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杏花血花

襄王看到淮王居然如此无视礼法,不顾及男女大防,显得秀气的眉毛就是微微一皱。

不过见蝶香夫人看了过来,却是别过了头。

这一幕映在了特意关注着襄王的江龙的眼中。

襄王也和柴世荣一般,只当蝶香夫人是一个玩物么?

江龙抬手摩挲下巴,思索着,也对,蝶香夫人在襄王府中夜宿之后,又在皇宫里住过,并和很多国公,侯爷以及京城勋贵传出了不雅的绯闻,即便襄王一开始对蝶香夫人有几分情意。

也在这些事情发生后,便转淡了吧。

“哈哈!”

将蝶香夫人扶起身之后,淮王更加大胆,居然伸手想要搂住蝶香夫人柔软的腰肢。

蝶香夫人一声惊呼,连忙避开。

淮王双眼中浮起一抹火热,霸道的本性彰显,当即就要再次上前。

不过这时,一个身材魁梧腰间悬着钢刀的大汉却是突然挡在他的身前。

大汉低着头,指节粗大的右手按在腰刀的刀柄上。

淮王立即就是大怒,不过咬着牙,却又是强自忍了下来。

“这人是?”江龙讶异。

柴世荣开口解释,“那是牧武侯府的护卫,和你家那些忠心的护卫们能够有的一拼,都是十分彪悍不怕死,不过人数不及你府上的护卫多。”

“这些年即便有襄王罩着,但也仍然有很多胆大包天之辈,倚仗着自己身份尊贵,或是想要强行霸占侯府的产业,又或者是想要对蝶夫人动手动脚,结果无一例外都被这些护卫收拾了一顿。”

“哦。”江龙在那个大汉的身上仔细打量,眸光忽明忽暗。

当真只是胆子比较大,不怕死的普通府中护卫么?

“本王的皇弟悬赏黄金千两,再加上本王之前许诺的千两白银,怎么,居然都没有人猜着试上一试么?”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襄王环顾四周突然淡淡的开了口,将此刻有些僵住的气氛打破开来。

许多豪门世家的子弟小姐们都是有些个心动。

一万一千两白银,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贤弟,你不试一试么?”

柴世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询问身旁的江龙。

江龙眼睛看向了蝶夫人,虽然见其烟眉间隐含愁绪,但没有半点提示,着实是不好猜,就是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已经有大胆的青年开了口,“请问蝶夫人最近是不是身体不适?”

蝶香夫人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青年轻轻摇头。

于是悬在两侧白嫩耳朵上的耳环跟着一阵摇晃,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那定是蝶香夫人遇到了难事?”

蝶香夫人勉强一笑,仍然轻摇螓首。

接着,又有许多人开口猜测,但都没有猜对。

柴世荣同样猜错,一脸的懊恼。

“一群废物!”淮王突然一声冷哼。

人群瞬间就是安静了下来。

许多人更是对淮王怒目而视,但碍于淮王的凶名,没人敢反唇相讥。

我们猜不到是废物,你不一样也猜不出来么?

不然何必悬赏黄金千两?

江龙也是脸色难看,不过淮王骂的这句话打击的范围有点广,没有指名道姓的骂他,他到是不好挺身而出针锋相对。

毕竟淮王的身份在那里摆着。

能不去招惹,尽量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这也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襄王淡淡的瞄了一眼淮王,神色间有些不悦,那句话是不是故意也把自己给骂了进去?

蝶香夫人像是受惊的小鹿般,脸上浮起一抹慌乱,“淮王何必为了一点小事而为难大家?”

“在本王眼中,你不开心非是小事,而是塌天般的大事!”淮王一脸桀骜。

“罢了,淮王也只是想要让我开心而已。”

蝶香夫人轻叹,眉宇间,又是罩上一笼轻愁,强自笑着对众人道:“不如这样,此地杏林花朵盛开,美不胜收,诸位才子就当是开诗会如何?能听几首不错的新诗新词,想来我的心情会好一些,到时淮王也就不再为难大家了。”

谁知淮王再次插言,“蝶香夫人容颜倾世,想要听诗词,诗词自然要是最好的!”

本来几个自负才名的青年俊杰想要吟诗一首在蝶香夫人面前露露脸。

闻言就是又都沉默下来。

“贤弟,你才思敏捷,不如现场作上一首好诗,说不定就能入得蝶香夫人的眼睑。”柴世荣悄声江龙说道。

江龙正待摇头,却不想柴世荣声音虽然不大,却是引来了淮王的注意。

目光在柴世荣身上扫了一圈,淮王就是把目光放在了江龙的身上,突然哈哈大笑,“这位年青的少年想必大家都不认得吧?”说着话,淮王抬手指向了江龙的方向。

四周众人的目光,就是全部望向江龙。

几乎所有人都是摇头,的确不认识。

蝶香夫人与襄王也是偏头看了江龙一眼,不过江龙身形削瘦,却是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淮王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众人都是脸露好奇,“其实大家这几日都应该听说过他的才名。”

“宁远县景府的景江龙?”

