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别难过

我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阵尴尬。她再度打量了我,随后问我:“你和刑总是亲戚关系?”

我摇了摇头。

她更加诧异了,转而神情变得有些烦躁,她语气并不好地问道说“那你和刑总是什么关系?”

“刚认识没几天。”

我老老实实回答道。我的确刚认识他不久,根本不知道我和他之间算是什么关系。在我回答她话的间隙里,我注意到了她的胸牌,她胸牌上写着她的名字:何诗盈。

“切,不说拉倒。”她显然不相信我和刑风刚刚认识几天他就能给我安排工作。

她屁股一扭一扭气呼呼地带着我往人事部的方向走去,因为有刑总的吩咐,我很快办理了入职手续,随后被安排到了前台的岗位。前台已经有一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的姑娘在岗,见我这么一副穿着打扮,一下便把我看低了。

她让我搬个凳子过来坐在她的身边,我就这样开始了第一天的“白领生涯”。

除了每一次同事经过望向我时怪异的目光之外,这第一天倒没有什么其他难熬的地方。我傻傻坐在一边呆坐了一天,连中午吃饭都没有吃,因为只见到大家陆陆续续地去餐厅吃饭,可是没有一个同事招呼我一起,我压根摸不准自己应不应该去吃饭,有没有资格去吃饭。

懵懵懂懂的我坐了一天的冷板凳,就在下班之际我刚准备开溜的时候,何诗盈突然从天而降,对我说:“潘如书,下班后坐原位等刑总,他有事情找你。”

我顿时像期待翱翔的飞鸽突然被困住了双脚一般,内心顿时充斥着种种噌噌冒火的情绪。难道第一天就要让我加班?这个刑风也太狠了吧?

就这样,我眼睁睁看着所有的同事都陆续离开了工作岗位。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连最后一位加班的同事都走了,刑风还没有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我已经饿得头昏眼花,接连喝下好几杯白开水,可是并不管用,肚子“咕咕”地不断作响,我再也忍不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弯下腰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了我的背包,正准备拎包就走的时候,突然映入眼前的一张脸让我一瞬间灵魂出窍般尖叫不已……

“哈哈,吓到你了?”他得意地看着我,伸过手来一把扯住了我的大辫子,蹙着眉头说:“还真是像小芳,刑风说得没错。”

“你怎么来了?”我怔住了,喃喃地问道,刚才的那一幕还让我心有余悸。

“来看你啊,你是不是傻。要不是你在这儿,我才懒得踏进这个门。”他孩子气地嘟囔了一句,似乎对刑风所拥有的一切都有着诸多意见。

我心里顿时说不出的感动,可是转念一想,在地下室里那凄凉的一幕让我刚刚回暖的心顿时像是坠入了冰窖。

他已经贴上了别人的标签,是别人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将来的未婚夫……

“噢。”我回答得有些意兴阑珊,可他却似乎因为过于兴奋,并未觉察到我的不快,只是自顾自地说:“你从里面出来。”

我背起包,从工作台里面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圈,发出了比刑风还夸张的爆笑,他说:“你今天这打扮也太……太土了。我不是给你买衣服了,干嘛穿成这样来上班?”

“我本来就是农村人,这就是我原本的样子。”我话里有话地应了一句。

“和我在一起,就要跟得上我的品味。这样好了,以后我定期让阿杰给你送衣服,反正我已经知道你的尺码,我逛街的时候看到好看的款式,就买下来让阿杰给你送过去。”他笑嘻嘻地说着,似乎今天心情特别好。

我心里却是另外一幅光景。

逛街,是陪着沈紫嫣一起逛街吗?是为她买衣服之余偷偷为我买一套吗?是不是就算这样,我还是应该满怀感激?他能想到我,已经很好了吧?……可是心里另一个念头在说,潘如书,难道穷人就只能拥有卑微的爱吗?难道因为爱他就可以把骄傲和尊严踩在脚底吗?难道他这样的施舍,你还要报以爱的感激吗?

