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复杂

第33章复杂

但是我呢,心非常的复杂,五味杂陈,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总之我也很不好过。

婚礼散场以后,袁莉便跟着裴曜竣回到了家里,可是自从在婚礼知道了我和袁莉以及父亲的关系后,裴曜竣对袁莉的度更加的恶劣了。对我也萌生了恨意。

袁莉跟着裴曜竣虽然说在众人的目光中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也受尽了委屈。在裴曜竣的家中,袁莉就像一个下人般的存在。

不管裴曜竣怎么说怎么做,袁莉都不敢反抗。甚至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袁莉有些神分裂,一方面承受着裴曜竣给她的那种痛苦,另一方面,又享受着来自外界的羡和嫉妒,以及他们对袁莉的奉承。

和裴曜竣在一起了以后,袁莉的生活倒是顺畅了不少。

只不过那天回到家里袁莉静静地站在裴曜竣的面前,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羊。

裴曜竣的声音极其冷峻,我想一把钝DAO子一下一下的拉在袁莉的上。”如果你想摆脱以前的那种生活的话,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但是你必须得服服帖帖的跟着我。”

袁莉实在琢磨不透裴曜竣在想些什么,但是也不想去琢磨。可是裴曜竣突如其来的另外一句话倒是让袁莉十分的吃惊。

“我话还没有说完,前提条件是你必须得带上段宁,你才可以享受到这一切。”

袁莉惊讶的看着裴曜竣,半晌才低声地说出了一句:“可是我未必能说服她。”

裴曜竣的眼一冷,看着袁莉厉声的说道:“那是你的事,我不管。”

说罢,裴曜竣就起离开了,留下了袁莉一个人站在这空旷的大厅里。

袁莉一经惯于享受由于裴曜竣而给她带来的那些荣华和光耀了,另一方面袁莉也在这段日子深刻的了解到了裴曜竣的实力和狠毒如果敢和他作对,那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这一袁莉左SI右想最后还是决定给我发短信约她出来。

那一,我睡得糊糊,在凌晨三点的时候,竟然收到了袁莉发来的简讯,简讯的容很简短,但是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了她现在的境不好。既然她都已经这样说了,我又怎么能不和她见面呢。第二天吃过早饭以后我就瞒着父亲出去见她了。

而作为我的母亲,袁莉自然是知道自己儿的软肋在哪里。所以毫不费力地就让我和她见面了。

我们是在一个临街的中SHI 快餐店见的面,虽然说临街,但是由于此时并不是饭点,所以人还是非常的少,显得冷清的很。

看着袁莉的样子,但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憔悴,反而容光焕发,扮的也比以前更加的华贵了。

我咧嘴一笑,心中不免有些酸酸的说道:“你现在都已经过得这么好了,不知道你还找我做什么。”

袁莉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你爸爸最近怎么样了。”

“呵,你还知道问爸爸,你自己过好就行了,不用管我们,“

袁莉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眼睛里泛泪光地看着我说道:“宁宁,我不管你们怎样想我,但其实妈妈我也是有苦衷的,我也是不得已的啊。”

我一把抽出了手,激动得声音都有些提高了:“哼?有苦衷,我们谁没有苦衷。”

“宁宁,你真的要相信妈妈,我也是被逼的。当裴曜竣说如果我不跟你父亲离婚,他就会让你的父亲不好过让我们不好过。你也知道他的势力庞大,所以,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不希望看到咱们,一家三口再有谁出事。”

袁莉眼泛泪光的样子让我竟有些心软了,虽然她爱慕虚荣,但是她总还不至于在这件事上骗我。

看着她,我忽然有些心疼。顿了顿以后,整了一下心,尽量让语气平静。”妈,那你这次找我出来是为了什么事呢。”

袁莉的脸十分的难看,我心想她绝对是到什么事了。拉着袁莉的手轻声的问道:“你说吧,你是到什么事了。”

袁莉这才吞吐的说道:“那个,宁宁啊,裴曜竣说必须让你和我一起,他才会放过咱们家。”

“什么!”我忍不住的大声叫喊了起来。

袁莉痛苦的点了点头。

我十分的想不通裴曜竣到底是抽什么风,竟然用这种手段威胁我。但是我的心里也有些不安。

我紧张的问着袁莉:“你说的跟着他是什么意SI?”

袁莉看着我哽咽地说道:“他也没有具体说,他只说要我带着你服服帖帖的跟着他。这样他才不会为难我们,还会让我们好好的生活。不过你放心,他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的。”

“如果我说不呢。”我目光如炬地看着袁莉,我的心里是十分拒绝的。

“宁宁,你要知道咱们可没有说不的权利呀。那你忍心看着咱们一家人再过上像以前那样痛苦的日子吗?你想一想你爸爸他到底是为什么会成这样的。”袁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拉着我的手,几近恳求的劝说着我。

我的眼泪吧嗒的就下来,是啊,现在我们哪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只要能够顺利的活着就已经是很大的奢望了。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可以让我们不再像以前的那样在si wang线上挣扎,我为什么要说不能,而且我也没有能力说不呀。

看着袁莉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恳求的目光望着我,我只能点头答应。

“宁宁,真是辛苦你了,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咱们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希望可以这样吧。”

但是一想到以后既将要和裴曜竣经常在一起,我就有些不寒而栗,可是最令人恐怖的不是对他的恐惧,而是在我的心深,我竟然有些期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裴曜竣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我自己的心都痛苦的要被撕裂开来一般,纠结而又复杂。让我都有些不知所措。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