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恨过,但发现爱你更多

靳言仅激动了一下,却又自嘲似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酒杯,突然无比真诚地对我说:“我想了很久,我为我对你所有的伤害道歉,过去一切皆是我有错在先。他说得对,我对你是不负责任的喜欢。我祝福你和赵秦汉能够幸福!”

我的心开始揪心地疼,当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看到他眼眶微微泛红、且有泪光闪动之时,我有一种想原谅他所有的冲动。

我们对视了仅一秒的时间后,他率先避开了我的目光。他丝毫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很快就端起满满一大杯酒仰头全部喝尽。随后,他把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有些踉跄地站了起来,带着醉意地说道:“我……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幸福。”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吧台,掏出了卡,连数字是多少都没有看就直接刷了卡。那一刻,我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想走过去,我想告诉他他误会了我和赵秦汉的关系,我想告诉我我从没有真正在心里怪过他,可是,我正想上前之时,赵秦汉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我着急地望着靳言,他一回头,刚好看到了我们牵手的画面。那一刻,我无法形容他眼神里投射过来的忧伤与绝望。那种感觉,就像他今晚所唱的那首歌一样,充斥着浓浓的颓废、哀伤及绝望的气息。今晚的他,一点儿都不像他。他从前不会这样,他是不可一世的靳言啊,他今天是怎么了?他怎么可能在气势上输于别人?这有悖于常理。

他忧伤离开的模样让我心动,我不禁甩开了赵秦汉的手,不由自主地冲出去推开门,可是大街上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了他的踪影。

那一刻,眼泪从我的眼角悄然滑落。我盲目地四处张望着无人的街,心里涌起一阵悲凉。

赵秦汉追了出来,他站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说:“小书,他已经走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摇了摇头,我依然站在原地,我的内心茫然又沮丧,有一种彻骨的悲伤萦绕着我。

叮叮……我的短信铃声响了,我掏出手机,屏幕上的一句话让我潸然泪下,他说:“我思考了整整两年,恨过你,最后发现我爱你更多。”

我疯狂地奔跑,我发疯似地大声喊着靳言的名字,我沿着马路跑了许久许久,我无法形容那一刻我心里的难过与揪心。

种种隐忍着的情绪,种种压抑在内心的恨,种种只能埋在心里的痛,在那一刻突然像是得到了释放。知道他也痛着、他也爱着、他也恨着的时候,心终于感觉到了一点点欣慰。毕竟,爱与痛皆有他陪我,他多多少少陪我了啊。我不是一个人在痛,这样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我痛苦得胃一阵痉挛,我蹲在了地上,手紧紧握着手机,泪水一滴滴地打在了手机屏幕上,赵秦汉无言地跟在我的身后,离我大概一米远的距离,静静地注视着我,不敢上前打扰我。

我盯着屏幕看了许久许久,傻子似地不断把暗了的屏幕再度摁亮,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解锁看信息,那一句话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字的一笔一画都雕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一句“最后发现我爱你更多”,足以抵挡这两年沧海桑田的变迁。

我呆呆地蹲了许久,终于收拾好了情绪,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的腿已经发麻像无数蚂蚁在噬咬,赵秦汉连忙过来一把扶住了我,他轻轻地说:“我们回去吧,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就会好的。”

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什么都不问我,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哭,但是此时我没有关心赵秦汉的心情,我心里满心满意住着的人都是靳言。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是。

赵秦汉叫了辆出租车,扶着我上了车,带着我回到了学校,并送我到了宿舍楼下。

洗完澡后,我躺在床上,盯着那条短信看了许久许久之后,我回复了一条讯息:“谢谢。”

他应该醉了,他回家了没有,他不会露宿街头吧?阿松阿杰应该会来接他吧?我心里涌起了种种疑虑,我有一种想打电话给他的冲动,可是我又忍住了。

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居然回复我了,只是那上面显示的两个字加一个问号让我一头雾水,他竟然回复我:“你是?”

