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又是陶梦然

我连忙打了靳言的电话,不想听到靳言气喘吁吁地在电话里问我:“怎么了,小书,我在沿着河边跑步!”

当听到靳言这么说,我的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什么?!球球没有被他带走,那球球会被谁抱走了?!

怪不得最近连续好几天我的眼皮都一直在跳,当看到电视里拐卖儿童的新闻时我还一直庆幸球球的生活环境一直很安逸,不用像那些孩子一样承受那些无端的流离之苦。

我没有想到,转眼……转眼我的球球会在一个夜晚消失不见,而我竟然无知无觉安睡了一整晚!我想到这里,便根本无法原谅自己!

“球球丢了!”我急得大哭了起来,脑袋仿佛爆炸了一般,完全不知道所谓。

“什……什么?!我马上回来!”电话那边传来急促的嘟嘟声。

我蹲坐在地上,人事的小吴提醒我说:“潘姐,你调监控看看,看看是怎么回事,我们房间门口都有监控,应该能够看到你房间的录像!”

她这么一说,我们所有人连忙去了我的办公室,我几乎疯一样地跑过去,打开了办公室上锁的门,把一段段的监控调取出来,开始快速地浏览。

这时候,靳言冲了进来,大惊失色地问我:“怎么回事?好好的球球怎么会丢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起昨晚的经过,因为员工们都住在东边的员工宿舍,离我的住处有一定距离,昨晚奶奶不怎么舒服父亲去陪奶奶一整晚,所以房间里只有我自己带着球球,原本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我喝了那碗汤之后似乎就直接睡着了,临睡前的一切都记不起来了,只依稀记得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三婶把球球抱了进来,放进了婴儿床内,对我说:“小书,你自己看着点儿,我晚上要给你六哥做饼吃……”

后来我挣扎着起床给球球喂了奶,见他抱着奶瓶也睡着了,我便直接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了天亮,压根不记得房门有没有上锁!

靳言走到了我的旁边,此时我已经无力支撑了,他俯下身来在我耳边说:“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一定会!”

所有人都慌了,大家都帮着到处找,到处喊着球球的名字,父亲着急地给所有村里的乡亲们打电话,靳言开始打电话报警,不久后警察便来了。

大约在晚上12点多时候,我们看到那个刚刚聘请来的厨师悄悄潜入了我的房间,但是并没有从房间门口出来,我猜想一定是从我房间跳窗跳到了后面的荒地上,然后抱着孩子跑了。

这个厨师是餐饮业开张的时候,刑风推荐过来的,据说在H城的一家饭店里做了很多年,擅长的菜系很多,能够满足客人的不同口味。当时因为是刑风推荐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多做盘查,复印了他的身份证和相关厨师证之类的证件后,就让他上岗了。

他上岗后一直都兢兢业业,从不抱怨,话也很少,看上去面相十分老实,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很快警察到了,听说孩子丢了,警察连忙询问具体情况,很快便立了案。靳言给刑风打去了电话,一个多小时后刑风和大姐便赶回了农家乐。

“哥,这个人你是怎么认识的?”此时我已经哭累了,也冷静了不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抱走球球的人是什么目的,不管球球会带到了那里,只要我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天南地北我一定要找到他。

刑风听到整件事情的经过也很吃惊,刑风告诉我说:“以前我最开始起家的时候,这个人在工地旁边开了家小饭店,那时候常常在他那里吃饭,他做饭的手艺特别好。后来我渐渐事业有了起色,这个人也慢慢从底层做到了一家五星级饭店的厨师。大约在三个月前他找到了我,说自己现在成家了,想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我知道他的实力,而且一直以来都保持着淡淡的联系,所以才推荐到了你这里。”

大概村里的人都听说了丢孩子的事情,我们多年的邻居老王是个出了名的醉鬼,天天买醉到深夜,他冲进来说:“我……我看到了!昨晚半夜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男的抱着孩子上了辆面包车!当时我还和那个男的说话了!我问他这么晚抱着孩子上哪儿!他说抱着孩子去看病!当时我……我喝多了!就觉得这个人面生,也没多问!哎!早知道那是球球,我一定拦下来了!”