无数个年头在心里盘旋,我无法让自己的思绪停下来。其实我明白,我不过是吃醋了,我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具备吃醋的资格而痛苦,我不过是既想爱得骄傲又忍不住无限卑微而已。

他见我不说话,搂着我的肩膀用力摇了摇,他说:“你干嘛不说话?为了等所有的人走,我在楼道里憋屈地站了两个小时呢。可是一想到你在里面等我,一想到我突然出现会给你多大的惊喜,我就觉得这么等也值得。妈的我从没这么等过一个女人,你他妈到底哪儿好,让我像这样丢了魂似的……”

他的话让我感觉到了他心里满满的爱意,尽管他依然骂骂咧咧,尽管他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可是如他所说,我何德何能,让他为了我这么做,为了见我一面如此大费周章。心瞬间又回暖过来,我忍不住抬头望着他,当看到他眼里满满的思念与爱意时,我的心又仿佛一下从冰窖投身于篝火之中,寒气迅速褪去,整颗心都被烈火灼得通红。

“刚才我好像听到谁在表白啊,不过这话好像不像是某人会说出口的话啊。”昏暗的灯光下,刑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双手站在了拐角处,很适时地“插播”了一句。

靳言顿时放开了我,很剧烈地咳嗽了几句,然后信誓旦旦地说:“有吗?一定是你听错了!”

“是吗?小书,你刚才听到了没?”刑风突然问我,紧接着把前台昏暗的灯光调亮了。

“没有啊,是你听错了。”我本能地和靳言站在了一边,靳言得意地把我搂入怀中,得瑟地说:“听到没?年纪大了耳有点背,容易出现幻听,这个我们理解。对吧,小书?”

我点头如捣蒜。

“你们两个小鬼,好了,不扯皮了,走,赶紧吃饭去,我饿死了。”刑风说完,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

“别整天倚老卖老!走吧那,小书,你晚上想吃什么?”就算在刑风面前,靳言也无所顾忌,他不管不顾地搂着我,我们三一起出了公司的门。

靳言出现在这里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也让我一天的郁闷情绪一扫而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他在,就仿佛是天堂。

坐电梯的时候,刑风望着电梯外的夜景,靳言悄然与我十指相扣,在我抬头看他的时候冲着我嫣然一笑。那一个笑容从这一刻后定格在了那一座电梯里,那之后的每一个清晨与黄昏,我坐上电梯的那一刻,他的笑容都会映入我的眼帘,我的手自然并拢成与他相握的姿势,似乎他始终站在我的身边,与我十指紧扣笑看世间的沧桑与繁华。

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吃了火锅,靳言和刑风一唱一和地聊着天,这种亦兄亦友的调侃让我们三个人都捧腹不已。在靳言和我面前,刑风全然没有了总经理的架子,倒更像是一位对弟妹无尽宽容与疼爱的兄长。

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靳言继母的弟弟,因为看他和靳言相熟的程度,感觉倒是更像靳言的亲舅舅,但是靳言没大没小的样子似乎又并不是。

席间,刑风一共接了两次电话。一次是靳言父亲打来的,一次我猜测是沈紫嫣。刑风回答的口吻十分类似,大意都是说靳言和他在一起,随后靳言接过电话象征性地“嗯啦”两声,随即麻利地挂了电话。

我于是明白了靳言找刑风为我安排工作的用意,或许是为了见我寻找更好的理由吧。我不禁为他的这一份心意而感动,但一想到我们之间从此变成了见不得光的关系,又免不了黯然神伤。

所有的情绪都不适合拿来分享,只能由自己独自消化。我望着在我身旁谈笑风生的靳言和刑风,或许来来往往经过的人都以为我们是相合的整体,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和他们,压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饭后,靳言趁着刑风上WC的间隙,把我拉入怀中狠狠拥吻了一番,然后说:“一会儿我不能送你回去了,让刑风送你回去吧。”

那一刹那,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别难过。”他察觉到了我的失落,却显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来安慰我。

刑风很快回来了,靳言迅速松开了,但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仍然没有逃脱刑风的眼睛,他笑得一脸暧昧:“看来,我这个灯泡有点大啊。”

“不是一般的大。”靳言回道。

“那以后我就不参与了。”

“那怎么行!就得让你看着!让你羡慕嫉妒恨!”靳言得瑟地嚷道。

“小孩子过家家,我可不羡慕。”刑风轻声淡语地回答道。

随后不久,刑风买了单,我们三个一起出了门。这天晚上,刑风送我回家,这似乎也即将成为以后的惯例。

上车后,我看着靳言开着他的橙色超跑在我们面前经过,他打开车窗,对我们挥了挥手,随即风一样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