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 续命 终 二合一

    “老爷子,挺住啊,咱爷俩能不能创造一个奇迹,向老天在夺取几年生机,可就看你的意志力了。不过我相信你行的,你一定行的,要不然你可就害惨了小子我了。”开始之前几天凑到欧阳震的耳边,握着他的手小声的对他说道。

    虽然,现在欧阳震还是处于昏迷之中,不省人事,但是金昊天心里非常清楚,其实此刻欧阳震的内心里是非常的清醒的,也是能够听得到他的说话的,只不过是暂时不能说话而已。

    这一点,从手上传来的那若有若无的握手的力量就可以得到印证。

    说完之后,金昊天将欧阳震扶正,然后让他趺坐,同时将使他的双手握固摆成了一个道家常用的阴阳子午诀手势。

    然后自己来到他的身后盘膝而坐,凝神静气之后然后伸出双手抵住欧阳震的背住,将将两道精纯的内气输进了欧阳震的体内。

    这一次,他并没有引导自己的真气直接的进入欧阳震的气海之中,而是引导自己的内气在绕着欧阳震的经脉做着周天循环往复的运动。

    他是准备通过自己的内气的引导,将欧阳震那散落在经脉各处的自身的真气都收集起来,然后带着他们回到欧阳震的气海之中充实欧阳震那弱的已经不能在弱的真元。

    当然了,虽然散落在欧阳震静经脉各处的那些真气非常的微弱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不计,但是聊胜于无,不管真么说都是他自身的。套用吃饺子时常说的一句话,原汤化原食。这体内的真元也是一样的,要是有自己的从自己元气中散发出来的真气去充实元气,那将会大大的充实他的元气,更好的使他那沉寂已久即将灭亡的元气重新散发出了生机和活力,从而能够将欧阳震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这里顺便说一句,也许有人会有疑问这欧阳震以前也不是什么修道之人,也没有练过各种内功和气功,他的经脉中会有真气的存在呢?

    其实,不管是谁,修道还是不修道,人体内都是有真气的存在,这无非是修道之人的比普通人更多,更充盈罢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更加的长寿的原因。

    因为他们那充盈的内气会不断的充实和温养这他们的元气,从而延缓和减慢他们的体内真元的衰退。

    而普通人则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各种不良生活习惯他们的真元只会一点一点的减少,直至完全消失,到了那时节他们的生命也会随之消散。

    一个只能被动等死,一个主动的给真元加油,使之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耗殆尽。这就是修真之人和普通人的最根本的区别。

    好了,废话了这么多,言归正传。

    话说金昊天用自身精纯的真气吸铁石一样将欧阳震体内的所有散落的真气全部吸收到一块,然后再沿着独特的路线将这些真气全部送到了气海处,然后再以玄妙的法门将这点属于他自己的真气注入到欧阳震的真元之中。

    接着金昊天无限放空自己的精神,慢慢的金昊天仿佛接的自己的已经和欧阳震仿佛是你完全的融合的在一起了,他的意识就是自己的意识,他的气海就是自己的气海,合二为一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金昊天在心里暗叫一声,然后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所有的真元都调了出来,先一个有生命的精灵一样,沿着一条特殊的路线进入到了欧阳震的气海之中,然后慢慢的与欧阳震的真元渐渐的融合。最后再以暗运心法,通过特殊的呼吸吐纳之术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不断的壮大着两人的真元。

    ******

    楼上客厅里。

    欧尚和洪婷芳夫妻两坐在椅子上一个在拿着遥控器不停的在选着电视节目,一个捧着一本书在快速的翻看着。

    但是看夫妻两翻看电视频道以及翻书的那个速度和频率可以看得出来,此刻他们的心根本不在这上边。

    这都三天四夜了下面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可把他们给急坏了。

    “啪。”

    心烦意乱的欧尚一把把遥控器仍在了茶几上,然后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焦急的说道:“我下去看看。”

    一听这话,洪婷芳就不由杏目一瞪,非常不爽的说道:“回来,忘了昊天是怎么说的了,没有他的吩咐,就算是地震了,天塌了都不能进去你想害死你爸还有昊天啊。”

    虽然她对下面的情况也是非常的担心,但是她一想到金昊天对他们的吩咐,他就不敢越雷池半步,要是真的是因为他们原因害的金昊天走火入魔甚至毙命的话,别说自己的老爹洪宇饶不了自己,就是自己也得内疚中度过下半辈子了。

    听到自己的妻子的呵斥声,欧尚只得无奈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坐回到了座位之上,然后再次心不在焉的拿起遥控器在那里心不在焉的翻着电视频道。

    “唉,对了我记得父亲好像对那个地下室装了一个视频监控系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运行了?”

