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爸,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我突然浑身一怔,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仔细凝听他爸爸究竟会怎么说。

他父亲明显愣住了,他似乎没有想过靳言会这样问他,他问了一句让我们都莫名其妙的话,他竟然问靳言:“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妈妈没死,这件事你一直知道,对吗?”随后,靳言问出来的话,更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靳言父亲脸上的表情呆滞了,他目光复杂地看着靳言,他突然一把拽起靳言,厉声问道:“她来找你了?她找过你了?”

“嗯。”靳言沉声应道,随后又问道,“爸,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他这么一问,他父亲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他的嘴角因为情绪起伏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的两只交合在一起的手指在也快速的、不安的抖动着,许久,他才开了口:“看来,她已经找过你了。我就知道,她还是不会放过你的……”

一听他父亲这样说话的语气,便知道这里面又有更深层的故事。我和大姐于是都留了下来,我们静静站在原地,听他父亲将如何开口。

他父亲缓慢地讲述起当初真正的原委,原来一切竟又是另外一个版本。原来,在靳言十六岁那年,靳言父亲在H城小有成就之后,靳言母亲那时候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靳言父亲和靳言还活着。她知道靳言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却利用靳言的生死威胁靳言父亲,逼迫靳言父亲成为她在国内的代理人,所以那几年靳言父亲突然声名鹊起,背后的深层原因是因为靳言母亲对他的大力扶持,他也利用自己的声势建立了很多人脉关系,为靳言母亲的走私活动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阿松阿杰,那时候之所以跟着靳言,表面上是他父亲担心靳言所以安排陪在靳言身边,实际上是靳言母亲安排在靳言身边的杀手,他们两的存在逼迫着靳言父亲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去为靳言母亲做一些逼不得已的事情。因此,那几年靳言父亲饱受巨大的困扰。

后来,随着他社会地位越来越高,本色集团越来越壮大,靳言父亲良心上的不安越来越明显,他渐渐减少自己的涉黑产业,也就是在那时候大方地把本色娱乐会所转让给了沈紫嫣的父亲,同时他不想再为靳言母亲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和靳言母亲相抗衡了,岂料,他提出关系终止的那一天,靳言母亲在电话里答应得很好,可是却安排了靳言父亲的死局。就算这样,她依然不解恨地把矛头指向了靳言,直到后来发现靳言是她的儿子,才演变成了今天这番模样。

听完所有的经过后,我们全场没有一个人出声,谁都不敢相信当初竟是这样,谁又敢相信靳言母亲明知道靳言是她的儿子,却依然安排了阿松阿杰在靳言身边,随时准备让靳言毙命?!

怪不得当初阿松阿杰很少说话,怪不得阿松阿杰的身世之谜和蜜儿那样像,怪不得阿松阿杰突然就消失了,怪不得阿松阿杰的思维方式十分奇特而且和蜜儿那样相像……现在想想,就算靳言当初再怎么不听话,靳言父亲也不至于安排两个贴身保镖随时随地地跟着,而且阿松阿杰始终都是一副执行命令的模样,原来真相竟是如此。幸好在最后的关头,阿松念及当年的旧情把靳言救了出来,若非如此,靳言跟在这样的母亲身边,被她用毒品控制着,出来的时候谁知道靳言会变成什么样!太可怕了!靳言的母亲太可怕了!

“不可能,她说她根本不知道我是她的儿子,她说她一直以为多米是她的亲生儿子……”靳言满脸的泪水,不敢置信地说道。

“她一开始就知道,当年我和你的确是被你外公赶下船的,当时你妈妈亲眼看着我们下的船,那时候你外公打算把她嫁给另一艘大船主的儿子,你妈妈当时答应了,我和你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被他们像踢石子一样踢走了。你小时候总问我你的妈妈在哪里,我不想让你知道你妈妈是一个这样的人,因此才说她死了。没有她当年和她父亲那样冷漠地对待我们,哪有我们的后来。要不是你,我当年又哪里会那么拼命,也不至于后来再受到她的摆布了……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感情,靳言,她不值得你喊她一声妈妈。”他父亲说着说着,老泪纵横,我从他的语调中完全能体会那种被岁月浸染却依然未曾褪却的恨意。

父爱的深沉与母爱的虚伪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我想在此之前靳言一定从不知道,他父亲默默地为他牺牲了那么那么多!甚至当年阿松阿杰可能随时会让他毙命的时候,他依然在肆意挥洒人生。

“怎么会是这样?”靳言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不断地摇头,不敢相信会是这样的结局,“她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女人?”

