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我陪你去找他

我不能就这样穿着他的衬衫就离开,于是我从地上拿起他的裤子套上,明显大一截且长一截的裤子穿在我身上十分地滑稽,不过此时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把裤腿挽上了几挽,迫不及待地就想推开房门离开。

谁知道到我刚到房门口,靳言就如同老鹰一般冲过来抓住了我,他直接冲到我前面、一丝不挂地堵住了门,脸上却是一脸的惶然:“不许走,除非你说实话,我才让你走。”

他的语气听上去已经有了些许的心虚,开始胡搅蛮缠起来,我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你到底让不让我走?”

“不让,先说清楚。”他不依不饶地拦在了门口,明明心虚,却故意用骄纵的语气说道:“我是有过,但是就一次。那次喝醉了酒,沈紫嫣刚好和我在一起,就就……”

“你们男人犯了错,永远都是拿喝醉了当借口!”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就这样说了,印象中好像是某个电视剧里的台词这么说。

“本来就是喝醉了,不信拉倒!”他话虽这么说,下面那个“大家伙”却突然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我顿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觉我身上的衬衣大肆敞开,一切在他面前显露无疑。我连忙拉紧了衣服,突然觉得在这样的气氛里吵架真是诡异,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有所反应也是让我醉了。

我心里异常生气,一时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我说:“你让不让,你不让我就踢它了!”

“你踢啊!踢断了你就可以和别人好好在一起了!”他赌气地说道。

我简直无语,愤然说道:“我要是真想和别人在一起,我昨晚就不会和你睡!昨晚发生的一切真是让我后悔死了!”

“是啊,能不后悔嘛?!现在人家都不理你了,你当然后悔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对吧?!”他明知道我在赌气,却故意阴阳怪气地损我。

我听得更气不打一处来,那一刻真的恨极了,忍不住抡起腿往他的胯下踢去,他连忙蹲下来护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场面无比滑稽,可是我们两都笑不出来。

“你让我走!再和你多待一秒钟我都觉得难受!”我大声地吼道。

“这一会儿急着要走啦?!之前你可是舍不得的很!我不会让开的!我们先好好谈谈再说!”靳言愣是不让我走。

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怎么会变得如此幼稚如此没有理智,可是在那一刻,一切就这样发生了。我闹累了,见他这样,不禁绝望,我冷冷地问他:“你要谈什么?”

“你真的和刑风什么都没有?那他为什么那样帮你?”他再次炒起了“冷饭”。

“我说过很多遍了!他帮助我的来龙去脉我都跟你讲得一清二楚!”我无奈而疲惫地说道。

“那你别去找他,剩下的事情我来和他谈,男人间的对话你就别插手了,以后你的一切我来负责!”他大手一挥,对我说道。

“我不用你负责,你怀疑我,不相信我,还冷言挖苦我!”我气呼呼地嚷道。

“他就可以对你负责,我就不可以?到底谁才是你男人?!”靳言本来稍稍平息的怒火一下又升了起来。

“我和刑风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我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说出来的那一刻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怕引起他更大的误会,我连忙补了一句:“我欠他的,我一定要自己亲自还完。”

他明显更生气了,脸上划过浓浓的讥讽:“怎么还?人情债肉来偿吗?潘如书,是吗?!”

“你要是再这样看轻我,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了。靳言,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低贱吗?!”我痛心疾首地问道,心疼得无以复加。

“你欠下的债,我会替你还。你如果相信我,现在咱们就翻篇,刚才的话我向你道歉,以后你别理会这些男人,好好和我在一起。”他霸道的占有欲又回归了。

“有些债只能自己去还,别人是代替不了的。你没有受过别人的大恩,所以你不会明白。靳言,如果你爱我,应该理解我尊重我,而不是这样蛮横地替我决定一切。”我的语气无比森冷,我觉得寒心,觉得他一点都不理解我,觉得一切的一切不再是昨晚耳鬓厮磨时所说的那样。

“我理解你,也尊重你,但我就是不准你见刑风和赵秦汉!”他态度也异常地坚决。

我们各自站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彼此没有丝毫的让步。对视了半晌,我说:“你让开吧,我一定要去找我哥,我不想让他伤心。”

我话一说出口,靳言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你不想让他伤心,所以宁愿让我伤心?”

