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球球不见了

小画的话很煞风景,不过我明白她有些故意的成分,从她知道靳言来我这儿做服务员开始,她对靳言的态度就一直很不友好。她这么说,当然是说给靳言听的。不过,我们大家都是一愣,刑风和大姐瞬间很是尴尬。

靳言重新出现的这件事,其实刑风和大姐心里我想多多少少也都觉得别扭。但是他们已经足够成熟,无论面对再匪夷所思的人与事都不会发表太多看法,也都会用一种包容的态度去看待,不会轻易去探究别人的隐私,也会小心翼翼地尽量避免尴尬,维持着人性那种恰如其分的温度。小画自然还没有到达这个境界,她心里依然对靳言有着无数的埋怨,也生怕靳言的靠近再次伤害到我。

所以,接下来我平静地问她:“然后呢?”

她愤怒地看了靳言一眼,指着靳言说:“我觉得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坐在这里。这是我们的家人聚会,你又出现干嘛?陶梦然的肚子都那么大了,你怎么不去照顾她?是不是看她现在落魄了,我姐现在过得不错,所以你又回过头来找我姐了?”

“小画,今天是中秋,不要这样说话。”大姐适时提醒了一句。

“我前两天去医院妇检的时候看到那个陶梦然了,肚子看起来起码有五六个月了,人看上去脏兮兮的,而且现在好肥啊,脸上看起来坑坑洼洼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要不是医生叫她的名字,我都没认出来是她。”小画悻悻地说道。

我低着头拨弄着眼前的牙签,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小画见大家都不说话,又说:“这个陶梦然,每次都诡计多端的,别人都进去了,她倒好,依然逍遥法外。我拉着她和她吵了一架,当时她看着我的目光好可怕啊,她说她不会放过我姐的。姐,你以后可得当心一点,说不定哪天她就冲过来找你麻烦了。到时候她一个孕妇,要是故意找你碰瓷的话,你真的吃不了兜着走的。”

小画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禁警醒了几分。这些日子因为生活渐渐回归平静,我渐渐都放松了警惕。小画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有可能。

靳言也一直没有说话,小画又对靳言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们之前表现得感情那么好,怎么她出事了你现在却不管了,跑来投奔我姐了?靳言,你说话啊。”

这时候,靳言缓缓抬起头来,他看着小画说:“以前的事情该解释的我都和你姐解释清楚了。”

“姐,你要原谅他?你别忘了他当初是怎么伤害你的。这世界那么大,多少男人可以选择,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吊着一棵树不放呢,累不累啊。”小画皱着眉头看着我问道,又说,“而且现在陶梦然怀孕了,孩子生下来是他的话,你怎么办?”

“孩子不是我的。”靳言连忙说,“我敢保证。”

“这事儿除了亲子鉴定,不然谁能相信。”小画不屑地说道。

我本来平静的心情被小画这么一说,又有些乱了,这些日子以来原本心底涌起的对靳言的那一丝丝好感,瞬间又烟消云散了。

过去的确是过去了,但是那些过去在心里留下的刺,哪里是那么容易拔出来的。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我也尝试着问过自己,就算是不为了爱情,为了球球去接纳这个男人,我能做到吗?我问过自己千百遍,心里某一瞬间几乎告诉自己可以的时候,却突然联想到靳言和陶梦然亲密的画面,心里刚刚激起的那一层微微的涟漪便又瞬间聚拢,不再挣扎。

用情专一的人最难接受的便是辜负和背叛,事件的本身或许当时是情有可原,但是事件在后来衍生出来的一系列后果却难以消受。所以男女之间一旦有了裂痕,便很难修复如初,时间的流逝不会消除那些裂痕,那些痕迹依然会留在那里,看似淡化了,但每每想起还是隐隐作痛。

