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我心里一直忘不掉一个人

好在卫生间是新建起来的,里面店家收拾得很干净,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他已经用门上的插销将门反锁,这里便成为了一个密闭的小天地,没有人能够进来。

他吻得很有技巧,让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快感。他的舌头轻轻地在我的背部舔着,很痒,很酥,很麻,很心悸。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温柔对待过了,他身上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我感觉这个男人我并不反感,甚至特别熟悉。

精神一放松警惕,酒精便趁虚而入迷醉了神经,恍惚中我把他当成了我心里的那个人,我不仅渐渐放松尽情享受,而且甚至发出了一声轻微的肯定。他像是受到鼓舞一般,尝试着放下我的手,见我没有推开他,于是他一下疯狂地扳过我的身体,一把撩开我的毛衣,他有力的双手大力地覆盖在我的胸前,那种心悸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他开始吻我,这时候恰巧有一丝灯光透了进来,我发现他的脸上竟套着一个黑色的头套,他好像是有备而来,他难道是惯犯吗?我心里一惊,可是转念却又被他的吻吻得透不过气来,几乎忘了理智。

他太了解我的身体了,他像是熟知我的身体密码一般能够轻而易举地按动我每一处快门,他清晰地知道怎么样能让我快乐,让我一瞬间竟有一种“即便他是惯犯我也认了”的放纵之感。

门口传来了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有人试图推了推门,他顿时不敢动作了,他用嘴唇堵住我的嘴唇,他嘴巴有一股清苦的槟郎气息。门口的人走了,他又开始疯狂地吻我,肆意地把手探入我的衣服,放纵地享受着我的身体。

“潘如书,潘如书,你在哪儿?”门外传来了傅杰的高声呼喊。

就在那一瞬间,他快速地抽出手停止了动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狠狠地在我的脖子上用力吸了一下。就在我错愕万分之际,他快速拉开门,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还没来得及回味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厕所的灯就已经被打开了,傅杰站在门口,一脸惊讶地望着我:“潘如书,你怎么在厕所这么久,我们都担心死了。”

我的衣服还很凌乱,我的脖子上此刻清晰地有一个红红的印子,我脸上的表情还处于不知所措之中,我愣愣地出神,酒精在这时候醒了大半,理智一下回归,一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禁羞得无地自容。

傅杰显然看出了我的异常,她先是大大地惊讶了一下,紧接着试探性地问我:“如书,你这是……?”

“我……”这样的情况简直让我素手无策,我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傅杰脸上呈现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她以一副洞察心事的目光看着我,她说:“噢……我懂了。”

“什么懂了?”我一头雾水。

“赵秦汉十分钟前接了个电话,说是他爸妈来看他了,急急地走了。原来……”傅杰的语气是一种打趣却认定的语气。

怪不得她一副秒懂的样子,原来她因此认定了我和赵秦汉在厕所……我连忙摇头,我说:“不是,别瞎说。”

“哈哈,好。我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傅杰说完,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连忙整理好衣服和头发,她也走过来帮我的忙,她说:“如书你别觉得不好意思,没有什么的,大学谈恋爱很正常,秦汉是很优秀的,不少女生喜欢他呢。”

“呵呵。”我尴尬一笑。

她又说:“一会儿回去我什么都不会说。不过,秦汉怎么把你一个人扔这里了?他人呢?”

“不知道,我真没和他在一起。”我还是辩解道。

“那你的意思,你自己在厕所折腾这么久,把自己弄成这样?脖子上这么一大颗草莓可是最有利的证据哦,别告诉我只是你自己弄上去的。”傅杰依旧笑嘻嘻地打趣道,又故作艳羡地说:“年轻真好啊,激情无限呢。”

“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有看到什么人吗?”我很想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蒙面人走出去,可是如果这样一问,她肯定听得出猫腻。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不好直问。

“没有啊,你指赵秦汉吗?这个……只有你自己知道他是怎么溜走的了。”无论我说什么,傅杰都认定了我和赵秦汉在一起的事实,我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了。