“给归尘大师提挽联的那个?”

立即就有头脑反应快的,开口出声。

“不错。”淮王点头,“他就是景江龙。”

“原来他就是景江龙啊。”

“那副挽联写的的确很是有新意。”

“异域僧人出的那道题的确难,我是答不出来的。”

四周众人纷纷都是在江龙的身上仔细打量。

江龙一脸淡然,负手而立,任由众人在自己身上观看,神色之间丝毫不见慌乱,衬托出气度不凡。

襄王与蝶香夫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是多注意了江龙一眼。

“景公子最近风头一时无两,不如作出一首绝妙的好诗来搏蝶香夫人一笑如何?”淮王单独面对江龙时,到是显得客气许多。

他也怕江龙立时翻脸,到时动手不是,不动手又会大丢脸面。

江龙本待摇头拒绝,但突然杏林间刮起了一阵狂风,树枝摇摆,一朵又一朵白嫩的杏花被大风刮下簌簌坠落。

“对了,景公子的夫人不是也来了么?怎么不见人?”淮王被风吹的眼睛微微眯起,接着又道。

江龙缓缓转身就是望向先前所在的方向,目光穿过密集的树枝,就见脸上蒙着薄纱的林雅此时站在不远处的杏林中,静静独立,狂风吹过,一阵花雨漫天飞舞,自林雅头上洒落而下。

有几朵花瓣调皮的落在了林雅肩头。

此情此景当真是好美的一幅画面!

许多人跟着江龙望了过去,都是全部呆住。

“拿笔来!”

江龙突然抄起衣袖。

随时跟在一侧服伺的玉钗与宝瓶立即命人取来桌椅。

然后玉钗亲自将一页白纸铺在桌面上。

因为有风,镇纸不太管用,所以玉钗研墨,宝瓶则是用手将雪白的宣纸紧紧按住。

江龙接过府中小丫环递过来的狼毫,朗声道:“本人愚钝,最美最好的诗是绝对作不出来的,不过可以写下自己心目中认为的人间最美的景色,和诸位才子一起来探讨探讨。”

笔尖蘸墨,江龙下笔如风,一挥而就。

柴世荣立即凑上前,嘴里念了出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声音落入耳中,再看向林雅站在花雨中的模样,众人尽皆心神震颤!

“好!”

柴世荣拍手大声叫好!

“的确是人间第一美景!”

“意境同样深远。”

“这景江龙果然颇具才华。”

四周众人嗡嗡嗡,交头结耳,议论不断。

襄王有些意外的看了江龙一眼。

蝶香夫人则是美眸一亮,不过目光只在江龙身上一扫而过,便是有些痴迷的望向花雨飘洒中的林雅。

难道蝶香夫人居然是百合,喜欢女人?

江龙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就是恍然大悟。

据柴世荣介绍蝶香夫人已经是年近三十岁了,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开始感叹青春不在,韶光易逝。

难怪蝶香夫人会一直不开心。

是眼看着自己的美貌一天天调零,所以才心生愁绪么?

而且她的夫君牧武侯还一直瘫在病榻上……

江龙突然再次开口,“取纸来!”

众人好奇他又想要写什么。

宝瓶很是兴奋,自家公子出风头,她自然是颇为骄傲,手脚麻利的又是铺上一页宣纸。

柴世荣拿着江龙刚刚写好的那副手笔,凑过头去,也是好奇江龙还想要写什么,难道这一首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还不够他显摆臭屁的么?

随着江龙下笔,他也是一字一字的读将出来。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蝶香夫人猛然折身回头,就是眼睛不眨定定的望向江龙。

虽然她没有说话,但从她的动作反应,以及那双美眸中泛出的异彩却能判断出江龙已经猜透了蝶香夫人这些时日来不开心的真正原因。

许多人就是开始品匝这句话的深意。

其中不乏才思敏捷之辈,立时就是恍然明白,原来蝶香夫人是感叹韶华易逝,岁月无情。

有人仔细打量蝶香夫人的脸庞,发现不知何时她的眼角处,已经有了淡淡的鱼尾纹。

一些人品着,回味着诗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幅孤独落暮的画面,蓦然间就是一阵心痛。

无数个漆黑的深夜里,点着蜡烛的卧房中,蝶香夫人总是一个人孤独无依静静的坐在铜镜前,一脸忧愁,轻声叹息。

然而就在众人沉寂在那幅让人感叹的画面中时,突然铿的一声,一抹寒光闪过。

血花飞溅!

“啊!”

钢刀划过一个王府丫环的喉咙。

丫环一声惨叫,便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众人吃了一惊都是望了过去。

江龙也是猛然转身,对上了脖劲间血流不止的少女的那双满含惊恐的眼睛。

在少女上方,是一把染血钢刀。

钢刀的刀尖处,一滴一滴,有刺目的鲜血滑落。

江龙顺着刀身望去,看到了杀人者。

付麒麟付麒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