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侵略者

他真的回去了……他所说的“等他”,又是什么意思,他会和沈紫嫣分手吗?分手如果那么简单,当初他又怎么可能和沈紫嫣订婚呢?而且,他们之间背后的牵扯那么复杂,又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呢?

想到这里,我给他回了条讯息:“不要冲动,即便你和她分了,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也很小。好好的,靳言。”

之后,我等了许久,他没有给我回信息,不知道是心里决定放弃了,还是生我的气。

闭上眼睛,回忆起晚上一幕幕的情景,心里百感交集。倘若他不过是一个平常家庭出身的男生多好,晚上的一切,都会有幸福的延续。

我们可以像小画和许颂那样,牵着手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街上,我们可以肆意享受恋爱的酣甜,我们可以一起畅想美好的未来,我们可以一起进步一起成长……可是这本该是恋爱中顺理成章的片段,对于我们而言却格外地艰难。

我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情被靳言的突然出现给搅乱了,心绪不宁的时候工作难免出错,经我手整理出来的报表好几个数字都算错了,递交上去之后被主管说了一顿,很快这件事就传到了刑风的耳朵里。

说来也奇了怪了,进入国强上班之后,我才发现似乎老总和高层都长着“千里眼”和“顺风耳”,明明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外出或者待在办公室,明明他们和下属之间沟壑分明除开会之外并无沟通,可是很神奇的是,公司发生的所有大事小事他们都了如指掌一清二楚,谁和谁之间有矛盾,谁工作做得出色谁不出色,甚至连谁和谁有暧昧这类的花边新闻,他们都尽在掌握。

刑风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让我关上门,坐在椅子上笑着看着我:“又进入恋爱阶段了?这么简单的报表都能做错?”

“我……”我一时心虚,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交到我手上的工作的确都很简单,我没做好的确是我的错,我咬着嘴唇,低眉敛目道:“是我的错,我今天不够仔细。”

他把手里转动着的钢笔放了下来,指着他前面的椅子说:“坐下吧,我和你好好聊聊。最近都在忙,也没怎么和你沟通。是不是靳言又为难你了?”

我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他前两天找过我了,问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跟他解释了一遍,估计他听进去了。他是不是找你了?”刑风关切地问道。

“嗯。他说要和我在一起,愿意和沈紫嫣分手。哥,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心里矛盾得很。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并不合适,可是我们偏偏……”我说着说着,心里又难过起来。

“偏偏又相爱了,是吧?”他深谙我心似地说道,随后轻轻叹了口气,吐出了几个字:“难办啊。”

“他不会又像之前那么冲动,不管不顾地要和我在一起吧?”我说。

“难说。那小子的性格,像一团火似的,一点就着。”刑风说道,又说:“你们已经这样了,就顺其自然吧。你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

“如果你还没想好,或者你觉得你们很爱却不能在一起,那你就狠心和他断了联系,不要给他留余地,这样对你和对他都不好。如果你愿意和他一起冒险,或者你内心渴望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你可以趁着年轻飞蛾扑火不管结局,但是这样做风险性太大。说实话,作为你哥哥,我希望你的人生平稳地走下去。最起码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给你们两的建议,是不要在一起。小书,你明白我的的意思吗?”他的语气严肃而认真,我听得出来,他的确是非常认真地在为我分析。

“我怕他受不了,而且我做不到太绝情,我太容易心软了……”我弱弱地说道,心里还是下不了决心。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人要学会拒绝,才能真正长大。不顺的感情太耗费一个人的心力,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早点放弃便能早点找回自我。当然我明白,对于你们这个年纪来说,还不能完全领悟这么多。你好好想想我的话,我希望看到的,是你找一个合适的人,正常恋爱,享受一个女生在青春阶段里该有的美好。你和靳言,太可惜了。”

从前或许是因为我和他的关系比较模糊,他从未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如今作为我的哥哥,他大概觉得肩上多了一份责任,对我说话便开始直言不讳,我能感受到他话语里的真诚,他是真的从我的角度出发在考虑问题。我虽不能理解太到位,但是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答应他我会好好认真想想。几天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决定约靳言出来好好谈一次。

下班后,我给靳言打了电话,我听得出他接到电话的欣喜,他说:“小书,你想我了对不对?”

