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阿松救了靳言

“首先是多米从你和靳言的公司里转走了一大笔巨款,原本是他们为了报复你和你爸,结果你和靳言追到了海南,阴差阳错的,发现多米不是她亲生儿子,一直被她憎恨的靳言才是。于是她和靳言相认,多米负气带着你离开,你逃出来被人救下,靳言又找到了你。然后你们回到这里,靳言母亲本来打算不来,却突然又来到了H城,还告诉你们她患上了绝症很快就要离世,还将会留一大笔的财产给靳言,现在急需靳言和她一起熟悉业务,对吧?”大姐冷静地分析道。

我点了点头,我说:“恩,对,然后却突然安排了一个蜜儿和我天天在一起,明明多米已经被他们带走了,我一个普通人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那个蜜儿却形影不离地跟着我,我刚一发现那个密码箱,她立马就对我下了杀手,不仅带走了密码箱,还伪造了现场,让人误以为我是一氧化碳中毒。”

“对!那我给你分析一下,之所以他们会这么做的可能性。”大姐说完顿了顿,喝了口水,又继续往下说道:“我猜想,是多米的背叛,让她一方面急于追踪这个密码箱的下落,另一方面她急需要一个能够信任的人代替多米为她办事,所以她急不可耐地带着靳言一起,但是她留下了蜜儿和你一起,她一定事先吩咐过蜜儿,让她一旦发现密码箱的下落,就想办法把你除掉。对于他们的世界来说,你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她怕你影响到靳言,她可能现在正在想方设法地笼络靳言,让靳言成为她的下一个接班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靳言不会有危险,但是你之前所说的靳言对于她所说的那些财富的反应,让我有点担心。人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很难悬崖勒马,现在靳言和你失去了联系,一切都让人心悬。”大姐说完,又喝了一口水,然后说:“小书,别犹豫了,报警吧。这种事,不是我们平民老百姓该参与和了解的事情,让警察来定夺吧。”

“可是如果靳言已经参与到了其中怎么办?一旦报警,不是把靳言也害了吗?”我不禁问道。

“报警越早,靳言涉足的时间便越短。我相信靳言如果明白他母亲真正所做的是什么,他会悬崖勒马的。他应该不是一个会铤而走险的人。”大姐说道。

“那假如一切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呢?或许他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呢?”我听大姐说报警,顿时心乱如麻。

“普通的商人哪有那么神秘,哪里需要无论去哪里都有那么多保镖,又怎么可能跟着她的人个个都身手俱佳?”大姐反问我道,然后又说,“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报警,警察会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不是,当然皆大欢喜。如果是,我们真的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目前那个蜜儿带着密码箱走了,靳言和他母亲在海上,蜜儿应该以为你死了所以不会过多地提防,这时候我们报警,警察恰恰能掌握最佳时机,也许能够抓到那个蜜儿。你不知道知道他母亲所在别墅的地址吗?或许她就在那里呢,你说呢?”大姐条条是道地分析道。

我很奇怪她从没经历过这些,怎么对这些事情如此冷静,一点儿也不慌乱,我说:“姐,你听到这些事情不害怕吗?”

“对我而言,我唯一害怕的结果,就是我来了,看到了已经离开了人世。既然没有,咱们为什么要害怕?上帝在帮我们,也有可能,是上帝让我出现,帮你解开谜底,让你下决心,你说呢?”大姐说道。

我沉思了一会儿,同意了大姐的说法,我迫不及待地希望这乱糟糟的一切能够早点结束,希望我和靳言的生活能够回到一开始的平静,不要再出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来打搅我们的生活。

考虑到这件事情的特殊性,大姐让她的领导直接联系了那位刑警负责人,那个人很快带着手下赶到了我家。在听我原原本本把一切的经过说完后,他们做了笔录,随后赶往了我所说的那处别墅地址,同时安排了人保护我的安全。

这一切让我的心顿时安宁了不少,大姐把我带到了她家,让我暂时和她一起住。隔天一早,我和大姐被那位刑警负责人传唤到了警察局。

他告诉我们,在别墅里抓到了蜜儿,但是箱子不知下落。蜜儿因为被围攻,直接选择了咬舌自尽,警察让我去指认尸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过一夜功夫就死去,仿佛生死就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我只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确认就出来了。大姐连忙拉住了我,我问警察现在有没有找到靳言的下落,警察说还在调查,但是他们只要一靠岸就会立即采取措施,不过他们当务之急更重要的是追踪箱子的下落。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不亲身经历,我真的不敢相信,有人是这样活着的,随时都准备好了死去。他们对自己都如此残忍,那他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从警察局出来,看着外面一片艳阳,我感慨地说道。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啊,千千万万个人,有千千万万的活法。像蜜儿这种人,他们活着本来就是棋子一般的命运,这样死去便是他们的宿命啊。你不要伤感,我们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或许不够精彩,但是至少我们拥有完整的一生啊,对吧?”大姐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希望靳言不会有事,希望靳言千万不要被他母亲所诱惑,希望他千万不会踏上那一条路。”我忍不住祈祷起来。

“不会的,我相信他不会走上那一条路的。”大姐说道,“好了,我们回家吧,无论如何,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至于那个箱子,我想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嗯。”我点了点头,和大姐一起回到了家中。

当天晚上大概11点的时候,我的手机终于响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连忙接了起来:“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是我。我是阿松。”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响亮无比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我无比熟悉。

“阿松?你是阿松?”我惊讶地简直跳了起来。

“你在哪儿?我把靳少送过去。”阿松问道,随后我听到话筒那里传来了靳言一声虚弱的声音。

当听到靳言的声音时,我的心都要挑出来了。我连忙让阿松把靳言送回我家,然后急急地从大姐家里离开,大姐不放心地跟着我一起回到了我家。

当我到达家门口的时候,阿松正扶着靳言靠在我家门口的墙上,他们身上都血迹斑斑,看样子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消失已久的阿松怎么会出现?我完全诧异,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我打开门,阿松扶着靳言进去,让靳言躺在了沙发上,然后阿松什么都不想交代,对我说了一声“人送回来了,我走了”,就准备走人。

我连忙拦住了他,我说:“阿松,你别走,你等等!”

阿松顿了顿,还是执意要站在门口,我于是关上了门,我说:“你从哪里找到的靳少?你当初怎么一下就消失了?阿杰呢?你怎么现在会出现?你不解释清楚,我不会让你走的。”

当初靳言家里突然出事之后,更为蹊跷的是,阿松阿杰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靳言怎么样都联系不到他们,他们也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只言片语说他们去了哪里。靳言对阿松阿杰的过去一无所知,所以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消失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谁知道,阿松居然突然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阿松看着我,愣了好久,还是想继续往前走,我于是张开双臂拦在了门边,死活不让他出去。我说:“阿松,我们也算是认识了那么久,我虽然对你们兄弟两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你们对靳言一直都很忠心。我不想为难你,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妈妈让他做事,他不答应。他妈妈把他关了起来,我救了他,就是这样。你们可能会有危险,自己小心!”阿松头一次开头说了这么多的话。

我刚想问他怎么会在船上的时候,他一下大力拉着我把我甩在了伸手,然后拉开门,一下便消失了。

我完全懵了,不过此时大姐在房间里喊了起来:“小书,快过来!靳言昏迷了!”

我连忙关上了门,走过去一摸,靳言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手上、脚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口,他上次的枪伤还没有完全好全,此刻身上却又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伤。

我连忙给他做了人工呼吸,他的眼珠慢慢地转动起来,随后,他虚弱地说:“水,我要喝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