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我是神秘人

他的手还拉着我的手,他的手掌还是像昔日那样温暖而柔软地包裹着我的手,我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香水气息。我尝试着挣脱开来,他便也顺势放下了我的手,低着头一脸沉默,似乎也在为自己的举动诧异。

远处又传来了一阵骚动声,我们都循声望去,只见韩小水带着一帮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原来她之所以掉头就走,是一看情况不对劲回去召集救兵了。

看到我们都站在原地,韩小水快步奔了过来。靳言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像是被自己惊吓到了一般,直到韩小水他们渐渐靠近,他这才喊了一句:“好男不和女斗,我们走!”

“靳少!”短发大声喊了一句。

“我说走!你敢不听话试试!”靳言说完,连看都未曾看我一眼便掉头就走了,他所带来的那一帮人都跟了上去。短发虽然一脸的不忿,但是她不敢忤逆靳言的意思,于是也愤愤不平地带着人走了。

此时韩小水已经奔到了我的身边,后来呼啦跟着一帮人,男女都有,看样子都是她最近结交的朋友。她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地问我:“怎么样,他们没打你吧?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秦汉伤得不轻。”我扭头,歉意地望了赵秦汉一眼,“真是对不起,又连累你了。”

“这一次不关你的事,是我上次打球抢了那个短发姑娘的一个小弟的风头,他们才故意堵我的,刚才短发说了。小书,我应该谢谢你。对了,你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篮球场?”赵秦汉解释了一下原因,听得我心里一愣。

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靳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以为短发是他派来教训赵秦汉的,没想到竟然不是。

“我和小水出来走走,本想着篮球场没人比较安静,没想到这里会发生这种事。你确定那个短发姑娘找你是因为这件事吗,而不是因为我吗?”我再次问道。

赵秦汉用手揩了一下嘴角,他说:“嗯,她拦我的时候就说了,问我上次那场校外篮球赛是不是我,我当时下意识承认了,他们一伙人就直接把我拉到篮球场上来了。我以为他们是要和我比球,当下没有防范,也没叫任何人,就跟着他们过来了。谁知道他们到这里后看四下无人,就直接把我揍了一顿。我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种气!真是卑鄙!那个短发是什么人?你知道她名字吗?”

“她叫程天双,是沈紫嫣的表妹,从小跟着沈紫嫣混,据说父母离异,经济上靠着沈紫嫣家里救济,所以对沈紫嫣特别死忠,虽然是个女的,但是比男人还暴戾,特别喜欢惹事,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直以男人自居,据说是个啦啦……”我还没反应过来,消息灵通的韩小水便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还没等我开口,韩小水又快速地说道:“据说这个女的从小就练跆拳道,经常和一些混混接触,比男人还没有人性,他们学校的人都叫她程天煞,她压根就是个女魔头,和李莫愁有的一拼。”

此时韩小水带来的那一帮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大家一开始以为被韩小水说得危言耸听,于是都跟着过来看看。没想到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尾声了,所以难免不知所措。于是,我小声对韩小水说:“小水,你让你这些朋友先回去吧,我陪赵秦汉去宿舍。”

说完,我往韩小水的兜里悄悄塞了三百块钱,附在她耳边小声说:“请你朋友去吃个夜宵吧,也省得大家白跑一趟。”

“不用不用,我朋友我来摆平,你自己留着吧。”韩小水赶紧推托,我于是重重往她兜里一塞:“不收姐姐可生气了,小水,谢谢你这么仗义,交朋友需要一定的付出,我懂的,你拿去吧,再推可不是你们东北姑娘的个性啊。”

韩小水见我这么说,于是这才收下了,对着我和赵秦汉眨了眨眼睛,带着那一帮人走了。偌大的篮球场瞬间又安静下来,只剩下我和赵秦汉站在原地。

“你身上的衣服怎么还没换?一身的奶油味呢。”赵秦汉故作轻松地说道。

“回去宿舍只顾着安慰小水了,忘记换衣服这回事了。”我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渍,顿时也难为情起来。

