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男人的爱只有一次

转眼两个月匆匆而过,在我的打理下,公司终于不再是之前那一片凋零的景象,安全度过了资金周转紧张期的刑风给我这边注入了一笔资金,我开始大力招兵买马,通过几次大型人才招聘会招聘了不少互联网精英,也新聘请了一位新的总经理,这位总经理不是旁人,正是许颂。

许颂在大学时期学的就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世界五百强企业呆了两年,从普通职员一跃成为了区域总监,这样的资历,按理是不会来我们这样的小公司的。只是他如今刚好也想创业,于是以入股的形式加入了我们的公司言书科技,接下来,公司会按照他的理念发展,我只负责我HR领域的工作,不断为公司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其他的市场及售后工作都由他来负责。

许颂来了之后,公司一下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因为大家都处于单身状态,所以聚会活动又多了起来。赵秦汉和许颂还有刑风的私交都不错,如今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内风生水起,自然而然常常聚在一块。这么一来,我和赵秦汉见面的次数明显增多。

“小书,在干什么呢?”这句话,是他每次见到我的口头禅。

每一次他只要有空,便会找些借口来到我们公司,先找许颂聊聊,然后便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瞎忙。你怎么又来了?”我不冷不热地回敬道。

“找许颂谈个合作,我们单位需要做一个专门的内部管理系统。五百万的初期预算,不算上每年的系统例行维护费用,你们公司能获得的纯利润应该不少于三百万。这个活,你接不接?”他已经习惯了我冷冰冰的态度,不等我招呼就坐了下来,把公文包放在我的桌上,笑着说道。

三百万……呵,我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是负责行政和人事的,销售方面你应该和许颂谈才对,怎么找我来了?”我话虽如此,语气却舒缓了一些。

公司也有我百分之十的股份,所以要说我完全不关心业绩,我还真做不到。

“我还没有告诉许颂这个消息,”他微微一笑,看着我说:“不打算给我泡杯茶吗?上次我来找你你说闲谈免入,今天我是来和你谈公事的,不算闲谈吧?”

我见他这样,无奈地笑了笑,起身给他泡了一壶用来招呼贵宾的上等龙井。他一看茶叶就笑了:“以前好说歹说才给我一个普通绿茶,今天愿意用上等龙井招呼我,看来今天我找你算是找对了。”

“废话少说,先说说项目的事情,你是真打算让我们公司做吗?”我坐下来,重重把杯子往他面前一放,没好气地问道。

“还不确定呢,”他故弄玄虚地说了一句,随后又说:“要是我的合作单位是这种态度的话,我可不能确定。”

“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逗我,”我有些生气地站起来,重新回到了办公桌前,“算了,我不关心业绩的事情,你和许颂去谈吧。”

“小书,究竟我要怎样做,你对我的态度才能稍微好点儿?!”他被我的言语激起了一丝不悦。

我冷冷地说:“赶紧找个女人,放弃我,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做不到!”

“那就永远别想我对你有好脸!”我瞬间拉下脸来。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口说出你爱我!”他重重地吐出一句话来,随后愤愤地离去。刚走到门口,许颂便推开门进来,赵秦汉招呼都没打便离开了。

许颂诧异地问我:“小书,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他神经病!”我没好气地说道。

“小书,”许颂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严肃的意味,“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我想你应该明白。虽然我们是多年朋友,但是男人的脸面还是要顾忌的。惹火了他,对我们公司没有好处!”

