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神秘人的偷袭

又一个周六下午到来了,我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不想路上却遇到了赵秦汉,他竟然和许颂还有傅杰走在一起,让我暗暗吃了一惊。

“嗨,小书!”赵秦汉大老远就看到了我,连忙冲我挥手。他的额头上还贴着创口贴,尽管如此,和玉树临风的许颂站在一起依然毫不逊色。

个子高挑、身材纤细的傅杰走在两个人的中间,三个人并肩而行,手里都捧着书本,俊男靓女的书香组合,远远望去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我也冲着他们挥了挥手,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傅杰率先一步靠近我,很亲昵地挽着我的手对他两说:“我跟你们隆重地宣布,潘如书要加入我们宣传部了,以后请主席还有副主席多多关照。”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问道:“副主席?”

“是啊,赵秦汉现在已经是咱们学生会主席团的一员了,是团委老师点名提拔的。”傅杰很开心地介绍道,又说:“听说你们不仅是高中同学,而且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真的很开心,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共事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短短几天而已,赵秦汉就直接晋升为学生会主席团的一员了?我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赵秦汉,把他都看得不好意思了。

“秦汉实在是太优秀了,是高考状元不说,而且曾经得过全国三好学生的荣誉,对于运动又很有天赋,前不久咱们的篮球联赛就是有他才夺得了冠军。他的优秀足以服众,再加上我明年下半年马上要去实习了,正在寻找能够接替我位置的人选。”许颂还是那样如沐春风,虽然他知道我和小画的关系以及水深火热,但他对我说话的态度还是彬彬有礼。

“晚上我们宣传部聚餐,我邀请了许颂和赵秦汉,小书你也一起吧,正好我介绍其他几位干事给你认识。”傅杰笑着说道,又飞速补充了一句:“小书你可不能不去,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认识你呢。大一新生里,就属你风头最盛了。”

我很能体会她这句话里的深意,赵秦汉听得也是一怔。傅杰大概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很快就又开朗地笑了起来,她把我的手挽得更紧了一些,随后说:“到我们宣传部工作会很辛苦哦,经常要组织各种活动,难免要张贴海报、发传单之类的,你做好心理准备哈。”

我答应了他们聚餐的要求,暂时和他们分了别,走回寝室准备洗澡换一套衣服。路上,我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还是神秘人发的:“等下准备做什么?”

我顺手回了一条:“聚餐。”

“和谁?”他的语气似乎一下紧张起来,更令我觉得好奇。

“你又不认识。”

“快说。”

“不说了。我洗澡了。”

我没有理会,把手机放在一边后,随后进入了浴室。等我洗完澡围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韩小水已经在宿舍里敷面膜了。

“刚才你电话响了两次,我接了,但对方一听我声音就挂了,你看看。”韩小水说道。

我拿起手机,发现是神秘人打过来的,真的如韩小水所说的打了两次,收件箱里又多了两条未读短信:

“你说不说?”

“不说你会后悔的。”

我无奈地笑了,韩小水见我这副表情,连忙把手机抢了过去,见那人这么发,她干脆直接给我回了一条:“你有病啊!你是不是变态!”

对方没有了回音。

我换上了一件白色的V领蝙蝠式毛衣和一条紧身牛仔裤,穿了一双运动鞋,考虑到晚上聚会的性质,我微微化了个淡妆,然后背着包出了门。

聚餐的饭店在东门出去大概500米左右的大街后面一条小巷里,傅杰是重庆妹子,无辣不欢,所以专门挑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大学学生会部门经费并不多,听韩小水说光靠经费根本不够,有时候部长自己也得垫资一部分钱,所以挑选的地方比较亲民,就是一家普通的排挡。

我到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我刚推开门,傅杰就率先站起来带着大家热烈地鼓掌,在掌声后说:“欢迎潘如书加入我们宣传部,从今以后我们部门又多了一名健将。”

“是多了一位美女才对!我对傅部长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现在我们部门终于注入了新鲜血液!”一个眼镜男笑嘻嘻地说道,我觉得他特别眼熟,紧接着我想到那天晚上,好像在背后小声议论我的人就是他。不过,当刑风让人把啤酒和烧烤端上来的时候,第一个开吃的人也是他。听他的语气,倒是挺不把傅杰放在眼里,不过或许是他们太熟悉了,没准我想多了。

我尴尬一笑,他却连忙站起身来,殷勤地拉开他身旁的椅子示意我坐在他旁边,笑嘻嘻地自我介绍说:“大美女你好,我叫王天济,大家都叫我旺旺,我是宣传部副部长,很高兴你加入我们战队。”

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旺旺,汪汪……我心想他点头哈腰的模样,还真是有点儿神似。

“让小书坐我和秦汉中间,小书,过来。”傅杰见我尴尬,连忙说道。我于是顺势走过去,坐在了傅杰和赵秦汉的中间。

聚会就这样开始了,这样的气氛让我恍惚间感觉自己并非置身于学生团体,而是置身于职场之中。在座的人除了宣传部的几个干事以外,其他来的人都头顶着各种各样的头衔,大家虚与委蛇地说着各种冠冕堂皇的话,推杯交盏如同一场在商言商的饭局。

这一场聚会里,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许颂和赵秦汉八面玲珑、不动声色控场的本事,许颂看上去虽然温文尔雅,但是说话分寸十分有度进退自如;赵秦汉则身上自带一种强势,他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震慑住别人让别人无可挑剔的那种人。至于傅杰,她真的那那种文艺女神,张口闭口都是一些极其文艺的词语,话中透着哲理,时不时引经据典地发表一些名人名言,让人无限拜服甘居裙下。

这样的气氛让我感觉到一种隐隐的不适应,不过曾经出过社会的我已然明白,这就是社交场上的“潜规则”。学生会,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

赵秦汉对这样的局面应对得十分自如,他会时不时把话题引到我这里,让我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他这种抛砖引玉式的方式,很快就让我顺利融入了气氛,身在其中却并没有感觉到冷场。

我喝了很多酒,我也不知道自己醉了没有。这个大排档的卫生间并没有在屋里,而是要穿过巷子走到对面的一栋居民楼里。

我接连跑了两次洗手间,第三次是我单独一个人去的,此时我已经喝了不少,但头脑依然清醒,只是步履有些踉跄。

就在我快要走到洗手间的时候,突然我身后窜出一个人,他快速捂住了我的嘴巴,从后面顶住我,一把把我推进了女卫生间里并顺手关上了门。那一刻,我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厕所里一片漆黑,灯的开关在外面,我伸手胡乱抓着,却被这个突然冲出来的人摁住双手抵在了墙上!他一只手大力摁压着我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紧紧环在我的腰上,我刚想呼救,嘴巴就被他用嘴堵住了!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酒劲一下醒了大半,他试图用舌尖撬开我的牙齿,猝不及防地被我狠狠咬了一下舌头,他吃痛地大呼了一声,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就在这个空当下,我拼命冲到了门口,正准备打开房门之时,他却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真的完全喝多了,身上软绵绵地没有一点力气,我能感觉到他的高大,他身上的气息也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女卫生间上方临街的那一堵墙上开了两个小小的天窗,时不时有明明灭灭的灯光投射进来,可是窗户太高了,根本无法看清楚对方是谁。

他撩起我后面的头发,轻柔地吻我的脖颈,吻步步生莲般印在我的脖子、我裸露的后背上,吻得我酥酥麻麻,身体更加瘫软了。

他的双手像铁箍一样紧紧地环在我的腰上,我的手依然被他大力扣在墙上,我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对我忘情的亲抚。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