老王还是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脚步还有些踉跄,警察听老王这么说,于是对我们说:“我们回局里调监控看一看,看看究竟是不是情况属实,如果属实的话,我们可以追踪这辆车的动向,这样能知道孩子去了哪里!”

警察说完便直接回警局了,我们心慌慌地跟着他们的车一起来到了警察局。路上刑风开着车,靳言坐在副驾驶,大姐坐在后座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此时已经哭不出来了,却看到前座刑风忽然给靳言递过去两张面巾纸。

“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球球一定不会有事的。”刑风安慰道。

我听到了靳言猛吸鼻子的声音,大姐无言地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别太自责了,这事儿都怪刑风。”

刑风愧疚地看了我一眼,转头继续开车。就在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而且,这个手机是我平时对公的手机。

我接起来,一看是外省的电话,以为是某个导游打过来咨询情况的,于是我用浓浓的鼻音说:“你好。”

“孩子丢了,心情很坏吧?哈哈……”电话那头传出了一声拉锯一般难听的嗓音,这样的声音只有一个人能发出来。

“陶梦然!你把我儿子拐哪儿去了?!”我接到电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紧张,声音立马高了八度。

刑风猛地一下刹住了车,靳言转过头来对我说:“是陶梦然干的?让我和她说话!”

“哟呵,没想到这么拆散,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能走在一起,真是情真意切让人感动啊。不过,失去孩子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很不好受呢?”陶梦然听到了靳言的声音,又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极力让自己冷静,我冷冷地问道:“陶梦然,你这么做,究竟是想怎么样?你想要钱还是想要什么?你说出来,你不要害我的球球!”

这时候,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球球撕心裂肺的哭声,以及屁股被大的“啪啪”声。孩子的哭声我再熟悉不过了,那声音我一听便知道是球球的。我肝肠寸断,眼泪如洪水一般飚了出来,我大声喊道:“陶梦然,你别打孩子!你别打他!”

“放心……我不会打他的,我会好好对他,像对待我亲生孩子一样。”陶梦然在电话那头声音怪异地说道,“我要让他改口叫我妈妈,我让让你尝一尝你儿子背叛你、不认你的滋味!”

“陶梦然!”此时我已经绝望到说不出话来了,这时候,靳言从我手里接过去了电话,对着电话吼道:“陶梦然!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针对我来!你不要伤害球球!也不要伤害小书!”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陶梦然说了什么,我只听到靳言无比屈辱地喊了一声:“好!我求你!我求你了!求你放过球球!”

大概是陶梦然挂了电话,靳言颓然地把电话递给了我,痛苦地一下推开车门,在马路上疯狂地奔跑起来,然后,我听到了他无比撕心裂肺的一声吼叫!

那一刻,刑风和大姐都流出了眼泪!球球落到了陶梦然的手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了!陶梦然本来就已经是丧家之犬,她现在会对球球做出什么事情,我们谁都无法料到!

刑风把车飞快地开到了靳言身边,大声对靳言吼道:“上车!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们赶紧去警察局!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刑风这一声喊,靳言连忙跳上了车,刑风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警局。我们冲进了警察的办公室,把刚才发生的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这件事情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因为如今我怎么说也算是我们当地比较有头有脸的人了。警方很快调取了通话记录,锁定了那个号码,然后对我们说:“麻烦了!他们已经出了省!我们必须立马联系当地的警局!”

什么!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全部愣在了原地!昨晚12点多的时候走的!他们根本就是蓄谋已久!趁着我熟睡还没能及时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已经连夜开着车逃窜到了别的地方!

球球他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饿了还是冷了,陶梦然那么变态的女人,她究竟会对球球做出什么样丧心病狂的举动……她会不会直接把球球……我心里越想越觉得寒冷,越想越觉得崩溃!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