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天塌了

喝完鸡汤后,靳言拥着我一起躺在了床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心里那些纠结的情绪又随着这温情的氛围渐渐淡去,睡意很快袭来,不知不觉我们就这样抱着在病床上睡着了。下午时分,靳言已经确定无碍了,阿松去办理了出院手续后,我和靳言一起走出了病房。

快走到急诊处门口的时候,几个医护人员匆匆推着担架车冲了进来,场面似乎十分危急,我下意识看了看躺在担架上的病人,病人的身体已经被一床白色被褥盖住了,露出来的脸上血肉模糊,一只手露在了被褥的外面,工工整整的西装袖口隐隐透露着这个患者的身份。

见这个情况,我和靳言连忙退到一旁,看着医护人员推着患者从我们身边匆匆而过。突然之间,我感觉到靳言的身体强烈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他松开了我的手,飞快冲了上去,在医护人员猝不及防之际他一下掀开了白色被褥,他当时眼神里的震撼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爸!爸!……”靳言失声地大喊道。

“患者刚刚发生了车祸,性命危在旦夕!请不要干扰救治工作!”两位护士连忙推开了靳言,其他人继续推着担架车往手术室的方向匆匆而去。

靳言一下挣脱了两位护士的阻拦,不管不顾地跟随着担架车往前奔跑,我大脑一片空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完全惊呆了!

我下意识地追上了靳言,此时靳言像是受了相当大的刺激一般,已经完全无暇顾及我了,我好不容易拉上他的手想劝慰几句,但他用很大的力气甩开了我的手,随后继续狂奔,直到担架车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大门瞬间关上,红灯亮起来,他被迫停止了奔跑,直直地跪在了地上!

“靳言,靳言……会不会认错了?万一不是你爸呢?”我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喊道。

靳言的头缓缓地低了下去,他依然跪在原地没有起来:“是他……是我爸。我cao他妈是谁干的!谁把我爸给撞了!”

靳言突然一声狂吼,声音里透着无尽的伤痛。我蹲在一边,突然觉得言语无比苍白,我竟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劝慰什么。

不一会儿,又有两位看着年纪较大、穿着百搭贵的医生匆匆过来,直接绕开了我们快速进入了手术室里,似乎情况十分危急。

一位穿着手术服的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高声喊道:“刚才谁说是这位患者的家属?!”

我和靳言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忙询问情况到底如何。护士根本来不及跟我们解释更多,只说患者独自驾车行驶到立交桥之时突然不知道为何急转弯冲向了一旁的护栏,连人带车直接从立交车上坠落,不过万幸警察赶到的时候患者还有生命体征,所以紧急之下送到了最近的医院,医院目前并不确定患者的身份,让我们及时联系交警询问具体情况。

当时靳言已经急疯了,他无比确定躺在手术室里的人就是他的父亲,他一把揪住了那位护士的衣领,极其不理智地喊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活我爸爸!如果我爸爸有什么不测,我不会放过你们!”

他此时已经气急攻心了,我连忙拉开了他,我说:“医生都在尽力抢救,你别为难在救你父亲性命的人!你冷静冷静,先联系你许阿姨问问!万一不是你爸呢!”

靳言无望地摇了摇头:“不,就是我爸,那件西装整个H城只有我爸有,我爸穿的都是纯手工定制的西服,我刚才确定了,他的袖口处有“X·C”两个字母,是他名字西城的拼音缩写。”

我登时也凌乱了,我完全能体会和理解他的心情,我明白他此刻心情的起起伏伏,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阿松让他确定具体情况并通知靳言的继母许阿姨,之后我又联系了刑风告诉他发生的情况。

打了一通电话之后,我扶着靳言在一边坐了下来,因为医院目前并不确定我们和患者有直接联系,所以没有让我们办理相关手续。

十分钟后,阿松给我们回了电话,确定了出事的人的确是靳言的父亲,据许阿姨说,靳言父亲本来不打算出门,但是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突然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出了门,也没有告诉许阿姨去哪里,只说有点事需要处理,然后急匆匆就走了。

