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因为我很帅

这句话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喜感,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或许是他,他曾经不止一次用过陌生号码给我发短信,而且这口吻和他十分相似。可是,联想到他对我种种恶劣的行为,我又觉得不会是他,他怎么会对我做如此无聊的事呢?

“神秘在哪里呢?”我被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和他你来我往地传起了简讯。

“我能漂移到你的心里,你信吗?”他很快又回复了。这一句回复让我有种本能的失望,我觉得这或许不过就是一个午夜寂寞通过给陌生人发短信来缓解寂寞的男人罢了。

“洗洗睡吧,姐不是你能骚扰的对象。”我没好气地回复了一条信息,随后我便把手机静音扔在一边,捧起书本开始认真地在看了起来。

我看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感觉疲惫,于是放下书本躺进了被窝,顺手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手机里又多了好几条短信。

“受过情伤?说话这么拽。”

大概是见我没有回话,后来又持续发了好几条:

“睡着了?我也睡了。”

“我睡不着,你真睡着了?”

“喂。”

“好吧。算了。”

我被这一连串自言自语似的呓语给逗乐了,突然觉得手机那头的陌生人语气还挺逗。而且,我有一种直觉,他似乎是认识我。

于是,我心底那一丝丝的好奇迫使我又回复了一条短信:“没有呢,刚在看书。”

我以为他应该已经睡了,没想到他竟秒回了我,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字:“哼。”

我哭笑不得,于是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和他对话了一阵:

“哼什么?你是谁?”

“为什么看书?我给你发短信没看到吗?”

“你这人好奇怪,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回复你。”

“为什么不回复?你说个理由我听听。”

“你再不说你是谁,我就直接丢黑名单咯。”

“你敢!”

“你就看我敢不敢。”

这样的对话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恍惚,我觉得这个神秘人的语气和曾经的他十分相似。难道真的是……不,怎么可能呢,他那么骄傲那么横,怎么可能会半夜三更给我发短信?我太多虑了!

我语气一硬,明显感觉到他软了不少,他似乎很怕我真的拉黑,回信息的速度快得让我惊叹不已:

“不许。”

“给个理由。”

“拉黑我你会后悔。”

“为什么?”

“因为我很帅。”

我更加哭笑不得了,我说:“喂,能不自恋吗?特别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

“不能,我就是很帅。”

“好吧,那帅哥我睡觉了,你慢慢泡妞。”

“你都睡了,我还怎么泡?”

“我不需要你泡,去找其他人吧。”

“我就想泡你。”

到这里,这话语里的轻浮让我有一丝丝的愠怒。不,这应该不是靳言,他不会这么说话。可是……靳言真调情的时候,说的话倒是也蛮出格的,于是我又有一丝丝不确信了。

我没有再给他回复短信,暗自琢磨了一阵之后就不知不觉睡着了,等隔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十点多。

早上我刚起来,韩小水就在我隔壁床铺抱怨道:“如书你以后睡觉能不能静音?一大早手机就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害得我老以为是卫生间水管漏了。”

我手机的铃音是水滴的声音,昨晚临睡前不小心把静音打开了,我睡得太死竟没有听到。

“不知道是谁,一个劲给我发短信,真是稀奇了。”我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嘟囔道。

“是吗?给我看看。难道最近你有桃花运了?”韩小水一听便来劲了,直喊着让我把手机递给她看。

宿舍里的杨梅这会儿已经去图书馆看书去了,韩小水说廖小钟和几个女生去逛街了,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韩小水。

我在递给韩小水之前匆匆把信息浏览了一遍,昨晚我睡后发了四五条的样子,早上一大早又发了五六条,但内容都没什么营养,他也没透露他是谁,语气始终带着一种孩子气,很像是认识并且熟悉我的人发的。

可我认识的人里,比较亲近的人都不会发这样的短信给我。我把手机递给韩小水,韩小水看完之后,一脸扫兴地把手机丢给了我,然后说:“这都什么啊,连自己是谁都兜圈子,这种男人还想泡妞!你啊,甭理会了!在我们东北,这样的男人迟早得揪出来挨揍!”

