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诉衷肠

“没觉得,我觉得我现在像是刚刚认识你一样,你每一年都在变。”靳言看着我说道。

“我在变?”我疑惑地问道。

“嗯,你在一点点地变得强大,一点点从小女生变成了大女生,从小女人变成了大女人,每一年的你都有一点点不一样,但是你的本质没有变,还是那么善良。”他很诚恳地说道。

交往这么多年,他很少对我评价什么,感情好的时候总缠着他问他为什么爱我,他也不过是笑着一句敷衍说“因为爱所以爱”,也许真正爱着的两个人之间并不需要彼此过多去评价对方,因为一直爱着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评价。

可是今晚,当他忽然打开话匣子、突然给我评价的时候,我心里也不禁好奇起来。这些年在他生命里经过的女人也有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最后能够留在他的心里?

“我想听你具体说说,你想说吗?”我微微一笑,望着他问道。

“嗯。”他点了点头,用毛巾擦干了我的双脚,然后也擦干了自己的脚,随后把洗脚盆里的水倒掉之后,这才过来和我面对面坐在房间里的对角沙发上,笑着说:“今晚,我们来一次彻夜长谈怎么样?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聊过天了。”

“嗯,好。”我点了点头,看球球依然睡得香甜,于是安心地看着他。

“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那时候真没觉得你怎么样,你性格内向,打扮又不张扬,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吧员。也许就是你拒绝我给他提供那10万开始,我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儿自己的个性。后来相处之后,发现你特别善解人意,和我身边的很多女孩子都不一样,你比她们懂事,心地也很善良,一点儿都不物质,而且你最重要也最让我恼火的一点就是,你一点儿都不烦人。”靳言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我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身上有一种个性让我很佩服,就是假如我不联系你,你会一直不联系我,而且时间再长你都能做到,我也不知道你脑袋里都装得是些什么,你总是搞得我很狼狈,每次我只能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你抓走,但我知道,那时候你喜欢我这样霸道地对你。还有就是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很放松,你是那种随便吃什么都可以、随便去哪儿都奉陪的女生,乍一眼普普通通,但是时间长了就发现越来越依赖你,也越来越离不开你。但是你最绝的一点,就是你说离开就真的能离开。”靳言说完,顿了顿。

我见他聊到了兴致上,一边笑着一边冲泡了一壶菊花茶,各自倒上了一杯,然后盈盈地笑着望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话,就这样在眼前说话,就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后来忽然就发觉你开始努力了,也就一年没见,你忽然间就变成了和我身在同一所大学的学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从一个小小的吧员摇身一变变成令我的学妹,这也就算了,后来你的人生就像是开了挂似的,不单单学习成绩优秀,还敢上台主持,还会加入学生会。那时候,我忽然觉得,潘如书其实并不简单。也从那时候开始,我对你的喜欢渐渐加深,渐渐演变为发自心底的爱。我喜欢你那一股顽强拼搏、不服输的精神,我喜欢你一步一个脚印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地稳步升高,而且那时候你身边已经出现了赵秦汉这种还有点实力的追求者,我开始心慌了,我觉得我再不抓紧你,也许你会飞得更高更远。”靳言笑呵呵地说道。

我从前从没听他说过这些,心里也不禁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其实在这个过程里,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和他般配,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有天站在他身边的时候配得上他,我讨厌每次和他在一起时那股隐隐的自卑,我不喜欢在别人眼里好像我总是低他一等的感觉……所以,我一直默默努力,为了自己,也为了更加般配的爱情。

我没有想到,原来在我不断努力的过程中,他对我的喜欢也在渐渐加深。这令我意外,也令我惊喜。

我想,假如我一直是一个小小的吧员,假如我从没付出过努力,也许我和靳言根本走不了这么远,也走不到今天吧!

靳言又继续说道:“后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那一段时间我好志得意满,我觉得从此你就是我的了,我觉得我家有足够的钱,我又足够帅气,不管我怎么对你,你都不会离开我,你既像是我的亲人,又是我完美的女朋友,那时候我有恃无恐,所以忽略了你的感受,直到后来你和我提出分手,我才恍然大悟,如果我不努力,也许有一天我开始追不上你的步伐,变成了拖你后腿的那个人。后来我家出了事,那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我觉得我的后盾没有了,如果我再不让自己爬起来,也许我从此会失去你。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真正意识到我要努力,我要靠自己站稳脚跟。而那时候你的爱给了我莫大的勇气,虽然我自私地选择了离开,但是我知道我的离开不会太久。然后,我真的做到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呈现出一股满足的笑意,他又说:“你都不知道我创立悠品的时候有多么想给你打电话,可是我没有,因为那时候只是刚刚开始,我一定要做出成绩来让你看。后来,互联网大会那天,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那天我上台的时候知道你在台下,我是不是表现得很完美?”

他对我眨了眨眼睛,我笑着点了点头,我说:“嗯,那天帅到爆。”

他再度满足地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弯了,他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意识到我一定不能失去你,我觉得你像是我的灯塔,你在哪里,家的方向就在哪里。没有你,我就像迷了路的船,在大海的风浪里漫无目的地游荡,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

“这些话,从前从没听你说过。”我轻声说道。

“从前觉得不需要说,因为不用说,你也一样是我的人,我那时候就没有想过我这一辈子还会娶别的女人。”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笑着望着他,他喝了一口菊花茶,又说:“真不敢想,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还能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喝茶。”

“是啊,”我淡淡地回应道,“最恨你的时候恨不能再也不要见到你,现在,忽然觉得那些恨又变得可笑了。”

“恨意有多深,爱意便有多深吧。”他惆怅地附和道,他伸过手来拉起我的手,他说,“知道吗?你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

“什么?”我恍惚不已。

“你越来越美了,以前不觉得,现在看你,怎么看,怎么美。”他忽然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我。

夜显得更静了,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也忍不住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穿着最稀疏平常的衣服坐在我的对面,他的脸还是那样帅气逼人,他的身材还是那样挺拔,他的眼角有了微微的细纹,可是这细纹并没有让他显得老气,反而因为这一丝丝的沧桑更突显他身上浑厚的男人气息。

他的目光那么温柔而深情,他的手平摊在桌上握住了我的手,隔了这许多年,再仔细凝望他的时候我的脸依然还是会微微的泛红,我害羞地低下了头,他伸过手用手缓缓抬起了我的下巴,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起来。

就在我们情意绵绵的时候,球球忽然“哇”地一声哭开了,我们两迅速回到了现实,连忙跑到婴儿床旁边一看尿不湿鼓鼓的,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和靳言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他连忙找来了新的尿不湿,对我说:“你坐着吧,我来换。”

“你不会,让我来吧,别等下把他弄醒了,我们就没的说话的机会了……”我自然而然地说道,等话说出口的时候忽然意识到靳言一直在笑,脸上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似的。

我帮球球换好了尿不湿,轻轻地拍了拍球球的身子,球球在潜移默化中又慢慢地睡去了。

靳言和我相视一笑,靳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刚才我好担心这小子会醒过来啊。”

“好了,球球睡着了,你也回去睡吧,时间很晚了。”我淡淡地说道。

靳言错愕不已地看了我,见我真的是下了“逐客令”,顿时郁闷不已地轻声问我:“不再聊一会儿吗?时间还早呢。”

“不早了,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

“好吧,那明天一早我就过来。”他虽然无限懊恼,但还是转过身去打开门准备离开,但是在他就要开门的瞬间,我说了一句让他惊喜万分的话:“留下来吧,你那屋也没空调,怪冷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