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进山

提起小雨,大家瞬间无话了。大姐知道刑雨当年和靳言的故事,自然也知道刑风对刑雨的感情。于是,靳言留下这件事成为了大家的共识。

吃完饭后,靳言抢着帮忙洗碗,大概见我始终面无表情不想搭理他,他一个劲逗弄我,对我赔笑脸,一会儿说我饭做得好吃,一会儿夸我素颜也漂亮,一会儿又说球球可爱……这样的情形,让我不禁想起了从前我们在一起的一幕幕,以前每一次我生气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不依不饶地哄着我,硬是把我逗得破涕为笑为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哄我不过是为了让我给他一个好脸,不像从前那样夹杂着数不清的爱意。所以,任凭他说什么,我都无动于衷。

洗完碗把碗筷都放在碗架上之后,我便走出了门,回家换上了一身方便出行的运动服,又带了一件冲锋衣,往身上袒露在外的皮肤抹了一层防晒霜,另外再带了些驱蚊液和雄黄之类的山上需要用到的物品。

见我坐在大伯家的院子里涂防晒霜,靳言走过来贱贱地蹲在我的旁边,笑嘻嘻地对我说:“美女,借我涂一涂好不好?”

“男人晒黑一点好看。”我冷冷地说。

“不借就算了,看不出来你这么小气。”他见自讨没趣,于是悻悻地说道。

这时候三婶把球球抱了进来,靳言一见到球球,立马走过去把球球抱在了怀里,一口一个“儿子”地喊着,我明明知道他所喊的意思并非我所期待的意思,可是每一次他这么喊,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悸动。

我走了过去,球球自然伸手过来要我抱,我准备去抱,靳言却赶紧躲开,然后说:“我们不要妈妈好不好?干爹带你去城里,去做过山车,像这样,飞咯!”

他把球球高高举起又放下,这样反复多次之后,球球“咯咯“地笑了起来,我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百感交集。

他们在一起多合拍啊!靳言是多么喜欢孩子的一个人啊!可是他,却根本不知道他所举起的孩子,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一想到陶梦然,我心里就生气得不行,我把孩子从靳言手里抱了过来,喂他吃完奶瓶里的奶后,待他睡着了,这才把他放回房间里的婴儿床上。

当我走下楼的时候,刑风和大姐也都准备好了行囊,我们四个人就靳言一个人两双空空什么都没准备。

我见状,去屋里拿了一件大伯的外套出来递给他,我说:“穿上外套吧,山上虫子多,被毒虫咬到了就不得了了。”

“哎呀不用,穿上就不帅了。我看你明明很关心我嘛,干嘛要装作一副对我不屑于顾的样子?”靳言笑嘻嘻地看着我,故意这样说道。

“爱穿不穿。”我于是把衣服往凳子上一放,便自顾自地走出了门。

刑风开着大姐的大切诺基,一共带着六个人一起来到了神女山脚下。到了神女山脚下之后,老王开始交代我们注意事项,让我们务必跟着他不要走散,因为神女山高处雾气很大,下午的天气又是多云,一旦走散就麻烦了。而且,神女山的风景那么美,之所以那么多年没有开发的原因,是因为神女山上是没有信号的,无论如何型号的手机在山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收不到信号,这一点十分奇怪,也是过去很多想开发这里的商人们迟迟没有落实的原因。

神女山有她所独有的灵性,它威严挺拔,屹立在这里千百年,像母亲一样保护着周边的居民。我和大姐都是大山养育出来的儿女,外人或许对这座山有所畏惧,但是我们一点都不害怕。

老王递给我们一根绳索,因为害怕走散,我们每个人都拽着绳索的一部分,大家双手拉着绳子,一步步往山上爬去。

神女山无论春夏秋冬,都有她独特的美丽。老王走在前面,我和大姐走在中间,刑风和靳言还有村里的小伙儿小潘走在最末尾,老王在前,小潘在最后,他们两对神女山的地势十分熟悉,所以这一路蜿蜒,我们都没有掉队。

兰花最常见是在山谷,老王带我们去的是神女山的另一面,那一面背阴,不同品种的兰花很多,但是那一面因为常年被浓雾笼罩,所以很少有人去。老王曾经在那里采到了一株野山参,后来被懂行的人以高价买走。大家都知道神女山的背面盛产宝物,但是险少有人敢来,因为改革开放到至今,在神女山背面失踪的人多达数十个,都是因为迷路来到了这里,然后便不知所踪了。

