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水井

“柳御医,小心。”正当柳七七在思索怎么办的时候,那只正对着她的箭在到达她面门之前停了下来。

原以为已经逃不掉的柳七七呼的松了口气,但是看到一身黑衣的突然冒出来的人,又有些惊讶。

“你是”

“柳御医,小心。”他又重复了一遍,该死的,刚才竟然没有发现有埋伏,差点酿成大祸。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话似的,接下来不知从哪又朝她连着发出了好几只箭,暗魅抽出长剑,将射过来的弓箭纷纷打落。

“服毒自杀了。”黑暗中暗煞拖着一个人走了出来,那人手里还勾着一把长弓。

“你们是”柳七七看着他们,心中有了答案。

“卑职暗魅。”他收回长剑,拱手作揖。

“暗煞。”后出来的人也抱拳。

“摄政王派你们来的”柳七七直接问了出来。

“是。”暗煞回答的干脆。

“因为此地危险,所以多派来了暗煞。”暗魅是那日柳七七被拖下水后尉迟慕卿派给她的,只是她当时没有看清楚,再加上暗魅一直是在暗中,所以她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多谢你们。”柳七七突然想到什么,“刚才”

“我们都看到了。”暗魅直接把话接了过来,当他看到柳七七沿着城墙滴血的时候,他就被惊到了,原来,原来这才是柳七七可以医治主子的原因,也是因此,让他差点错过救柳七七的时间。

“我想,请你们保密。”柳七七看向他们,既然被他们知道了,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存在她身上的事情始终是瞒不住的。

“这”他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有些为难。

“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们,但至少别让他现在知道,毕竟,这也是很麻烦的,不是吗”

“好吧,但是如有必要,我们还是会如实上报。”暗煞松了一步。

“多谢两位。”柳七七对着他们行礼。

等他们隐到夜色中之后柳七七才有时间仔细想刚才发生的事,那只对着她的箭似乎是早就埋伏好的,早有埋伏吗看来,知道她的事情的人不少啊。

又过了一周,柳七七仍旧在忙,双手不停,但是解药依旧没有研制出来,她的到来,好像只是延缓了这些人的死亡时间,她的血,那一丝微弱的效果一次根本不够。

柳七七眉头紧皱,现在又出了新的问题,看着眼前也是疲惫不堪的南诃青和尉迟仪,她还是提了出来。

“我们的粮食不多了。”

“南城瘟疫爆发了将近两个月,几千人的吃饭问题,这粮食,早就不够了。”南诃青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办法,邻近的城池都不肯开门,而南城属于秦翊国边界,请求朝廷拨粮也不知道何时能才能到。

“还有一个问题。”柳七七看向南诃青。

“南城主,你的左手小指指尖是不是有个黑点”柳七七眯起了眼睛。

听到柳七七这么说,南诃青抬手看了看,果然在他左手小指指尖有一个米粒大小的黑点,要不是柳七七提醒,他都不会发现。

“本宫手上也有。”尉迟仪也晃了晃手。

“有什么问题吗”南诃青看向柳七七。

“你们也中毒了。”柳七七一脸凝重,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了他们。

“我们”南诃青有些惊讶地接过来,“可是”可是他们没怎么去隔离区啊。

“这毒的传播很奇怪,三殿下,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到吗”柳七七有些疲惫的看向尉迟仪。

他不说话,拿出了一张地图指给了他们看。

“这些标红的地区是”柳七七看着那张图,南城布局图,上边的隔离区还有各种情况都被尉迟仪标注的很清楚。

“是水井。”南诃青自然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南城附近沿河而建,城里有些水井是与河道相连的,那要是有人在河里下毒的话,南诃青有些不敢想,到底是有多大仇恨,才会这样丧心病狂的下毒。

怪不得,怪不得她的血没有用,在八个方向上的血只能减弱传染的速度,一开始她就发现几乎所有人都中毒了,所以才会怀疑会不会是有人将毒气掺在空气中利用空气下毒,只有这样才最有可能造成大面积中毒的情况,但是她忘了还有水源,从水源处下毒也可以。