韩小水说话很喜欢把“在我们东北”挂在嘴边,她也常常在宿舍里讲起她高中时上学的那些趣事,听得我们一阵唏嘘。

我听她这么说,顿时也觉得或许真是我想多了,于是我根本就没有回短信,洗漱完之后就和韩小水下了楼,一同去了食堂。

也真是怪了,经过了昨天晚上刑风的一通“公关”,今天路上我们偶遇了几个女生,对待我们都挺客客气气的。平时我去食堂的时候,除了我的室友愿意挨着我以外,其他知道我是谁的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即便坐在我附近的,也会故意小声指指点点。

可是今天,一个女生昨晚也在聚会上,今天刚巧在食堂碰到,她特地和我们坐在了一起,笑眯眯地对我伸出了手:“你是潘如书对吧?我是咱们学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傅杰,很高兴认识你。”

我记得她,当时她是第二个伸手拿蛋糕的,正因为她拿了之后,那一帮女生才簇拥上去。

“你好。”我淡淡一笑。

“你们可以叫我学姐,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宣传部?我还有一年就要出校园实习了,我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这个叫傅杰的女生对我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当我听到她所学的专业之后,我突然明白了她对我之所以展现出如此大的热情的原因。

于是,我们愉快地边吃着饭边聊起了天,在她的再三邀请下,我答应写一份申请。她一听高兴极了,先是暗示我她会想办法培养我到时候接替她的位置,紧接着又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刑风,她主动坦言自己对刑风的钦佩之情,但紧接着又说很想和我做个朋友。

一顿饭吃完走出食堂的时候,韩小水长长地呼了口气说:“天啊,社会原来如此黑暗。”

我被她的话逗笑了,我说:“或许不管在哪个地方都不存在净土吧,校园里也是一样。”

“不过我能理解她,毕竟你哥的公司在H城建筑领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哥还未婚,哈哈。”韩小水的目光里忍不住透出艳羡之情,“傅杰长得挺漂亮的,怪不得能当宣传部部长。”

“之前我好像听过她的演讲,她在学校里算是文艺女神这一类的人物吧?”我笑着问韩小水道。

韩小水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可会搞关系了,她和很多人关系都很好。对啦,听说她喜欢过许颂呢,只不过许颂被你妹妹抢走了啦。不过她之前还和你妹妹做过闺蜜,现在表面上还是关系挺好的样子,大概是因为许颂是学生会主席的关系吧!听说她背地里和你妹妹意见挺不和的!”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八卦消息!真服你啦!简直就是小灵通啊!”我忍不住打趣道。

韩小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很得意地踮起脚尖轻盈地转了两圈,随后说:“那必须!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不瞒你说,我的目标就是取代你妹妹,在未来一年里成功晋级文艺部部长!哈哈!”

她说得一脸天真烂漫,把我笑得不行,随即,她把我拉到了一边,她说:“小书,以后我可能表面上要和你妹妹成为闺蜜了,因为我得讨她的欢心。不过你放心,我心还是属于你的,你就当我去做间谍了,你会怪我吗?”

“你已经正式加入文艺部了?”我疑惑地问道。

韩小水点了点头,忐忑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说:“刚早上通知的,原本说又其他人选,今天却突然通知说让我可以先去做实习干事。哎,高中的时候我还当过文艺部部长呢,从干事做起有点吃亏,不过没事,我会努力的。”

“那我恭喜你了。”我笑着说道。

“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以后我要和你妹妹走得近了,我知道你和她关系水深火热,可是我真的很爱跳舞,学校里所有跳舞棒的人都和她关系好……”韩小水一边解释,一边心虚地看着我。

“我能理解,傻丫头,我怪你做什么。你昨晚那样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我摸了摸她的头,她见我真的没有介意,于是吐了吐舌头,笑了开来。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平静了,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韩小水兴高采烈地告别了我去找文艺部报道去了,我一时无聊,于是去图书馆看书了。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神秘人还是时不时在深夜给我发一两条信息,语气还是那样不痛不痒。我从不回复,他似乎也并不介意,还是不定时地给我传一两条讯息,让我摸不着头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