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靳言,是我。”我硬着头皮接起了电话,站在我对面的多米和财务主管表情各异地注视着我。

“以后多米要求打款的话,只要金额不超过500万,都批了吧。我们最近在合作很多项目,他也在公司注入了1000万的资金,关系不要搞得太僵,大家要合作一起干事业的,老婆。”靳言在电话那头轻声慢语地说道。

看样子,多米并没有把下午的情况告诉靳言,从靳言的语气里,听到的还是他对多米一如既往的信任。我心里着急,但是靳言这么说了,我继续计较下去,明显会让靳言觉得我过于小气,不适合一起干事业,我无奈,于是百般不情愿地“嗯”了一声。

“我明天晚上就回来了,别太想我,我继续忙了,你也注意休息,乖乖的,好好管着咱们公司,等我回去好好犒劳你。”靳言在电话那头说道。

“好。”我情不自禁地微微一笑,然后挂掉了电话。

“好了,没事了,你们出去吧。”我不想多说什么。

“以后不要管我的事,你负责好你的,我会做我我分内的事情。”他冷漠地说完,随后走出了我的办公室,“砰”地关上了门。

“那个,靳总说……以后多总监的款项……”财务主管支支吾吾地在我面前说道。

“我已经知道了,靳总和我说了。你先去忙吧。”我和颜悦色地对她说道。

她如临大赦一般,连忙笑着退出了我的办公室。此后,多米便消失了,直到隔天傍晚。

我刚开完一周的总结会,准备提早下班去接靳言,他却直接撞进了我的办公室,然后对我说:“你是不是去机场?”

“嗯。怎么了?”我头皮发麻地问道。

“我和你一起去。”他说。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我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不然你直接把靳言的车钥匙给我,我去接他,你就不用去了!”他不耐烦地说道。

我觉得这个多米真的很奇怪,我不禁皱着眉头看着他,我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去机场,需要说第二遍?”他说完,双手摁在我的办公桌上,然后语气很重地说:“走啊!时间来不及了!”

我一看手表,的确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于是我匆匆出门。我一路往停车的方向走着,他便一路不远不近地跟着我。我前脚刚上车,他后脚便直接坐上了后座。我心里不禁一阵惧怕,他像是知道我心情一样地说:“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开车吧!”

这一句声音听上去出奇地柔和,和之前他对我说话的态度大为不同,我微微一愣,开车竟忘了发动就先踩了油门。

“傻瓜吗?没发动踩油门怎么会有用?”他在后面温柔地说道,听得我毛孔悚然。

我颤抖着手用钥匙发动了车子,然后猛踩油门向前开去,我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被他用刀隔割了我的脖子。我从后视镜里能够看到他的表情,他居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凭心而论,如果没有见识过他心狠手辣的模样,没人会想到外表如此英俊的帅哥会那样的暴戾。

“别抖啊,开车要小心噢,马上红灯了,别一不小心闯过去了。”他又在后面柔柔地提醒道,那种语调,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是如果你敢伤害靳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努力让自己镇定,然后说道。

“伤害?”他邪魅地笑了笑,“我怎么会伤害他呢?你想多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来靳言的公司?”我不禁再度问道。

“我们投缘,想一起做一番事业,不行吗?”他一笑置之,又冷冷地说:“别问那么多了,你不应该知道太多,你根本就不应该来这个公司。”

我心里涌起一阵阵寒意,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我不断在心里问自己该怎么办,可是却发现我素手无策。

我一路开车到了机场,我们刚刚到达机场大厅的门口时,靳言和他们整个战队的人已经从机场走了过来。我下了车,多米站在我的旁边,当靳言投射过来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惊讶的时候,我猛然一扭头,发现多米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了我的背后,我毫无察觉,因为他的手离我的腰还有一点点距离,但是从靳言的角度望过来,看上去像是多米环着我的腰!