二十分钟后,刑风第一个赶到了医院。他走到我们的面前,先是扶住了靳言的肩膀,紧接着说:“这家医院的实力不行,等急救措施做好以后,我们必须迅速转院。”

刑风到底比我们年长,遇到突发事件时处理更加成熟,靳言抬起头看了一眼刑风,点了点头,无力地点了点头。

刑风又说:“我已经让人赶去了交警处,交警正在调取当时的监控录像。你爸的车已经撞坏了,现在被交警拉到了交警大队。我已经找好了关系,让他们一定要调查清楚当时事情发生的经过,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

“靳伯伯平时都让司机开车的,这一次怎么会一个人独自开车出门?”我不禁问道。我知道靳言和我一样,心里都觉得蹊跷。

刑风拍了拍我们的肩膀,安慰道:“目前结果还没出来,先别想太多。我先去缴费。小书,你好好安慰靳言。”

我点了点头,刑风随后匆匆下了楼。不一会儿,阿松和阿杰扶着许阿姨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许阿姨人还未到,哭声便先传了过来,她一直以来和靳言父亲十分恩爱,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许阿姨的心情可想而知。

靳言站起来朝着许阿姨走了过去:“阿姨,爸爸他正在抢救,你先别哭,现在还不知道情况。”

“下午他要出门的时候我的眼皮就一直跳,我让他别出去,出去让司机开车,他说没事非要出门。”许阿姨一边哭一边说道。

“阿姨,您先别难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都为靳伯伯祈祷吧。”我见状,连忙上前拉着许阿姨坐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又过了半小时,刑风再度匆匆出现在我们面前,见许阿姨来了,刑风忙说道:“表姐,靳言,我已经联系了中心医院那边的王主任,他在外科手术上是H城的权威,目前正往这边赶。中心医院我也联系好,我们争取能够尽全力让姐夫得到最好的医治。”

“好,好,多亏了你,阿风。”许阿姨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对刑风说道。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在这个过程里,刑风所说的王主任已经匆匆赶到并很快进入了手术室。王主任来后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位医生出来告诉我们靳伯伯的伤势非常严重,目前正在全力抢救,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有限,王主任建议迅速转院治疗,现在征求家属的意见。

此时许阿姨意见完全没有了主见,刑风作为旁系家属不好发言,靳言脸色一片苍白,头上冒出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随后他点头,同意了转院的建议。

于是,很快靳言父亲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救护车,匆匆往H城最好的中心医院驶去,靳言跟着救护车前去,我陪着许阿姨坐上刑风的车跟着救护车一路急行。到了中心医院以后,靳言父亲再度被推进了手术室,他一直深度昏迷,情况危在旦夕。

到了中心医院后,漫长的一天一夜里,靳言的父亲经历了大大小小多次的手术,每一次手术都是靳言颤抖着双手在单子上签字,中途过程里医生还下了八张病危单,每一次看到靳言颤抖着双手用极大的心力在手术单上签字时,我的心都跟着痛到了不行。

他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也没睡觉,除了医生出来他第一时间冲上去之外,其他时候他都是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坐着。第一张病危单下来的时候,许阿姨就已经晕倒了,刑风照顾着许阿姨,我陪着靳言,我亲眼看着他如此难过却毫无办法。

第三天傍晚,靳伯伯终于从手术室转入了重症监护室,王主任说他们该做的已经做了,但靳伯伯的脑内淤血过多、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害,就算能够成功活过来,也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消息让我们刚刚轻松的心情再度变得沉重起来,靳言听到后一言不发地走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通过窗户望着躺在里面的靳伯伯,许久,两行泪从他的眼中流了下来。

王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力地摘下了面罩,十分沉重地说:“我已经尽全力了。”

靳言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转过头来,木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惨然道:“我终于知道什么感觉叫做天塌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