“我说了我欠他太多。”我说。

“呵呵,”他脸上再度显现出讥讽的笑意,他说:“那你对我呢?就这样放弃吗?”

“我想你和我一起去,一起和他解释。”他受伤的眼神让我心痛,我的语气不禁放得平缓,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他会理解我。

“我凭什么要向他解释?潘如书,不是应该他对我解释解释吗?”靳言的脸上更加不忿了。

“我把他当做我的亲人,我的亲哥哥。如果你爱我,你应该尊重他,因为在我心里,他很重要。”我表情凝重地望着靳言,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表情一滞,见我如此凝重,又听到我说刑风很重要,顿时更加气急败坏了:“他很重要?那么我呢?我在你生命里一点都不重要是吗?你那么顾及他的感受,却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

“我们刚刚和好,一定要这样闹下去吗?”我精疲力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想这样吗?是谁总是和男人不干不净?!”他语气酸到不行。

“你那么不相信我,就不要选择我!”我原本克制住的情绪再一次不受控地跑了出来,我气得朝他喊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和我分手吗?!”他也气了,大声喊道。

“你这样疑神疑鬼,我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我再次哭了出来,心里有无数的委屈,却通通憋在了心里。“理解”这个简简单单的词语,原来做起来却这么难!

“所以,你现在就要放弃我了吗?就为了刑风,你就要放弃我?!”他眼睛瞬间红了,他无力地靠在门上,目光绝望地看着我。

“我可以不接受刑风的帮助,但是我必须和他保持我们现在的关系。如果你不能理解,那我没有办法。”我亦望着他,眼眶也红了,却并没有改变初衷。

在我的生命里,目前为止,除了刑风,没有人给过我如此大的恩惠。虽然我现在没有能力去回报,但是这一份恩情,沉甸甸地压在我的心上,每一笔我都记在本上也记在心里。养育之恩尚且要反哺,更何况这萍水相逢的大恩。

“所以……他在你心里,比我还重要?!”靳言不可置信地望着我,缓缓地问道,语气无比地沉重。

“某些程度上……是这样。但是我和他之间,是亲情。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明知道我的话会让靳言肝肠寸断,可我还是说出了口。不管他理不理解,我希望他能够明白。

他的眼神一下就黯淡了,我明白他不能理解我的话。成长背景的差异让他早已把别人的好当做了理所当然,他不会理解我的心情,更无法明白我和刑风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

他不再拦守在门口,他转身朝着床的方向走去,他白皙的身材虽然不如赤铜色看上去健美,但却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雄性气质。这样的男人,即便是背影,也让女人无法自持。

我见他如此难过,原本准备夺门而出的心一下又缓了下来,我对着他的背影,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不能理解我和刑风的关系,我也知道从你的角度可能接受不了,可是我想你能明白,没有刑风的帮助,我没有今天。”

他从床上扯过浴巾盖住了下身,然后慢慢地说:“我明白,也理解。我只是生气,当初我说过我帮你,你却不让。但是他帮你,你却答应。潘如书,为什么你做的事,永远在我的意料之外?”

原来他心里不仅仅只有那一层疑虑。

“当初你和沈紫嫣已经订婚了,我接受你的帮助,那我算什么?刑风帮我,不管外界怎么猜忌我们的关系,我心里都很坦然,因为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何况,我们说好我毕业之后去他的公司帮他,他在我身上算是一种投资,并非完全的给予,这让我心理负担轻很多。”我缓缓解释道。

“我不信他对你毫无私心,你根本不了解男人的心思。”靳言转过身来,看着我说道,他说:“我怎么做,能让你和他两清?”

“靳言,这件事只能我自己去做。”我坚持着我的态度,也做好了他决绝而去的准备。没想到,他见我这样,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让我完全喜出望外的话,他说:“真是拿你没办法。既然这样,那我陪你一起去找他。”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