“那他就放马过来!他要以公谋私就随便他!”我气得拍了拍桌子,突然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火气,怎么现在一看到赵秦汉就控制不住情绪,“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失控了。”

许颂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这么说?好像赵秦汉喜欢我我就应该感恩戴德地对他好一样?我不想要他喜欢我,不需要的喜欢是第一个人而言是一种累赘你知道吗?每一次见到他,我就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我觉得他完全没有必要非要这样苦等我,何必呢?天下那么多女人,难道就不能换一个人去爱吗?!”我脱口而出,突然惊觉自己对赵秦汉的愤怒原来源于内心深深的负罪感。

被一个人喜欢却又不能回报、还要继续被他纠缠的感觉真是很让人负罪,特别他一次次不图回报默默付出默默帮忙的时候,更让人觉得难堪又难受。情感绑架的罪恶感不亚于道德绑架,我不喜欢这种通过不断付出去逼一个人以身相许的感觉,好的感情必须建立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

“听说过一句话吗?男人的爱情只有一次,过了,就再也不会有了。”许颂坐在我的面前,缓缓说道,突然,他问我:“听说小画要回国了?”

“嗯,后天的飞机。”我点头。

“我去接她。”他说。

“为什么,难道你对她……”我诧异地问道。

他摇了摇头:“不,我只想让她看看我现在过得有多好。”

话语中,带着一种对往昔愤愤不平的恨意。或许每一个人,都有不能释怀的伤痛吧!我听到他这么说,心有余悸地说:“如果可以,希望不要这么做。她这几年过得也不好,生活该给她的教训都给她了,真的。”

“呵呵,”他一丝苦笑,“我说说而已,真见到她,我想我会原谅她。”

“你还爱她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我刚才说了,男人的爱只有一次,过了,就不再有了。”他有些感伤地说完,随后把一摞文件放在我的桌上,对我说:“这些文件你帮忙看看有没有言语出入的地方,麻烦修改一下然后给我,我先回我办公室了。”

“许颂,”我连忙喊道,“赵秦汉说他手中有一个五百万的项目……”

我话还没说完,许颂便打断了我:“他说给你听的,意思是对你才有。我就不搀和了。”

我一愣,无言地看着许颂,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心里烦闷不已,批注完许颂给我的文件后,早早下了班。

公司离家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我如今没有车,又舍不得常常打车,于是大多数时候我都乘坐着公交车回家。可是今天时间还早,我想先走一段路。

好在我穿着松糕底的皮鞋,走起路来到不是特别费劲。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一家大型的网咖,顿时勾起了我对曾经的回忆。

从前我熬夜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就是在这家网咖,那时候我通宵写着论文,靳言就在我的旁边玩着网游,我们时不时互相看看对方,然后深情一吻,紧接着又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倒也相安无事。

心底的伤感又涌了上来,我看了看时间发觉还早,于是转身拐进了这家网咖。网咖里又重新装修过了,电脑全部换成了崭新的苹果台式电脑,里面的空气不似从前那般乌烟瘴气,每一台电脑都被隔板隔开,连椅子都换成了高档皮椅。

我找到了从前的那个位置,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却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曾经在大学的时候靳言带着我玩过游戏,但是我对游戏并不感兴趣,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寻找当初的感觉。只是,此刻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大叔,那个记忆中的白皙少年不会再出现了……

突然觉得口渴,我站起身来朝着吧台走去,走着走着看到网吧的另一侧,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牛仔裤地高个男人走出了网吧,他步履迅速,身形一闪而过,可是我整个人都忍不住战栗!这个男人,就是上次我在雨中看到的那个人!

我连忙快速追了出去,我看到他朝着对面的马路走去,而那个路口,正是上次公交车停靠过的那个路口!那一刻,我的心仿佛要从胸膛中跳了出来!我眼睁睁看着他穿过斑马线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他走路的样子,顾盼时的表情,高大的背影,一切的一切都和靳言如出一辙!我慌忙追了上去,可是当我追到了人行道上准备往马路对面走去时,绿灯转变成红灯,无数车辆经过,一辆接一辆的公交车挡住了我的视线,等红灯再次变成绿灯的时候,哪里还有他的踪影?!

我快速跑到了马路的对面,我无比凄凉地环顾了一圈,他如同气泡一般凭空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向左还是向右,向南还是向北,我再也找不到他了。可是,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靳言,他一定是靳言!

可是,如果在他国内,他如何能忍住不来见我?他如何做得到如此淡然地出没在H城却不和任何人联系?!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