我愣住了,我本能地感觉应该不是他,直觉告诉我,或许是沈紫嫣……一想到他现在正在沈紫嫣的身边,他醉酒的时候有沈紫嫣在照料,我刚才还翻云覆雨的心瞬间有一种时过境迁的苦涩。

我没有再回信息,没想到那一头却不依不饶地再度给我发了条讯息:“他给你备注的名字叫做ML,你到底是谁?”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ML?是什么意思?是love的意思吗?……不过,这么想又有什么意思呢?沈紫嫣在他的身边陪着他,是必定无疑了。呵呵。

“你和他什么关系?我问你呢。”她又发了过来。

见我不回,干脆打电话过来了。我心里一阵心烦,直接把手机关了机,躺在被窝里,心情萧瑟,辗转难眠。

隔天我还在寝室睡觉,我们宿舍便传来一阵紧凑的敲门声,大家都被惊醒了,韩小水去开了门。

门刚打开,五六个姑娘就冲了劲来,为首的那个人是那个染了一头白色头发的短发,当看到短发时,我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还穿着睡衣,为了避免殃及无辜,我连忙从床上爬了下去。当我下去的时候,沈紫嫣已经进了门。

短发依然暴戾如昨,见我下来,一上来就猛推了我一把。沈紫嫣喝了一声:“天爽,慢着!我有话问她!”

我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同寝室的人都受到了惊吓。大家都已听过陈天煞的大名,知道这个女生比男生还要暴戾冲动,于是整个宿舍人心惶惶,胆小的杨梅吓得躲到了床铺的一角。

沈紫嫣朝着我走了过来,她走到我的身边问我:“我只想确定一点,13655887898是不是你的号码?”

她既然敢冲到宿舍来,自然是已经调查过了。我于是点了点头说:“对,请问有什么事吗?”

短发一听我承认了,顿时嘴巴又歪向了一边,恶狠狠看着我一副作势要打我的模样,但被沈紫嫣拦住了。沈紫嫣又问我:“你对靳言说谢谢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我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她冷笑了一声,她说:“很好!从你来这学校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安分!”

“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我明知故问道。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他的号码,为什么对他说谢谢。你最好和我说实话,不然的话……”她气呼呼地说道。

“不然会怎样?”我问道。

她还没说话,我就听到了短发把手指关节弄得咔咔作响的声音,她龇牙咧嘴像魔鬼一样故意在我面前晃了一下,以提示我她的恐怖。

我不知道为何,明知道可能会挨打,但是我心里一点儿害怕都没有,反而笑了,我说:“沈紫嫣,你不觉得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暴力举措很幼稚吗?你认为你每打我一次,就能更赢回靳言的心吗?恐怕未必吧?”

我话刚说完,短发就跳了起来。沈紫嫣喝了一声,她才悻悻作罢地一拳砸到了墙上,巨大的震动让我和我的室友们都心头颤了一下。这个人真的是一个狠角色。

“他每一次选择的都是我。”沈紫嫣虽然回答得振振有词,却明显脸色有些心虚。

“你还记得刑雨吗?”我直视着她,望着她的目光,我说:“你应该比谁都更清楚,你和靳言为什么会在一起。”

我朝前走了一步,她因为心虚往后退了一步,她说:“那又怎样?你如果不是沾了刑雨的光,你以为你和靳言会有可能吗?别做梦了!他不过拿你当替身而已!”

“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担心。我既然是替身,你又干嘛表现得对我这么在乎?”我反问道。

她一阵哑然,随后悻悻地说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能被偷走的,都不是真正属于你的。”

“你……”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我告诉你沈紫嫣,这里是学校,我是正正经经在这里上学的学生。你今天带着外校的人来打我,你最好想想后果。”我反而更义正言辞了。

“你……想不到两年不见,你倒是伶牙俐齿了很多。”她用手指着我,略显激动地说道。

“一个女人如果学不会用爱去征服一个男人,即便她得到了,也同样会失去。你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自始至终都对你的爱情那么没有自信!”我脱口而出,当我说出的那一瞬间,我自己都惊讶了。

何时起,我突然变得如此有底气了?

门开着,外面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女生。我的话一出口,大家不由自主地为我鼓起了掌。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了傅杰我们宿舍的事儿,和我住在同一栋宿舍的她突然出现,并且直接站到了我的身边,和颜悦色地对沈紫嫣说:“紫嫣,如书做了什么惹你这么生气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