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为什么不帮我!

第21章为什么不帮我!

尽管陈璇这样说,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我微微的皱着眉头看着吞烟吐雾的陈璇。

“这可以吗。”

“你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我吗。我是那种会把你往虎口里推的人吗?”

陈璇说的也是,这些年来,要不是靠她,说不定我会成什么样子呢。

“好,那你就给我安排吧。”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快去准备准备化个妆,换服,等一下进去可要放机灵一点。不该你说的话一句别说。”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说我不是专门干这个的。可是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没有想到,一进这间里,我就被这大的气势所吓倒了。一排黑男子个个正襟危坐,在最中间坐着两个看起来稍显随意一点人,我在心里面猜测他们也许就是老大了。为了不惹出事端,我乖巧地坐在他俩的中间,可是那个抽雪茄的男子,却拍了拍边的空位示意我坐远一点。

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Ke人,本来我还有些担心这么多人在这里只有我一个子,万一出点什么事,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现在这样刚好,我就只用坐在旁边唱唱歌,就能拿到那么多钱。我看了一下,他们没有点酒,一定是大有来头的人。这一下更好,我连喝酒都省。陈璇还真是替我着想,这样的好事怕是很难到。

他们谈话的时候,我不小心听见一耳朵,说的都是些人命关天的大事,这我要是万一泄风声,可不得被他们给弄死。

为了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更为了,让他们知道我没有在听他们说话。我只好不停的唱歌,一首接一首,丝毫不敢停下来。

我的歌声越大,他们聊得就越轻松,似乎叫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样吧,需要掩饰一些什么。既需要那些黑男子保他们,又不想让他们听到讲话的容。

然而,当我唱到第十一首歌声音都有些沙哑的时候,厢的门被吱呀一声的推开。

我能感受到门口有一道目光紧紧地注视着我。本还在专心唱歌的我顺着那逆光的视线看了过去,竟然是裴曜竣。

为什么每一次都会被他到,上一次是,这一次是陪唱歌。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估计是完全没有了吧!不过本也没有什么好形象可言。就算自己洁自好,可是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的。干这一行的,谁会相信还有出淤泥而不染。

裴曜竣眉头紧锁,但是还是径直走了过去,和那坐在中间谈话的两个人点头示意。

那两个人本来聊得正,看到裴曜竣来了,也都立刻停下了话语,说的事好像不能让裴曜竣知道一样。

他们的话语之间我有听到过尔会出现裴曜竣的名字,本来还以为只是巧合,没想到现在真的是在说他,而且他竟然还来了。

他们这些权贵的世界,果然是自己不懂的。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我唱我的歌,他们谈他们的事,但是偏偏就在我以为一切事都完结的时候,竟然有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走了进来。

在场所有的人都有些面不悦,但是好像这个人又是必不可少的,那个抽雪茄的人也就摆了摆手让坐着的其中一个黑人去搀扶他。

那个醉汉刚一坐下,我就听到穿中山装的人轻声的说道:“哎呀,怎么喝的这么醉,今天咱们不是有要事要商量么,你怎么,唉。”

“去***,一天就知道当了又立牌坊,什么事都让我们来扛,好他们占尽了。”

我听到一半不敢再听下去了,这个人想必是受了气才会这样撒气。但是没有想到,我刚一唱歌,竟然就被他给注意到了。

他摇摇晃晃的坐到了我边,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说道。

“小姑娘,挺细皮啊,哥在这里这么久怎么没有见过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那一坨肥肉着实令人恶心,可是这里这么多人我又不敢怎么样,只好关掉了手中的麦克风,声音低低的说道。

“我叫百合,是新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随口给自己起了个这么俗的名字,而且一听就是标准的郎名头,现在裴曜竣还在这里,那沉沉的眸子紧紧盯着我,我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那男子一边笑着说,好名字,好名字,手一边摸索着朝我的领深入。

我往边上挪了一下,那人竟然向我更加的靠近。

“我说,你躲什么啊,在这里不就是要给我们玩个痛快的嘛,你这扭扭捏捏的就别来啊。”

那醉汉好像有些不高兴了,面一沉看着我十分的生气。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连忙笑着赔不是,以防惹出更大的事来。

“这位,不如我给你唱首歌吧,您想听什么歌。”

那醉汉猥琐的脸,挤成了一团嘿嘿的笑着,来歌,给爷唱个歌。

我这山歌我倒是唱过,可是这歌是什么。当即我就反应过来,不好了。

那男子向前一扑了我上,为了保守我最后的一道防线,我只好大声的喊着,,我卖艺不卖,你让我唱歌可以,但是别的可不行。

我着急的下意识的就要去推他,推了好几下。他生气了,坐了起来。

“啪!”

我被他一巴掌得摔倒地上,我摸了一下脸,火辣辣得疼,我不敢露出别的表,只好捂着脸,坐在地上。

“这位哥,我真的伺候不了!不如我给你叫我们当红的头牌来。”

我不知道看到我挨,裴曜竣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坐在暗,我看不太清楚,但是也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只是被的时候,我就知道在裴曜竣的心里,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过Ke,是一个他连认也不敢认,也不敢的人。

紧接着,啪一声,又一巴掌在了我的脸上。我的子的撞在了桌角,桌上的酒碎了一地。我的腰也疼痛的直不起来。

仿佛我就像是一个玩物,其他的人就跟没有看到一样,各自继续他们的事。

那醉汉继续叫嚣着,而我的心里也全是伤痛与难过,不为别的,只为自己曾经还为裴曜竣动过心。此时在他面前如此的狈,不知他做何感想。呵,我这卑贱的份,怎么会痴心妄想呢。我缓缓的闭起了眼睛。

“今天你要是敢拒绝,老子就弄死你,你信不?我才不管你什么卖艺不卖呢,只要你进了这里,不让我足了,就别想出去。”

那醉汉上前拽住我的胳膊,毫不留地把我扯到沙发上,一把我的袖子。可是没有人知道的是我竟然顺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玻璃藏在手里。

如果不能阻止他,我就自我了结。不知道如果我现在求裴曜竣他会救我吗。算了吧,不要让自己更加的难堪。

我知道再也不可能了,在我激烈的挣扎中前的服已经被醉汉,我看着他已经扭曲的脸,还有他恶心的粗糙的手掌在我,然后慢慢往上滑,我的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我捏紧了手里的玻璃茬,随时准备要行动了。

就在他那大手要滑向关键部位的时候,裴曜竣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厉声大喝一声。

“够了,今天到底是干什么来了。说好的有要事商量,你就是这样胡闹的吗,我们可没时间陪你。”

裴曜竣的出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今天的裴曜竣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在我上的醉汉虽然说喝了酒,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尤其被裴曜竣这样一吼,更是停住了手,不敢再继续。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没想到体一松,手中紧握的玻璃竟然清脆的砸在了地上,还裹挟着我的刺眼的血液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那醉汉一看这场景,更加的生气了。

“你这个竟然想袭我。”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