“她和你外公一样,没有半点仁义之心。当年我抱你下船的时候,你还没满月,她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走,我一遍遍地哀求让她给你喂奶喂到百天再离开,她无动于衷。靳言,她现在找过你了?你是不是听信了她的话?”说起当年,他父亲依然止不住眼中的泪水。当他问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

靳言点了点头:“嗯,她说的完全和您所说的相反,我当时信了,在我心里,我有一个很伟大的妈妈,我以为她是。”

随后,靳言把他和他母亲相认的过程对他父亲说了一遍,他父亲听说后久久无言,随后怅然一笑:“当年大船失火,是他们自己放的火。他们以此嫁祸另一艘大船的船主,逼得那船主跳了海,船就归他们了。你所说的那个孩子,就是那个船主的儿子。”

“什么?!”靳言喃喃地问道,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单单是靳言,我以及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如果是这样,多米这一生到底有多可怜!他现在生死未卜,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竟是如此,不知道他何以承受!

“那孩子一直以为自己是你,以为我是他的亲生父亲,曾经好几次威胁过我,言语中都是对我的恨意。我不忍心戳穿那个谎言,所以没有出言反驳,也没能忍心告诉他真相……哎,没有想到,她会真的对我下手!”靳言父亲感叹道。

“爸,当年您为什么对我瞒得密不透风?您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时候我已经成年了!”靳言红着眼睛问道。

“有些事,作为男人,自己承受就好,如果一个男人自己扛不住,让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儿女跟着操心,那还算什么男人!你现在也长大了,我也希望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能够懂事,能够有所担当。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当初一样每天混吃等死,后来有了你,我才开始真正奋斗,一点点地让生活变好起来。我现在唯一遗憾的,是你两个弟弟,这些年我忙于事业,对他们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还不及你的一半……”靳言父亲感叹道。

“以后我会好好做好自己的,我不会再让您担心了。两个弟弟的以后我会负责,爸,您好好休息吧,我想静一静,好好想一想。”靳言擦掉了眼角的泪水,然后站了起来。

“去吧,我也累了,我没办法回到以前了,我的腿站不起来了……”他父亲疲惫地说道,一滴泪悄然从他的眼角滑落,让我有一种英雄暮年的伤感。

靳言转过身,红着眼睛怔怔地望了我一眼,然后朝着我们走了过来:“你们先聊吧,我去另一个房间待一会儿。”

“我陪你去吧,一起抽根烟。”刑风说道。

“好。”

刑风大概是担心靳言的心情,所以跟着靳言一同去了另一个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我和大姐默默无言地互望了对方一眼,不忍心再打扰靳伯伯休息,于是关上了他房间的门,一起去了客厅。

这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大姐握着我的手,小声地说:“别犹豫了,告诉警察吧。”

“让靳言自己决定吧,我想他很快会有所决定的。幸好这时候靳伯伯醒了,不然一切……”我话未说完,刚掐断的电话又响了。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接听的时候,靳言从房间里打开门走了出来,他从我手里把电话拿了过去,按了接听键。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我看到他的神色异常地淡定,他十分平静地对着电话说:“妈,我想好了,我觉得您说得对。人生在世,金钱才是最重要的,有了钱,就有了全世界。我想通了,我愿意跟随您的脚步,我现在特别难受,我很想要黑珍珠,我们见面吧……嗯,好,两个小时后,在丰收桥桥下见面,好的,我知道了……嗯,就我一个人去,我打算和小书分手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