“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一谈。”相比于他的热情,我则冷静许多。

“好,我来接你,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

一个小时后,他开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把我带到了他所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小区的外表看上去十分普通,不过是刚刚新建起来的。

电梯直通13楼,然后,他带着我来到了门牌号为“1314”的房间门口,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在我面前晃了晃,笑得一脸灿烂地说:“这是我给你的惊喜。”

我一阵愕然,不明白他这是做什么,直到他打开房间,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布置时,我才明白他的用意。

这分明是一间女生会喜欢的闺房,整个房间以“HelloKitty”为主题进行布置的。墙壁、床单、窗帘全是清一色的粉色系,精致的水晶吊灯,独具特色的梳妆台,白色欧式公主大床,甚至连电视、冰箱等电器上面都贴满了卡通的贴纸。总之,特别的梦幻。

我愣住了。我本来打算和他好好认真谈一次的,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情景。

他见我一脸的惊奇,开心地问我:“怎么样,喜欢吗?我在网上看到说每个女生都有一个公主梦,我想你也不例外,所以我就直接买下了这间粉色主题公寓。这装修风格是原来就有的,不过床上用品还有很多东西都是我专门去挑选的。”

“为什么要买下来?”我不禁问道。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小家,我们可以在这里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睡觉,像真正的夫妻一样过日子。”靳言认真地说到。

他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在房间转了一圈,整个房间不大,加阳台一起也不过50平米的样子,不过一切应有尽有,连厨房工具都已经备全,看上去真的很有家的气息。

除了这粉粉的装修风格是我所排斥的之外,这房子简直就是我的终极梦想。曾经在我高中时期,我就幻想过将来我一定要自己赚钱买下一间不大不小的单身公寓,有大大的阳台,有厨房,有我想要的书柜,最好书柜上能摆满一长排的书,我可以在工作之后,舒舒服服地捧着书坐在阳台上晒太阳……

“你自己买下来的?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我疑惑地问道。

“真是傻瓜一样。我早就接管了本色娱乐会所,买这房子的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和我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放心住就好了。”他得意地说道。

在我错愕之际,他捧起了我的脸,柔声说:“你要是再逃跑的话,我就把你锁在这里,让你变成我的奴隶!”

“靳言,我今天找你,不是……”我话刚说到一半,他已经吻住了我的嘴唇,他把我摁在墙上,闭着眼睛无比投入地吻我,几番努力试图撬开我的牙齿,最后终以失败告终。

他感觉到了我欲言又止背后所真正要表达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问我:“你还是不满意是吗?那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他用力地抱着我,把我的头摁在他的胸膛,让我听着他的心跳,然后说:“我的心,只为你跳动。潘如书,为了你,我连死都可以。所以,你别放弃我,行吗?”

“靳言,你先放开我,先听我说,好吗?”我用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拼命抵抗着他温柔的侵袭。他怎么都不肯放手,手不规矩地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我越反抗他就越变本加厉,我完全不敌他的力气,几个回合下来,我的上衣已经被他扒得精光。

我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很快他也浑身无一物。房间里十分闷热,我们的身体因为出汗都变得黏糊。他把我摁在那张公主式的粉色大床上,不管我如何尖叫如何求饶,不管我的指甲是否刺入他的肌肤划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印子,他坚持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又一次体会了他彻彻底底的霸道。僵持了半小时之后,他终于得偿所愿。他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一样疯狂地榨取着我身体的极致,他或轻或重地揉捏着,他的唇在我的上半身疯狂吮吸,吻出一朵朵粉粉的小花,一副成痴成魔的疯狂样。

一个女人身体被侵犯,就像一片领土被侵略一样,一旦沦为他人所有,所致的后果便是疯狂的、不眠不休地掠夺。他在我这里,始终感受到的都是殖民主义式的侵略快感,想放纵便放纵地索取,想压榨便压榨,想留下就必须留下。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