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落魄袁莉

第84章魄袁莉

“你现在都这样了,就好好休息吧,我给袁莉电话让她回来照顾你。”

看来裴曜竣果真知道袁莉在哪里。

“她去哪儿了。”我细声地说着。

只见裴曜竣露出一脸鄙夷的神。”你走了以后她也很少回家,谁知道又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呢,每个月定时给她的钱,她都不够,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才不会管她呢。”

我没有听错吧裴曜竣竟然说是看在我的份上,难道他不是为了报复父亲吗。

裴曜竣和阿蓝玉走了以后,我又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才觉得全有力气了,不过胳膊上被贴了创可贴和擦了药的地方,还是有些红肿疼痛。

我本来还想兢兢业业地去片场好好的拍几场戏,没想到现在这又成了这样,可能还得耽误两三天了。

男主人应该给袁莉了电话,可是他怎么现在迟迟还没有回来。都是我的错,没能救她于水深火热才会让她成这样子。现在只要她不让父亲知道就好,我生怕父亲知道了会受到击。

半的时候,我竟然收到了温佑隼发来的短信。”最近你还好吗?”

最近我还好吗?最近我不好,可是我能告诉他么。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那黑的,想了想,我还是发过去了一句语音。”我很好,林馥暄的下我会帮你查的。”

然后就是杳无音讯。

转眼间已经过去第三天了,袁莉还是没有回来。期间,阿蓝玉到我的间来转过一次。再就是裴曜竣每天都会回来看一下我平时都是阿姨在照顾我。

躺在病上的时候,我觉得我竟然如此的孤单。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跟裴曜竣回来,这样痛苦没有边际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想给赵彦桓电话,告诉他我回来的消息,可是又怕他辛辛苦苦才把我送出去,现在我又自投罗网回来,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裴曜竣就是这样,每次都能快准狠的抓住的弱点让我无力辩驳,无力抗拒。

晚上的时候,裴曜竣竟意外地带给了我一只大白熊。那只大白熊就静静地立在我的枕头旁边,葡萄籽般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我。

“你这是什么意SI?”

“没什么,就是想送给你?”

“谢谢,我不需要。”

“你不需要也得需要我给你的,你就必须得收着。”裴曜竣向来喜命令别人,就连让我收礼物也不得反抗。

看那大白熊还挺可爱,纯白一片,让人感觉柔软而又舒服。

我现在已经可以活动了,只是脑震留下的后遗症常常会让我头晕,而且站不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体竟越来越弱。,稍微的一点伤势都能够让我陷入昏之中。

学校也很久没有去了,如果再不去的话,可能我就拿不到毕业证了。我必须得加紧锻炼体,提升体素质才可以,不然这警校我是要愧对了。以后还怎么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我双手撑着,努力的想要坐起来,裴曜竣赶忙扶起了我。

“你要做什么。你就躺着就好了。”

“不用,我就是想试着自己做起来,我再这样躺下去,可能都要废了。”

不知道裴曜竣不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劲,竟在那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废了就废了,废了我养你还不会让你乱跑。”

“你在那里说什么呢?大声一点。”

“我没说什么,你快点休息吧。”

不过顿顿,裴曜竣还是冷冷问了我一件事。

“你是需要什么东西吗?”

我有些云里雾里轻轻的挠着脑袋说道:“没有啊,不需要?”

“不需要,那你去我书找什么?”

天呐,裴曜竣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阿蓝玉告诉他的吗?可是阿蓝玉应该也不会知道我在书里,翻东西呀。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我有些紧张,但是还装作镇定。面对裴曜竣的问话,我选择了不回答。如果现在告诉他,我是在找林馥暄的资料的话,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毕竟这算是他的一个改人生的事,是他这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个污点吧。虽然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是他做的。

“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勉你了,你好好的想一想,下次告诉我。如果你是想要什么东西大可以跟我说不必这样子。”

看着裴曜竣离开的背影,突然非常的讨厌他。明明他就是gay,可是为什么这样对我好的让我都有些失了。这样子,软DAO子一下一下的在我上划着,让我深陷其中,但是却又得不到摸不着。

原本是想弥补他拯救他看来我完全没有做到。反而心里对他的一种感觉越来越烈,越是想要逃离,越是被他拉的越近,绑得越紧。

这种痛苦每一天都深藏在我的心中。虽然在Y市的时候,温佑隼救了我,让我有短暂的光亮。可是,白昼过去,注定还是要回到黑的。

没有人可以永远呆在光明之中,就像没有人会永远在黑之中无法走出一样。

我相信黎明一定会来到,就看在什么时候。不过若是我把林馥暄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裴曜竣,他会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如果我需要什么他就给我呢。

毕竟靠我自己查过去的这十几年了是很难找到线索的,最有效,最直接的就是询问这件事中的当事人。

当然,我也得在适当的时候回一趟家,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还是和父亲有关系的,他是绕不过去的。

但是最近在这宅子中有一种奇异的气氛。阿蓝玉现在也不和我斗嘴也不我刺了,每一天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而且裴曜竣回家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每次回家呆的时间很短。

他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呢?我不免有些好奇。

这一天,我走出间去找东西吃。竟然发现了,眼圈乌青的袁莉抱着一个大,神魄的回到了间。

当当当,我轻轻地敲着门。可是却传来一阵砸东西的声音。袁莉大吼一声:“给我滚。”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