。看样子,外面早就下起了雨。

天色这么晚,这条路如此黑暗,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这里,而且只有他一个人。

我迅速而本能地推开了赵秦汉,却被服过兵役的赵秦汉直接勾住了脖子,靳言激动得已经扣动了扳机,天知道他是从哪里拿来的枪支!

“靳言,别冲动!”我惊呼了一声。

赵秦汉的手紧紧勒住我的脖子,冷冷地对靳言说:“有种,你把我们两个都杀了!”

“你放开她!赵秦汉!男人的事情男人来解决!你为难一个女人干什么!”靳言大声喊道。

“我本来已经不想这样了,我已经和她和解了!你非要在这个时候出现是吗?”赵秦汉大声吼道。

“你放开她!你要怎么样我可以奉陪!你如果觉得不甘心,我们可以打一架!”靳言也吼道。

他黝黑的枪口对准了赵秦汉的脑袋,一切一触即发,我瞪大了眼睛望着靳言,我不断给他使眼色,让他先退出去,让我和赵秦汉好好谈谈。

“打一架?是不是谁打赢了,潘如书就归谁,啊?”赵秦汉狂吼道。

“不可能!”靳言大声说,“除非她亲口告诉我,她爱你,不然我不可能放手。”

“呵呵,”赵秦汉发出了一阵狂笑,“你看,被偏爱的就是这么有恃无恐。潘如书,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你知道他和张瑶的关系到了哪一步吗?”

“别挑拨离间!”靳言大声吼了一句,“我和张瑶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赵秦汉呵呵笑了两声,“你请过她看过几次电影,吃过几次饭,我都让人拍下照片了!靳言,你好好和张瑶在一起就好了,你为什么要和我抢一个女人!”

“张瑶是谁?”我听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在你每天对他朝思暮想的时候,你想过他陪在别的女人身边吗?你知道张瑶的身份吗?你知道他为什么可以一年之内翻身吗?潘如书,你真的很蠢!蠢得不可救药!”赵秦汉狂吼道。

随后,他勾住我的脖子,把我从床上拖到了床的另一边,与靳言隔开了距离。

“靳言,他说的是真的吗?张瑶是谁?”我的心绞痛了一下,我抬头怔怔地望着靳言。

“我的确认识张瑶,但是我没有要她帮忙!我奋斗来的一切我问心无愧!赵秦汉,我可以告诉你,自始至终我只爱潘如书一个女人!至于张瑶,只不过是朋友而已!”

我紧紧注视着靳言,他眼神坦荡地看着我,他的眼神在告诉我,让我相信他。

“靳言,你放下枪。赵秦汉,你放开我。我们三个人谈一谈吧。”我平静地说道,我对靳言喊道:“靳言,你先放下枪!”

他迟疑了两秒钟,但当他的眼神对上我的眼神时,他还是听话地乖乖把枪放在了一边的桌上,并举起了两只手,示意自己没有了武器。

他们都并非恶人,也并非真的想拼个你死我活,只不过都在那一瞬间做出了过激的决定而已。

赵秦汉见靳言放下了枪,于是他松开了我的脖子,我终于得以顺畅地呼吸。赵秦汉冷笑了一声,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枪?普通居民持枪是犯法的,你懂吗?”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小书,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靳言急忙问道。

“没有,赵秦汉不是这种人。”我有意为赵秦汉说了一句话,他的神情顿时松懈了不少。

“我如果想把她怎么样,你赶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我赵秦汉,不是你这样的小人!”赵秦汉愤愤说道。

“我遵守了当初为期一年的约定,也的确是在一年后才出现在小书的身边。这一点,我想你很清楚。”靳言说道。

“你敢扪心自问,这一年你真的彻底消失了吗?”赵秦汉问道。

靳言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他说:“是,我承认我没办法做到真的放心让我的女人一个人生活,特别她的身边还有你这样的男人。这一点,是我对你有愧。你帮了我和我爸,但我自私了。”

靳言的坦率让我诧异,也让赵秦汉十分意外,赵秦汉冷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不会承认,没想到你倒是像个男人。”

