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找事

第十二章:找事

“谁能有和安小姐一样的雅致呢,毕竟一大早就来御花园堵人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柳七七说的平淡,缓慢却不失气势。

“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是来堵人的”安流婷一脸怒意。“我跟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可不一样,可别拿我跟你比,你比不起。”

不过是说了句不轻不重的话,就能把她给气到,这安家的人还真是自大的很啊。

柳七七淡淡的回应:“来历不明,总比给自己家丢脸强了许多。”

“你”安流婷突然上前抬手就抢过了柳七七手中的草药,一脸得意的看着柳七七。“这草药你想拿到哪里去你身为御医擅自更改官服,还敢偷拿草药,若不是我碰巧路过你是不是就带走了”

柳七七正在疑惑安流婷为什么改口了就听见后边有人说话。

“怎么回事”不轻不重,不快不慢的语调让柳七七很快就猜出了来人是谁。

“三殿下。”柳七七俯身行礼。

“拜见三殿下,三殿下,这女人身为御医却随意改变官服,还偷拿草药,小女就说了几句,她就拦住了小女。”安流婷可怜兮兮地说,全然不像刚才那样刁蛮。

柳七七不得不感叹这宫里的人倒是一个比一个会演戏,毕竟安流婷是安家的女儿,虽然比安流琮年长,也不过大了一岁,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女子如花似玉的时候,她这样口气一软,虽然是以告状的口吻,却也不会让人与她之前的蛮横联想在一起。

“草药给我。”柳七七没有闲心跟她在这磨蹭,直接开口要东西。

“三殿下你看,她都被我发现了,还好意思跟我要回来,真是不知廉耻,果然是没有爹娘教养的人。”安流婷仍旧步步紧逼,“也不知这样的人如何能照顾摄政王殿下。”

柳七七眼神一冷,“我是孤儿,你有家族,你便有理了”

被柳七七这样一看,安流婷猛地一颤,但还是挺起了身子:“怎么,我可是安家大小姐,你一个来路不明的江湖骗子,难不成三殿下还会听信你的话”

“安小姐怕是忘了,本官是御医,若是按照宫中的阶品,秀女可是要给御医行礼的。”柳七七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尉迟仪,“三殿下,本官说的可对”

“嗯。”尉迟仪也淡淡地应了一声,自始至终他不曾多说一句话。

“安小姐,既然你这么重视身份,以后见了本官记得行礼,不然三殿下可是会生气的,还有”柳七七语调不变,平淡地说,“那株草药不是本官偷拿的,是明心宫和昭颜宫送来的丫环弄坏的,这么珍贵的草药可是带有剧毒的,安小姐没看到刚才本官是怎么拿的吗,那两个丫环现在还在芝兰院跪着,安小姐若是不信,可以去看看,只是,这么长时间了,安小姐怕是走不动了吧。”柳七七双手抱臂,好整以暇。

听到柳七七说她手里的草药有毒,安流婷吓得赶紧抬手想扔到地上,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柳七七,你明知道草药有毒,为什么要害我”说到最后,已近乎于大喊,哪里有半分刚才得意的样子。

“安小姐不是说这是本官偷拿的,还跟三殿下禀报了,怎么,难道不是吗”柳七七上前捏着摘星草尾端的茎,从安流婷手里抽了出来,敢这样说她,她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安流婷,反正她已经得罪了安流琮,也不介意再加上一个。

“我,我不过是与御医开个玩笑,没想到御医这样小气,连玩笑也开不起。”安流婷咬着牙说,柳七七,敢让她这么难堪,就给她等着。

“那本官也跟安小姐开个玩笑,这毒安小姐自己解吧。”柳七七看着安流婷还想说话:“安小姐莫要忘了,本官是御医。”只为摄政王治病的医师。

“柳御医在找什么”尉迟仪终于说了句话,却是在问柳七七,原本他来到这就是偶然,是看到柳七七与人起了争执,一时好奇才留了下来,本就没他什么事,不过,他倒是对这个御医有了些兴趣。

柳七七四下看了看,又转回了头,没有。

“三殿下,柳御医。”沐晴一脸惊讶,却还是行了礼,在这宫里,不是什么都能问的。

“沐晴”柳七七挑挑眉。

“柳御医叫奴婢有什么事吗”因着柳七七之前帮过她,对于柳七七,她还是很感激的。

“柳御医,身为医师,你见死不救,还如何能为摄政王治病”安流婷不死心地问。

“哦是吗为你治病也得要摄政王同意啊。”柳七七微微一笑,抬高了些声音:“你说对吗,摄政王”

在场的三人都愣住了,摄政王在安流婷彻底慌了,那,她说的话,摄政王听到了多少安流婷愣愣地站在那,说不出话。

尉迟慕卿见被叫了出来,也就径直走了过去,随着出来的,还有尉迟锋。

在经过柳七七时,尉迟慕卿停了一下,便走了过去。

“丫头,去找个瓶子装上水,捏着这草药的茎,送去太医院,太医知道该如何做的。”柳七七将草药递到沐晴手里,“五殿下,问你借一下丫环,不介意吧”能跟着他出来,必定是他的丫环。

“啊,不介意,不介意,沐晴,你照着七柳御医说的去做。”尉迟锋挠了挠头,果然,什么也瞒不过她。

“是。”沐晴结接过,行礼后就离开了。

“皇兄。”尉迟锋上前给尉迟仪打了招呼,“皇兄在这,可有什么事”

“没什么,碰巧罢了。”说完,尉迟仪停了一下,不知看向了谁,也离开了。

“七七,她怎么办”尉迟锋指了指安流婷。

“与我何干。”柳七七看也不看安流婷,径直走了回去。

“柳七七,我若是能活着,一定要你好看”

柳七七丝毫不管后边安流婷的威胁,走回了芝兰院。

“哎,七七,你怎么知道我和皇叔在的”尉迟锋好奇的问,“不过你刚才是真的,解气。”他丝毫不担心安流婷会打击报复,就那个蠢女人,怎么可能伤到七七再说了,还有他呢。

“我不知道你在。”她只是闻到了紫阳殿的熏香味。

“啊那为什么你知道皇叔在”

她只是昨夜里递了张纸条,让尉迟慕卿记得出来转转,动一动,总比整天坐在殿里要来的舒服,只是她没想到,这一提醒,竟然让她赚了个便宜。

柳七七微微一笑,“我诈了一下,谁知,撞大运了。”

尉迟锋看着柳七七算计得逞的开心模样,虽知她可能说的是假话,可看到柳七七这样高兴,他也没有继续问。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