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遇险

“好。”我小声应了一声,生怕声音过大引起小树的震动。

不一会儿,我看到靳言身上绑着绳子,慢慢地朝着我一步步地走过来,见我挂在树上,他一开始惊慌了一下,紧接着镇定地对我说:“我慢慢靠近你,你不要害怕,别紧张,一定要对我充分信任,慢慢把你的手递给我,然后我拉你上来。”

我点了点头,那一刻,看着他满脸紧张的模样,我心里又忽然欢喜了许多。山风吹来,他的衣服被风吹得膨胀起来,他一步步坚定地朝我走来,他脸上那坚毅的神情让我心痒,我惊讶于自己在这种时候还有花痴的本性,更诧异于自己口中情不自禁喊出来的那一声“老公”……

当我这一句呼唤喊出口的时候,他无比愕然地看着我,仿佛多日不曾听过这样的呼唤一般,就在我们四目相对、寂寂无言的时候,承重我的小树又发出了“咯吱”一声响,我尖叫了一声,他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迅速拉住了我的手!

已经整整近两年的时间我们没有触碰到彼此的手了!当他掌心熟悉的温度传来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便安定了下来!

他紧紧拽住我的手,沉声说:“你别慌,你用力拉住我,我现在开始慢慢往上走。”

我依言照做,他一点点地把我从小树上拉起来,当我脚尖着地的那一刻,靳言突然脚底一滑,整个人直直朝我的方向坠落下来!

那一刻,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靳言高呼一声:“糟糕!绳子绑着的那棵树承重力不够!我们要掉下去了!”

话音刚落,我们便从刚才救我性命的那颗小树边缘往峭壁上坠落下去,我慌忙中抓住了靳言的脚,靳言用力抓住了峭壁上一块凸起的石头。

一阵风把雾微微吹开了,我往下一看,天啊,下面还有好长一截!也就是说,假如靳言一放手,我们掉下去可能没有命了!

“我们今天可能会死在这里。”我说。

“小书,你刚才为什么喊我老公?”靳言边吃力地抓着岩石,边问我。

“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我老公。”我回答道。

靳言抓住的岩石有了一丝丝的松动,几块碎石从上方滚落,其中一块砸在了我的头上,我惊呼了一声,感觉头有些微微的沉。

“抓紧我!一定要抓紧我!”靳言在上面吃力地喊道,“你别说话!保存住体力!听着!小书!我们一定要活着走出这座山!知道吗?千万不能放弃!”

“好!”我咬牙喊了一声,此时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

我胡乱蹬腿,踩到了峭壁上的藤蔓,我试着微微的用力,发现这些藤蔓是可以承重的,于是我大声喊道:“靳言,这峭壁上的藤蔓好像可以踩!我们试着抓住这些藤蔓慢慢溜下去!”

“那样太危险了!”靳言急忙喊道。

“可是我们一直这样僵持着,我们都支撑不了多久,不如往下溜下去试试看,下面有一条河,我们到下面了再放烟火,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我说完,试着松开了他的脚,然后两手抓住峭壁上的藤蔓,脚也踩着,虽然这些藤蔓看上去很细小,但是承重力却十分惊人,虽然不能完全保证我的安全,但能够让我不至于一下掉到山谷中去。

我试着往下溜了一段,靳言也跟着我慢慢往山下溜下去,我们一步步地艰难地往下滑行,就算一不小心没抓稳,只要顺着峭壁滑行一段,依然可以抓住藤蔓保证自己不会急急往下坠落。

我们在峭壁上艰难地滑行了十分钟左右之后,突然闻到了一股神奇的幽香,自小见过兰花的我,明白这是兰花特有的香味。这香气如此浓郁,想必一定有很多株兰花幽居在这里。

当我意识到这个的时候,我内心忍不住欢呼起来,靳言想必也闻到了香味,他迅速滑行到我旁边,问我:“什么这么香?”