“哎,我以为大学是美好的,至少比高中美好,却没想到……”赵秦汉感慨了一声,随后又说:“既然这样,我决定不再低调了,我不会再让今天的情形发生第二次了。”

“其实这些都是校园生活生活里极少部分的阴暗面,却都被我们遇到了。不过大多数同学都是单纯善良的,你说呢?”我也很是感慨。

夜更深了,学校的路灯熄灭了,只有少数的灯还开着。我和赵秦汉摸黑走在校园里,朝着他宿舍的方向走去。

“嗯,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人太善良只会任人欺负。小书,你别害怕那个什么靳少,我会为你出这口气的。”赵秦汉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一扭头,不经意再度看到了他那一双雄心勃勃的眼睛,那眼睛里射出的光芒让我有一种本能的惧怕。

“他不会真对我怎么样的,你别为我出气了,没必要。”不知道为什么,靳言晚上那莫名其妙的一拽,也让我困惑不已。

他几次三番故意出现在我面前,故意对我冷言冷语,可是我总觉得世事没有那么巧合。他如果真的恨我,有很多种方式能够让我难堪,又何必次次亲力亲为?那不像是他的个性,他以前不会是一个这样的人。

“我爸说了,强权的存在,就是因为道德对人的约束不够,必要时只能靠权力来制约。我以前很鄙视他的那一套官僚主义,可是进入大学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发现我之前的认识太浅薄了。”赵秦汉并没有意识到我的恍惚,他又继续说道。

“秦汉,你爸爸退休前是做什么的?”我不由得问道,突然想起他之前配合我的说辞,不由得笑道:“刚才你配合得很真好,连省长李XX都出来了,害我都以为你爸爸是什么大官了。”

他微微一笑,他说:“我没有吹嘘,你有空可以上百度搜一下我爸的名字,应该还有新闻能够搜到。他叫赵仁来。”

我大惊失色地望了他一眼,他却一脸的淡定自若,我们不知不觉走到了他的宿舍门口,他站定,对我说:“你回去吧,晚上我一身伤,就不送你回去了,免得被人看到笑话。”

“你的伤口不去处理一下真没事吗?”我担忧地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点伤算什么呢。”他不以为然地说道,随后又说:“你回去小心点,到宿舍了给我发信息。”

我点了点头,目送着他回去了宿舍。他走路有一种军人的风姿,似乎是来自于父辈的传承,我心中一凛,莫非……我于是回到宿舍,迅速打开电脑,在百度一栏内输入了“赵仁来”的名字。

百度里重名得很多,于是我又在前面加上了S市的地名,这么一搜厉害了,瞬间搜出好多条新闻,光标题就足以让我的心尖一颤。

原来赵秦汉的父亲竟然是这么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吓得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随后,再联想到他家里的一切布置,联想到赵叔叔的一些日常作风,突然发觉自己太后知后觉了。我一直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机关退休老干部,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位在政坛叱咤风云过的退休老干部。

呃……差别真大。我洗了澡冲了凉,心里还无法平静。

我一直没有给赵秦汉回信息,等我洗完澡后,手里有了两条未读信息。一条是赵秦汉发来的,另一条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赵秦汉发了三个问号加上一句话:“你到宿舍了吗?怎么不发信息?”

“我刚洗澡了。”我连忙回复道。

随后,我点开了另外一条信息。信息里除了一串省略号之外什么都没有,我一看时间点,正好是凌晨时分,四个0格外扎眼。

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我回复了一条:“你是?”

随后,我便去吹干头发。等我吹干头发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时,手里里又有了两条讯息。

一条是赵秦汉发来的:“噢,到了就好。那我睡了,特别累,晚安。”

我给他回复了一个简单的“安”字。

另一条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他说:“我是神秘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