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假如我一无所有

“我们随时可以下班。这么冷的天,半夜出来的人很少。我两是打游戏打入迷了,所以才守店守到现在。”眼镜男又说。

靳言于是冲着他微微甩了甩头说:“走,那我请你们吃宵夜。”

“啊?”率先感到不解的人是我,他不是说要私奔吗?怎么才刚出门就要和别人吃宵夜呢?

靳言趴在我耳边小声说:“我们现在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证,只能先交一两个朋友再说。”

我汗!这样利用别人好吗?!我本能地心里有些抵触,靳言冲着我挑了挑眉毛,我会意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那个胆小的小伙儿显然很有疑虑,眼镜男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眼镜男笑着对我们说:“那也行,我们刚好要回宿舍,我们宿舍楼下就有一家馄饨店24小时开门,要么我们去那里吃?”

我本以为靳言会说不行,没想到他却点了点头,真是让我跌破眼镜。他愿意在地摊上吃馄饨?我没有听错吧?

就这样,两小伙儿很快关了店门,带着我们冒着寒风骑着车回去他们的宿舍,我和靳言各坐在他们的自行车后座,一路上大聊特聊起来。

此时的靳言完全变了样,脱离了他父亲的掌控,他变得无比地放松,话也多了,脸上的表情也舒展了,连笑容都比从前轻松。

我头一次发现靳言如此健谈,他费劲脑力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把我和他变成了爱得死去活来但是父母不同意所以私奔的小情侣,因为被劫匪抢劫才被迫跳到湖里求得自保,历经种种艰辛困苦,尝遍了世态炎凉,最后才遇到了这两个好心的年轻小伙儿,我去!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他却使劲地对我挤眉弄眼。一番自我介绍之后,我的名字成了如花,他的名字成了萧炎。与此同时,那两个小伙儿也告诉了我们他们的名字。那个眼镜男名字叫做咫树,另一个胆小的男生名字叫做江小平。

我几乎憋出内伤,见那咫树和江小平去一旁的小店买香烟了,这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小声问他:“为什么我不叫如玉如尘如仙,却要叫做如花?”

他的回答让我吐血:“我以前最爱的花斑狗名字就叫如花,它去世了,这名字我赏你了!”

“你妹!”

他得意地向我吐了吐舌头,那副孩子气的模样与之前冷酷无情的他天差地别,看得我一阵恍惚。他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馄饨,很快一大碗馄饨见了底,他感叹一声:“原来十块钱一碗的馄饨居然这么好吃!”

“你之前没吃过?”我问道。

他摇了摇头,把最后一点点清汤一扫而光之后,盯着我碗里未吃完的馄饨两眼冒光。

我把我的馄饨推到了他面前,我说:“没吃饱吃我的吧!”

他却一脸嫌弃地说:“谁要吃你吃过的!”

说完,他高声对老板喊道:“老板,再来两碗!”

我简直无语,索性不理会他,低头小口小口地吞着馄饨,很快咫树和江小平就回来了,靳言眉开眼笑地和他们聊起了天,完完全全把我晾在了一边。

难道这就是私奔的日子么?我怎么感觉像是过家家?我默默无言地吃完最后一口馄饨,就在我意犹未尽的时候,他把一碗刚刚端上来的馄饨推到我面前说:“吃吧,知道你没吃饱!”

说完,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咫树和江小平说:“你们都不知道她多能吃!她一顿早餐,能吃掉十个馒头!”

他说得振振有词,那两人听得面面相觑,我气得腮帮鼓鼓。他似乎觉得这样贬低我很好玩,又继续大放厥词地编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给这两人听,听得我简直哭笑不得。

就这样,他很快就和咫树还有江小平变成了“兄弟”,两个单纯的男生听说我们没有住处,很热情地把我们带到了他们的宿舍里。他们的员工待遇还不错,住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两个人一个单间,因为暂时没有招到人,有一间房子还空着,索性让我们在他们那儿暂住。

靳言再次递给他们五百元钱,却被耿直的咫树拒绝了,咫树看起来弱不禁风,骨子里却很讲义气,说什么都不肯收下靳言的钱。

我们简单洗漱之后关上了门,看着房间里简陋的木板床和廉价的床单被套,靳言本能地皱起了眉头,但随后二话不说躺了上去,然后伸出一只手平放在枕头上,对我说:“过来吧,我抱着你睡。”

