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可怕!

第23章可怕!

虽然我闭着眼睛,可是他说的这番话我全部都听到了。我何尝不想像一个普通孩儿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我不能父亲现在还在牢狱之中,母亲又是那个样子。

如果我不努力赚钱,之前为了贷款所拍下的照就会全部出去,而且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将父亲捞出来。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揪着痛。

这个时候,裴曜竣轻轻地凑到了我的面前,我的耳边轻声说。

“刚才那个男人是用哪只手碰的你?”

我有些惊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那一脸恐怖的神。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吗?那我可就让人把他两只手都剁了。”

我没有想到裴曜竣竟然这样的残暴,刚才的那个人固然是可恨,可是我想毕竟也有些太残忍了吧!

我连忙举着右手喊了出来。

裴曜竣轻轻的摸着我的手,趴在我耳边轻声说着,好的,明天你就等着看新闻吧。

裴曜竣说这番话的时候让我忍不住了个冷颤,他上所散发出来那阴鸷的气息令人害怕。

“你要怎样?”

“我要怎样你就不用管了,好好养体吧,还有,我刚才所说的话你最好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绝不会答应的。”

裴曜竣本来都要转离开的,听到我这样说,立马回过来,一眉,有趣的上下量着我。

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低下头来一下子吻住了我,那个吻那样的激烈,让我来不及抵挡。

他的舌头就那样轻而易举的占据了我的口腔。我用力的抠着他的肩膀,使劲的拍着他,可是他根本就不为所动。不管我怎样推搡他都依然稳如泰山,没有任何的化。

就像一块巨大的滚烫的石头一般我的上。

我的眼泪缓缓地淌了下来,他也感受到了这一股滚热的液体,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泪眼朦胧的我,伸出手来,为我轻轻地擦拭掉眼泪。就转离开了。

这我都很忐忑,我不知道是为那醉汉还是,为他所说的那一番话,还是为他上所散发出的那种阴狠的气息令人感觉到恐惧和害怕。

第二天一早,我就开手机查看有没有什么新闻。果不其然,在新闻的头条赫然跃出几个大字。

某市,政府要员醉酒后与某店子,现已被立案查。

那个人的一张大脸出现在屏幕上,但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右手竟然绕着纱布。我不想到了昨晚裴曜竣所说的那一番话。

心里了个冷颤之余也明白了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出手。果然是混迹义江湖多年,手腕真的很毒辣。

像他这种人,我最好还是离得远远的好,我是惹不起的。

裴曜竣进来的时候看着我翻手机愣出了神,瞥了一眼我手机上的容。云淡风轻的说着。

“这个结果你还意吗。”

“我,你……”我结结巴巴的有些不知所云,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要表示开心还是不开心。

“你也不用感觉到有什么心理负担,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是他罪有应得。”

我沉沉的点了点头。

“你今天在再这里休息一天,明天我就送你回家,你不用担心,既然你不想待在这里,我是不会勉你的。”

裴曜竣难得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话,眼神也看着平和了许多。他温柔的时候倒是也不那么令人讨厌吗,反而还有些令人喜。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裴曜竣男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嘴语上扬地对我说道。

真是今天惊喜连连呀他的各种反应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啊,没有啊。”

“还说没有,明明都看到了,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裴曜竣邪魅的笑着,鼻尖都快要蹭到我的鼻尖上了。

我的眼神都无躲藏,只好左右的看着。

“你别乱说,我才没有呢!”

“行了,不和你闹了,等一下,李婶会把饭端进来的,你乖乖把饭吃了,在这里好好休息,今天我就不回来了。明天你觉得体好一点,自己想走就可以走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该走了,之前拼命的想离开这里,但是现在竟然有了一些眷恋的感觉。我可真是奇怪。

离开了裴曜竣的别墅以后,我就投入到了的赚钱之中,不管是什么样的活,就算给我再低的价钱,只要能有钱我都干。为了尽快赚到利息,也为了能尽早的把父亲从监狱之中捞出来。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了将近一年的省吃俭用和努力赚钱我终于攒够了钱,可以捞父亲出来了。

自从上一次离开了裴曜竣的别墅以后,我也再没有见到过他了。虽然常常会想起他,可是,我还是会努力克制住自己,他也没有再找过我。原本以为我们就会这样的告别了,再也不会相见。

不过还好,只要父亲出来了,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在狱中父亲的毒也戒了,虽然之前一直对父亲吸毒的原因很是疑。可是年少的我也没有任何的力量去查询。能做的唯有默默地守住这个家。

从监狱里把父亲接回来的时候,看着父亲那一脸憔悴,和迅速衰老的模样,我很是心疼。

但是袁莉除了嫌弃,再也没有更多的话语。父亲看着她,也早已经习惯了他这样子。便不再跟他多计较,而还拍着她的手,轻声的说道。

“这段日子里,你和宁宁辛苦了。”

我可以看出袁莉眼眶中泛出的泪,母亲和我一样的倔,只不过以前那样舒适的生活过惯了,以至于后来突如其来的这一系列事让她难以接受,才会导致她现在这个样子。极其的爱慕虚荣,却又不堪生活给予的重担,反而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母亲呀。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