我一阵冷汗,于是连忙挪到了一边。这时候,张瑶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带着鸭舌帽、披着一头长直发从人群中冲了过来,直接冲到了多米的怀里,多米顺势抱着她转了一圈,两个人用英语流利地交谈着,张瑶问多米怎么没有回国打比赛,多米说怕自己去了他们就拿不到冠军,张瑶说切说的好像你能赢我们一样,多米笑得一脸宠溺地刮了刮张瑶的鼻子,然后说:“以前都是让着你们的。”

谁能想到多米会有如此温和的一面,我站在旁边目瞪口呆!张瑶和多米叙了旧之后,又主动对我说:“喂,潘如书,靳言不在,你没有欺负我们多米吧?”

“我还以为我不在他们会水火不容,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老婆,多米和他和你已经成为了好朋友,是这样吗?”靳言走了过来,当着他们的面主动把我拥入怀中,在我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老婆,好想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靳言的话,于是支支吾吾应了一声。靳言战队的其他几个队员都开着各自的车回去了,张瑶和多米挤上了我们的车,我们从机场返回市区,靳言说这一次比赛又得了冠军,所以要带着队员们来一场庆功宴。

路上,张瑶在后座和多米说说笑笑,靳言开着车,一只手像往常一样紧紧抓住了我的手。

张瑶和多米时而英文时而中文,我听得出来他们两应该认识了很久,而且一直都是朋友。我突然想,多米会不会是张瑶故意安排在靳言身边、为的是离间我和靳言感情的呢?

我刚这么一想,多米就在后面喊我:“小书,帮我递一张纸巾。”

那一刻我恨不能抽死他,他似乎有意当着靳言的面和我故作亲热。我没有动,脸上也面无表情,靳言轻轻动了动手指,提示我说:“宝贝,多米让你给他递纸巾呢。”

我于是无奈又生气地把整包纸巾往后面一甩,似乎不小心甩到了张瑶的头上,张瑶大声说:“潘如书,你怎么回事?吃了火药了吗?”

“要拿自己拿,我是不会给你递东西的。”我淡淡地说道。

“怎么说话呢,小书。”靳言的语气里有了一丝丝的责怪,然后他扭头对多米说:“你嫂子一个月总有几天脾气比较怪,别介意啊,兄弟。”

“是被你宠的吧?我跟你说,靳言,女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真的。”张瑶在一旁插嘴道。

靳言和他们嘻嘻哈哈地聊起天来,我在旁边一路窝火,无数的话等着和靳言说,却压根没有机会说出口。

这一晚上,我一直陪着他们,直到庆功宴结束。本想好好和靳言说一说多米的异常,可是当晚靳言大概太开心了喝了许多酒,于是我只能把他扶回家。他一回家鞋袜都顾不上脱掉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张瑶发过来的:“猪头,喝大了回家可别吐噢,晚安啦。”

我简直气得不行,我很没理智地给她回了一句:“你是不是和多米一伙的?”

“什么一伙二伙的,喝多呢吧你,快睡吧,我继续和多米去酒吧嗨皮啦!”她以为我是靳言,于是很快回复了。

我没有再理会她,连忙打来水帮靳言擦脸,然后替他脱掉了鞋袜和外套,刚帮他脱下外套,他却用力地推开我,嘴里嚷嚷道:“让开!我告诉你!我只跟一个女人上床,你走开。”

我不由得哭笑不得,我走上去帮他脱掉了衣服,我逗他说:“那你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是谁啊?”

“是……潘如书。”他嘟着嘴说完,一个劲地傻笑,然后翻了个身,像一个孩子一样。

我顺利脱掉了他的外套,我说:“靳言,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是你却喝醉了。”

他此时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我无奈只能叹一口气,去洗了个澡,努力地理清所有事情的头绪。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靳言正抱着我的枕头,似抱着我一般睡得惬意而安然。

我习惯性地拿起他的手机,忍不住翻看了他最近几天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和多米聊了许多内容,而他们的对话除了围绕公司的事情和游戏这方面之外,还屡屡谈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当初本色的第二大股东李敏。

看样子,靳言正让多米在帮他调查李敏的相关资料,他除了忙于工作之外,一直在调查当初他父亲出事的真正原因。显而易见,他所怀疑的第一个对象是李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