“靳言,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突然退缩了,觉得一切好像一场闹剧。

“为什么?”他的目光一下变得冰冷。

“我觉得我们没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要像亡命之徒一样东躲西藏?”我不禁问道,心中十分不解。

他示意我走过去,我摇了摇头,还是固执地站在原地。

他无奈地笑了笑,他说:“如果我今天晚上不带着你离开我家,明天早上出门你就直接会被他们带走。”

“被谁带走?”我再次问道。

“被我爸的人。”他说。

“阿松和阿杰?”我不禁诧异。

他摇了摇头,他说:“你在门口的时候没看见门口停着两辆黑色商务车吗?那车里都是人。”

“什么?”我不由得浑身一抖,“你爸监视你吗?不是有阿松阿杰在吗?他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他不怎么信任阿松阿杰了,因为他们听我的话去救了你。”他说。

“如果我们不私奔会怎样?”我再次问道。

“你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可能再也找不到你。”他静静说完,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乎你,但是我的心告诉我,我不能让你再因为我受到伤害。”

“可是你可以不必和我一起,你爸不可能伤害你。”我说。

他笑了笑,他说:“可是我想带着你离开,不管去哪儿。”

“靳言!”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我情不自禁地问道:“你真的爱我吗?”

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说了两个字:“不爱!”

我不禁气急:“当我没问过!”

他突然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围,像是发现了什么异常一样,我见他这样,瞬间紧张不已地小声问:“怎么了,发现什么情况了?”

他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靠前说话。我顿时更觉诡异,连忙走过去俯下身来刚准备侧耳倾听,谁知道他突然一跃而起把我整个人压倒在身下,得意地大笑着说:“太好骗了!”

我再一次被他戏弄,顿时恼羞成怒,他望着我得意地笑着,跨坐在我的腰间,手又开始不规矩地在我的身上游走,我小声地说:“喂,不要在这儿,他们都在隔壁呢。”

“那怎么了?”他不屑地说道,继而打算解开我的上衣。

我顿时慌了,死死护住,恳求道:“求你了,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见我这样,迟疑了几秒之后,叹道:“好吧,先放过你,今晚我们好好睡,明天和咫树一起去他老家。”

“啊?”我不禁再次诧异。难道他刚才跑到他们的房间坐了十分钟,商量的就是这件事吗?可是,咫树好好的,怎么会要回家呢?

“咫树老家在哪儿?”我又问道。

“河南。鬼知道什么地方,先跟着他离开这里再说。”靳言说完,紧搂住我的肩膀,问我:“现在我除了我自己就一无所有了,你还愿意跟着我浪迹天涯吗?”

“我还有后路吗?”我喃喃问道。

“有,你如果不想,那我明天就送你回去。”他说。

“不想!”我也异常坚决地吐出两个字,强忍住了笑意。

“你说真的?”他眉头紧皱,望着我,目光格外复杂。

“哈哈……”我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被我捉弄了,顿时气得再次把我压在身下,这一次根本就由不得我讨价还价,他直截了当地褪下我的裤子,很无耻地再次霸占了我的身体……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当我睡醒时发现只有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时,我的心里涌起一种本能的恐慌。我第一反应是找我的手机,当我四下寻找发现没有的时候才想起昨晚在我和他翻上围墙之时,他已经兴奋地把我和他的手机都扔到了湖里……

他不会直接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吧?不,他应该不会这么做的。如果他真打算这么做,他又何必大费周章把我带出来?

我心慌不已,连忙爬起打开门,去敲咫树他们的房门,敲了半天都没人回应,我见房门没有锁,直接推开走了进去,发现他们房间里也空无一人。

这一下,我彻底慌了。在我睡着的这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会去哪里?咫树和江小平会不会是坏人,他们不会见靳言有钱,所以谋财害命吧?想到这里,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是转念一想,应该不会,靳言的身手那么好,怎么可能会被他们治住?难道,靳言被他爸爸的人发现,已经带回去了?如果是这样,他应该会叫醒我啊?……种种猜测在我脑海里盘旋着,我的心七上八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