我们也是因为刑风如今开发了这个地方,各种保障措施建立得比较完备,万一出事能通过烟花预警,很快就能有直升机过来搭救。而且刑风在这里开发一年多以来,一切都特别顺利,没有出现过什么特殊的状况。

我们安全来到神女山的背面之后,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老王在我们所站的部位立下了一面红色的旗子作为原点,让我们分别分作三队,以这个原点为中心,开始寻找兰花,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让我们千万不要走远。

我本来想和老王一组的,谁知道老王和小潘一定要在一组,我看他们鬼鬼祟祟的表情,应该是想找再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刚好采到什么名贵的草药,运气好能够换一笔钱。

大姐自然是和刑风一组了,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也很少两个人进行过这样探险的活动,所以老王一说,他们两就出发了。不一会儿,雾气缭绕下,我们已经看不见他们人影了。

“这山上的雾真大。”靳言伸了个懒腰,把锄头扛在肩膀上,对我说,“大姐,我们也出发吧。”

“你一会儿跟紧我,不要乱跑,这山我比你熟悉。”我冷着脸对他说道。

“嗯,知道了,大姐。”他乖乖地应了一声。

我们开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没走一会儿,就发现已经看不见那面红色的小旗。我下意识拿出手机,当发觉手机没有信号的时候,心里不免一阵心慌。

我的动作被靳言看在眼里,他对我说:“别担心,我记得路,我方向感很强的,放心吧,我们不会走失的。”

他的确一直以来都比我方向感强,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里微微放心了一些,我们各自杵着登山棍,我更深的山谷中走去。

“你怕不怕?”他在身后问我。

“不怕。这山是我们的母山,山神会保佑我们的。”我说。

“听说这山上有狼,还有长长的毒蛇。刑风说去年的时候他就听到过狼的叫唤,还见到过一条身上五彩斑斓的毒蛇。”靳言继续说道。

我被他说得心里发毛,我扭头瞪了他一眼,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嘴欠,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以前?说的好像你以前很了解我似的。喂,听说你暗恋了我很多年,是不是真的?”靳言又问道。

“如果我告诉你,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两爱得死去活来,你会信吗?”我冷冷说道,一边四处搜寻着兰花的踪影。

“大姐,别以为现在这里没人,我就会对你有所动心。我对我的过去一清二楚得很,你不要说笑了!”他笑着说道。

他在我面前这么无所顾忌地提起陶梦然,让我的心特别地堵,我一个失神脚底踩滑了,还没意识过来人便朝山下滚落下去!

这里的灌木丛都是低矮的乔木,根本无法承受我的重量,我失去重心不断地往下滚去,因为速度过快我都来不及抓住树枝,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小书!”靳言看呆了,他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掉下山去。

山坡坡度很陡,我滚了好几下才被一颗松树卡在腰间,我这才来得及仔细看一看周围。

我用手抓住树干准备站起来,谁知道树干太细了,我微微一动就听到了“咔嚓”一声,我一阵惶恐,瞪着眼睛望着上方。可是雾气太重了,此时我连靳言的身影都看不见了!那一刹那,本来心里无惧的我吓得差点儿肝胆俱裂!

“小书,你别担心,我马上下来救你!”此时,靳言在上面传来的一声呼唤让我安心了不少,听他的声音离我不是很远。

我下意识往下面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我一大跳,卡住我的小松树原来竟是在一处陡壁的边缘,下面雾气环绕之下,依稀能够看到是一片没有树木的峭壁,我还能听到潺潺的水声,估计这里便是神女山那处著名的神泉所在。早年听奶奶说过,神女泉的边上住着一只巨蟒,吃了不少人,所以根本没有人敢来到这里。没想到,我和靳言误打误撞,竟来到了这儿。

“小书,你没事吧?你说句话,我完全看不到你了!”靳言在山上慌张地喊道。

“我在。”我连忙小声喊了一声,我生怕小树承受不了我的重力,所以压根不敢大喊。

“好!我绑好绳子,这就下来救你了!你要挺住!”靳言又喊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