“这就是我们寻找的兰花,估计这里应该有很多,我们要发财了!”我不由得兴奋地喊道。

我这么一激动,一下失神往下坠落了下去,靳言连忙拉住我的衣服,但峭壁上的藤蔓根本不足以承受我们两个人的重力,我们完全不受控制地掉了下去,当我以为我们要死了的时候,我们却发现我们好像掉在了一团巨大的海绵上,两个人除了皮外伤之外,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摸,发现我的身体底下冰凉又绵软,似乎并不是地面。靳言就掉落在我的旁边,他随即坐了起来,当看清楚身子底下是什么的时候,他先是捂住我的嘴,然后极其小声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说话,是一条巨蟒!”

我听他这么说,浑身都抖了一下,我低头仔细一看,可不是,我们的身下竟是一条身子长达好几尺、身上花纹像树皮的巨蟒,我们刚好落在她的身子上,她的头被雾气所笼罩,我们根本看不真切。

原来真的如同奶奶所说的,这山底下有一条巨蟒!我吓得浑身忍不住地抖,靳言紧紧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动,我们警觉地看着周围,竟发现这一片平地上都是怒放的兰花,而且都是我们从没有见过的品种!

这里每一株兰花都散发着兰花的幽香,每一株的姿态都是那样地优雅而高贵,那股花香真是沁人心脾。看来,巨蟒之所以在这里存活这么多年,是因为这里是山间灵气聚集的地方,连我和靳言在这里,都感觉到格外的神清气爽。

自小便在神女山附近长大的我,竟从不知道神女山还有这样的一面。只是眼下,我们可能很快就会被巨蟒所吞没,我们坐在巨蟒的身上一动都不敢动。我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我发现靳言也在慢慢的平静。

他突然放开了捂着我嘴巴的手,微微一笑说:“反正我们也逃不出去了,不如我们说说话吧。”

“她怎么一动不动?她怎么了?”我小声地问道。

“不知道,可能在睡觉。”靳言说。

一阵山风吹来,把雾气又吹淡了许多,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看到巨蟒的头被挂在一棵树上一动不动,我轻轻地说:“她好像是受了伤。”

靳言也看到了,靳言说:“我过去看看,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我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要,要去一起去,要死一起死!”

他又一次愣住了,他喃喃地说:“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好熟悉。”

我差点儿脱口而出“我们当然很熟悉”,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此刻不是矫情的时候。

我们试图站起来,发现巨蟒依然一动不动,于是,我们斗胆慢慢朝着巨蟒的头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走去。

我们走了几步之后,发现巨蟒还是一动不动,似乎真的是动不了了。那一刻,我和靳言的心里都不由得放心了许多,不知道何时起,靳言自然而然地拉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握得那么那么紧……当快要走到巨蟒的头的附近时,他扭头对我说:“等下如果有危险,你就赶紧跑,不要管我,听到吗?”

他的语气好像从前啊,听得我心里一阵莫名的心酸。我们慢慢接近巨蟒后,才发觉巨蟒的头部好像被什么坚硬的物体削去了一块,而且她的身体被卡在一棵树的分岔之中动弹不得,如果不是因为她受伤了,我想她是绝对能挣脱这棵大树的。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庆幸,如果不是她受伤了,可能此刻我们已经变成她的食物了。

“她头上应该是被挖掘机挖到的,挖到之后她一路逃回来,等快到家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所以才会被大树卡住,因为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看她的样子,应该卡在这里好几天了。”靳言仔细看了看,然后分析道。

“对,前几天刑风的工程队刚刚派了挖掘机过来准备修路,也许不小心误伤了她。”靳言这么一说,我顿时恍然大悟。

我们说着说着,巨蟒的一只眼睛忽然睁开了,她的眼睛里流露的不是凶光,而是一种苦苦的哀求,而且,那只眼睛里居然流出了眼泪一样的液体,仿佛在求我们去救她。

“靳言,她哭了?”我喃喃问道。

“蟒蛇是不会流眼泪的,可能是发炎了之类的。不过像这么大的蟒蛇,按照迷信的说法已经成精了,也许她懂人性也不一定。”靳言说道。

“我们得救她,我们不能让她就这样死去。”那一刻,我心里不禁下定了决心。

“好。”靳言的心里大概也和我一样,所以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此时,我看到蟒蛇的眼睛又睁开了一下,似乎又有眼泪流了出来。

“我们先想办法把她的头从树上挪下来,我们要小心不要碰到她的伤口。小书,你找找你的包里有没有消炎药之类的药物。”靳言冷静而迅速地做出了决定。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