我再一次对靳言变得冷淡了,也不再让他接触球球。几天后,他痛苦地来办公室找我,他说:“小书,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我们之间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而是我想原谅,但是却无能为力了。靳言,你现在这样出现,对我、对球球都不利,于你自己也是一种痛苦。我们放轻松,让彼此慢慢忘记吧。我希望你别再这里上班了,现在我承受的流言蜚语很多,乡里乡亲都要说闲话,父亲也好几次提过说不想见到你。”我说。

“我在努力,我会努力让大家都接受我。”他诚恳地说道。

“你现在所做的,当初赵秦汉都做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一套了,乡下不比城里,观念没有那么开明。我们现在这样,只会让彼此为难。”我说。

“呵呵,又是赵秦汉。明明是他毁了我们一切的幸福,明明是他夺走了一切本属于我们的东西。现在好了,我成了罪人。”他听我这么说,顿时有了微微的情绪。

“我们都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他已经因为这件事彻底离开了人世,这样的沉重,让我们活下来的人怎么承受?你觉得就算我现在答应你我们在一起了,我们难道能够轻松吗?靳言,我想为自己活几年,你也为自己活几年,好吗?”我不禁问道。

“不好,我这两年所有奋斗的目标,都是为了能够和你在一起。小书,你懂吗?”他看着我,痛苦地问我。

“以前我也总觉得,因为爱你,所以要为你而活。也许我们就是因为太在乎彼此了,才会像现在这样都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现在我发现,为自己而活的人生才是真实的,才会平常心看待,才能平和地走过。”我说。

“我不知道离开这里,我能够去哪里。爸爸和许阿姨都安顿好了,靳飞和靳凡都长大了。我以为这一切过去了,我们一定可以重新组成一个小家,我会好好履行做爸爸的责任,而你会像过去一样成为我温柔的妻子。现在看来,是我想得太天真了。”靳言悻悻地说道,看着我苦笑了一下。

“回不去了,只有往前走。希望下一个路口,遇到全新的我们,或许会有全新的开始。”我说。

靳言就这样黯然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知道他依然不肯放手,我知道他依然还想继续努力。可是,前方已经没有出路了。我们的感情,俨然变成了趴在窗户上前途一片光明、却找不到出路的那只苍蝇。

晚饭的时候,我没有出去吃晚饭,厨师送来了一份我平时爱喝的粥和几样小菜,另外额外有一份补汤,闻起来很香,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这是什么汤?”我连忙问道。

厨师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对我说:“这是乳鸽汤,看你最近很累,我特地为你炖的。”

我一向不是特别爱喝油腻的汤,但想着厨师一片好意,于是就让他放在那里,后来我看一个综艺节目,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喝了小半碗汤,完全没顾上汤是什么滋味,等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好几口。

这一天晚上我睡得格外昏沉,等我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房间里异常的安静,好像有些隐隐地不对劲。

一般球球夜里都要起夜两次,可是昨晚我竟然没有听到他的一点哭声,而且格外安稳地睡到了早上,我这么一想,心忽然一惊,连忙顾不得一切地趴到了婴儿床旁边,一看里面的被子是鼓起的,可是一掀开,哪里还有球球的身影!

那一刻,仿佛天旋地转一般,我一下大哭了出来!我慌忙打开门,疯一样地大喊:“球球!球球!”

我这么一喊,好几个人都奔了过来,纷纷问我怎么,此时我已经崩溃了,我风一般地大喊着球球的名字,然后疯了一样每个房间都打开寻找一遍,那一刻内心无以伦比的绝望!

我突然就想到了昨晚的那一碗汤,我大声喊道:“厨师呢?厨师在哪里?他昨晚给我喝的汤一定有问题!”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茫然地看着我,我站在原来心里急得不行,却因为过于难过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花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才说出来一句:“我……我……球球丢了!球球不见了!”

我这话一出口,父亲直接瘫坐在地上,我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靳言的踪影,那一刻我的心都凉透了!我以为是靳言瞒着我偷偷把孩子带走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