我知道我再说下去无疑是越描越黑,于是我干脆闭口不谈,我被傅杰拉着走出了洗手间,重回到了饭桌上。

回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喝多了,东倒西歪地坐在椅子上,男生们一喝多就开始丑态百出,互相勾肩搭背,聊着校园里的美女,聊着一些猎艳的事迹,傅杰为了做了一个特别合理却让我哭笑不得的解释:喝啤酒拉肚子。

等我们回到饭局的时候,聚会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心里疑窦重重,心不在焉地陪着大家又坐了十多分钟以后,聚会终于散场。

回到宿舍,我依然为晚上的遭遇心烦不已。会不会是他,他会做这种事吗?一切怎么会如此匪夷所思?他明明冲出去傅杰就进来了,傅杰怎么会没看到他?而且,傅杰大叫潘如书的时候,他怎么一听就知道是我?

我狠狠冲了个澡,可是还是忍不住回味晚上的一幕幕。他在我身后抱着我吻我的那一刻给了我一种莫大的安全感,那种被男人紧紧拥入怀的滋味,让我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定感。

我躺在床上,正辗转反侧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竟还是那个神秘人发来的信息。而且,他发来的信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你的唇好软,我喜欢。”

“你!你就是晚上那个人?你混蛋!”我一下激动起来,发完信息后忍不住打电话过去,我恨不能对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可是,我打了十几通电话,他却愣是不接。

“别打了,短信聊吧。不然,我就不和你聊了。”

他的语气里竟有了些许威胁的意味,一副吃定我不会不理他的模样。

“你混蛋!”

“声音真好听啊,柔柔的,软软的,我一听就硬了。”他很快又回复了一条,信息露骨的让我不敢直视。

“你信不信我报警?你这个混蛋!”

“你明明喜欢我那样吻你,对不对?”他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继续放肆地调戏我。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打110了!”我威胁道。

“你不会的。”他的语气异常地肯定。

我气得脸都青了,可是潜意识里对这个所谓的神秘人又多了几份好奇。他真的好像完全摸透了我的个性,吃定了我的性格,他可以如此肯定我不会报警。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对我如此了解的人,大概只有他了。

想到这里,我再度给他发了一条讯息,我说:“你是不是他?”

“请叫我神秘人。”

“你是不是靳言?”我干脆发出了他的名字。

接下来,他居然长达好几分钟都没有给我回复信息。这种等待让我真是煎熬,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复的时候,手机却又响了,他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还是继续那一副轻浮的口吻:“你的后背很滑,很敏感,真是一块宝地。”

“你有病!我问你是不是靳言?”我简直疯了,这个神秘人真是有着让我分分秒秒抓狂的本事。

“我是神秘人。你可以叫我神,或秘。都行,你叫我,我都喜欢。”他始终保持着这样的油腔滑调,隔着手机我都能感觉到他脸上呈现的笑意。

“叫你禽兽可以吗?”我简直无奈,那种抓狂的情绪顿时又沉寂下来。我明白面对这样的人抓狂根本没用,他摆明了不想告诉我他是谁,无论这样问他都不会说的。

“好了,不逗你了。我不是。”几分钟后,就在我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之后,他又这么回复道。

我心里涌起一丝本能的失望,原来他真的不是……可如果这样,他在洗手间里对我所做的那些,我不禁反胃,直接拿起电话拨打了110.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当对方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我的时候,我又本能地心虚随即挂断了电话。事后报警已经无济于事了,我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对我进行过骚扰。这么一想,竟像吃到苍蝇一样恶心,索性没有再回复他。

他大概没有收到我的短信,几分钟后,他又以非常正常的口吻发来一条没头没脑的短信:“我心里一直忘不掉一个人。”

他真的太知道怎么勾起我心底的好奇,我再次手贱,忍不住回复了一句:“哦?”

“男人不应该谈爱情的,对不对?”他又回复了一句,前言不搭后语,好像内心十分矛盾的样子。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