“这城里的水,不能喝了。”柳七七当即下决定,但是,没粮,没水,全城这么多人的生计怎么办

“先带我去看看那条河吧。”柳七七站了起来。

“这河道还可以,让百姓们把水井里的都排出去,再放清水进去,这毒我可以解。”向下流的水向正好可以把原先下的毒稀释掉,下毒的人一定是每隔一段时间来看一次,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柳御医,你是说这毒可以解”坚持了这么多天,突然听到一句给他希望的话,南诃青突然站起来,双眼发亮地看着她。

“毒是可解,但是”有一味药材,她弄不到,柳七七第一次因为治病而犯难。

“怎么了柳御医,需要什么你告诉我,我让人去找。”听到有解毒法子的南诃青一时间激动地很。

“是不是解药不好找”尉迟仪一眼看出了她为难的地方。

“对,解这种毒最重要的药引是成年白狐的血,但是,白狐作为一种灵兽本就罕见,成年白狐更是稀有。”这才是她最大的难处,没有东西,怎么解毒

“而且,城里存粮也不够了,很容易引起恐慌。”柳七七分析着现在南城的情况,她虽然勉强控制住了传染的局势,但是死亡的人并没有减少,这才是最糟糕的。

“那怎么办”南诃青也皱紧了眉头 ,他这一城的百姓,怎么能让他们这样死去呢

尉迟仪也皱紧了眉头,这种情况根本就是无解。

“三殿下,你能不能回去”柳七七突然看向尉迟仪。

“恩”

“回去跟摄政王要令牌,请他下令让其他城池施以援手。”柳七七直接干脆地说出了她的打算。

“那这边”就算平静如尉迟仪也被柳七七这方法给吓到了,确实,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请皇叔命令各城援助才可以,但是,太冒险了,且不说时间多长,但就眼下的问题都没办法解决。

“以殿下的速度,最快几日能到皇宫”柳七七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七日。”这是极限了,要知道他们来的时候坐马车还坐了半个月,若是他一人,缩短一半的行程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我就跟南城主等你半个月。”柳七七坚定的看向南诃青。

“好,我们就再撑他半个月。”不知为何,南诃青看着这样冷静的柳七七都有一种被她传染的感觉,明明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但做起事情来就莫名的让人放心。

“城主你记得找一些人,把这里的河道看住。”柳七七可是没忘

下毒的人还会再来。

“我这就着手去安排。”

“哎,等等。”柳七七拿出一个纸包。“把这个放到水里,虽然不能解毒,但至少有点用。”

“好。”南诃青小心地收好。

“事不宜迟,本宫就先走了。”尉迟仪也站了起来,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他也不能在这待着了。

“姐姐。”半枫荷看着柳七七有些疲惫的样子,“我们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对,你要相信摄政王。”柳七七拍拍她的头,这隔离区的人们,大多都是被她治过的,有些病情已经好转了,但还是有些太重的躺在里边。

这几日她都在忙着处理病情,百姓也都看得见,即使有人知道城内粮食不足,也没有人说什么,好些人都自觉少吃一点,给孩子一点,还有让柳七七歇歇别太累的。

没有恐慌,没有呼喊,他们已经是绝望过的人,再次面对,竟都有些坦然。

柳七七仍旧每一周去城墙外滴血,有丝丝香味从她的血里传出来,落到了土里。看着滴落的血,柳七七微微晃动,果然,耗血太多了吗今日,可是第十四天啊。

由于粮食不足,柳七七几乎没怎么吃好过,再加上整日都在忙碌,让她整个人都瘦了好几圈,风一吹就能摔倒的样子,憔悴得很。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尉迟慕卿,刚想嘲笑自己又在乱想,却在下一秒闭上了眼睛。

尉迟慕卿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人,眉头微皱,怎么,虚成了这个样子再看看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和几乎是挂在身上的衣服,想也不想抱起她抬脚就往外走。

这女人,是想把自己弄死才高兴

“刘太医,给她看看。”尉迟慕卿脸色凝重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要不是暗魅突然回来,还有子仪,他都不知道南城情况这么复杂,没想到快马加鞭几日赶来看到的就是柳七七倒下的影子,当时他的心跳都快停了,不过还好,虚惊一场。

“是。”刘太医上前。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