“我欠你一个人情,但这个人情,不能让小书来背。我们都可以喜欢小书,但是小书喜欢谁是她的自由选择。赵秦汉,她选择的是我,我希望你能够放手!”靳言喊道。

“你选择张瑶,从此以后辉煌腾达,可能连我都不如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争小书?”赵秦汉禁皱着眉头问道。

“呵呵,我和你不一样,我追求的不是辉煌腾达,而是对得起自己的心。我的心在小书这儿,这一点张瑶很清楚。”靳言说道。

“原来这一年你们两都知道彼此,只有我,是被蒙在鼓里是吗?”听到这里,我悻悻问道。

原来这一年,不单单有赵秦汉的穷追猛打和靳言的一夜暴富,还多了一个叫做张瑶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是谁,我却一无所知。

“小书,你别以为他是真有那么爱你!”赵秦汉大声说道。

“你错了!我爱的人自始至终只有小书!”靳言喊道。

“虚伪!”赵秦汉冷冷说完,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以示不屑。

正在他们两人争锋相对、而我一头雾水之际,门再度被推开,刑风和小雪两个人浑身湿漉漉地撞进来,一进来小雪便忙不迭地问道:“赵秦汉你疯了吗?你把小书怎么样了?”

“他没有把我怎么样,我们只是聊了聊,你们怎么都来了?”我诧异地问道,不知道他们怎么都发现了这里。

“没事就好,吓死我们了!”小雪吓得猛拍自己的前胸。

“看来你们已经和解了……”刑风看了看房间里的样子,又看到了靳言放在桌上的枪,随后朝着赵秦汉和我走了过来,当着赵秦汉的面把我扶起来,大概是怕情况不稳,他扶我起来的时候对我做了个手势,让我迅速到小雪旁边去。

我于是快速走到了小雪面前,刑风拍了拍赵秦汉的肩膀,避重就轻地说:“让你不要喝那么多酒,你看这酒疯耍的,要不是我有个交警的朋友一路监控追踪,天知道你和小书会出什么事。”

赵秦汉显然已经酒醒了,或许他本来就没有真醉,他笑了笑:“我有分寸的,不过想和小书单独聊聊天而已。”

“这里是哪里啊,这么偏僻,路灯都很少,怪吓人的。靳言,你也是,干嘛带枪过来,赵秦汉和小书这么熟了,难道真的会把她怎么样吗?无非是有些话想和她说而已。既然都解决了,那我们都回市区吧。”小雪打着哈哈地说道。

说完,忙低头在我耳边问道:“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我摇了摇头。

靳言这时候走过来,用力地拥抱了我一下,对我说:“受苦了,回去好好补偿你。”

我正面面对着赵秦汉,那一刻,靳言的动作让赵秦汉明显再次愤怒了起来。我连忙推开靳言,靳言却没有理会我的意思,见我推开他,以为我对赵秦汉心存留恋,于是气呼呼地拉着我往门外走。

“砰!”

一声响亮而尖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所有人错愕不已之时,靳言一下倒在了地上!我一回头,看到赵秦汉不知道何时拿起了桌上的那把手枪,拿着枪对着靳言猛地开了一枪!

“靳言!”

我连忙蹲了下去,他倒在地上疼得翻来覆去,他身上的血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刑风一把夺过了赵秦汉手中的枪,猛地把赵秦汉推倒在地,然后箭步冲了过来。

“送医院!快!”

在刑风的吩咐下,我们几个人匆忙把靳言抬到了车上,临走之前我回头恨恨地望了赵秦汉一眼,看到他呆愣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从刚才的那一幕中回过神来!

“这两个疯子!潘如书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从没有对我说过一句重话的刑风大声吼了我一句,我默默地掉着眼泪,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我的手上都是靳言的血,我捂着他流血的伤口,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

靳言伸手不断抚摸着我的脸,吃力地说:“别哭……我不会死的,我还要让你穿上婚纱。”

“别说话!保存体力!小书别让他昏迷!小雪,赶紧打120!”刑风边开着车边吼道。

我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刑风,也从未见过他开车如此神速,他开着车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红灯,每一句话都是吼出来的,他无比紧张的样子让我意识到情况无比危急。

靳言胸口的血不断渗出来,他的手越来越冰冷,他嘴唇已经发白,眼皮渐渐下沉,我握着他的手大喊着他的名字,他虚弱地说了一句:“小书,我累了,我睡一会儿……”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