    欧尚突然想起来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于是连忙站起身来兴奋的说道。

    “啊,还有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呢。”洪婷芳非常激动的埋怨一句。

    “我……我这不会一时没有想起来嘛。”欧尚悻悻的说道。

    “哼,就你这样还好意思吹嘘自己是神探呢。”洪婷芳嘲讽的说了一句,然后没好气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去看看那监控系统能不能用?”

    “哦……在书房内,我这就去看看。”欧尚讪讪的说了一句,然后把腿就往书房方向跑。

    洪婷芳也连忙把手上的书在茶几上一扔,紧随其后。

    到了书房之后,欧尚轻车熟路的打开了电脑还有监控设备。这一条监控设备是经过他的设计,并在他的监督之下的完成的。他当然是会非常的熟悉的。

    欧尚双手在叫盘山运指如飞,很快一个画面切了进来。

    “yes.”看到电脑屏幕上传来了非常清晰的地下室的图像,欧尚非常兴奋的大喊一声然后挥了挥手。

    “连个人影都没有你兴奋什么。”看到屏幕上空荡荡的一片,洪婷芳不爽的说了自己的丈夫一句。

    “嘿嘿,现在镜头的角度不对,待我移动一下就行了。”欧尚笑着说道然后在键盘上噼里啪啦输进一段指令,然后用手轻巧的控制着右边的一个小圆球操纵杆,很快的屏幕上的画面出现了移动。

    “我去,佛光啊!”

    当画面里出现了金昊天和自己父亲的声音的时候,欧尚不由瞠目结舌的叫了一声。

    原来在电脑屏幕上欧尚和洪婷芳凉热看到一圈柔和的金芒包围着金昊天和欧阳震两个人。

    “这很的假的啊。”

    “不行,这也太颠覆三观了。”

    “我了去,该不会是出现了幻觉了吧”

    ……

    当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的时候,欧尚简直不敢相自己的眼睛在那里不停的喃喃自语着。

    不但欧尚看傻了,一旁的洪婷芳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想不到这种自由在武侠剧里才会出现的一幕竟然会发生在金昊天和自己的公爹身上。而且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定,这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肯定是金昊天这个小子弄出来的。

    “嘶,这还是曾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到处吓跑的那个小子吗?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洪婷芳心里苦笑一声,然后暗自问了自己一句。

    “亲爱的,你的这个小老弟这身上还真是充满了神秘啊。”欧尚回头看了一眼同样非常震惊的妻子,然后感慨的说道。

    “是啊,这小子确实有些神通,怪不得连小鬼子制造出来的空难都杀不死他啊。”洪婷芳道。

    欧尚又将镜头往前推了一点。画面上自己父亲和金昊天的神情就显得更加的清晰了。

    “呀,老公你看,你爸的脸色。”这时洪婷芳惊喜的叫了一声。

    其实,不用洪婷芳的提醒,欧尚也早已发现,原本已无有半点生机,满脸是褶的父亲,此刻的脸上竟然玉润珠圆、饱满丰腴、红光满面,这哪是一个将死之人的神色,简直可以堪比堪比一个新出生的小婴孩了。

    “看模样,情况是非常的好了。”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有些心思若狂的说道。

    说完之后,然后又死死地盯着点好屏幕,生怕看漏了什么。

    看到屏幕上垂帘闭目,跏趺而坐,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欧尚和洪婷芳两人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宝相庄严这四个字。

    没错就是宝箱庄严。

    他们两个此时的表情和庙里的那些诸佛菩萨的神情没有两样,甚至更有感染力。

    看着他们两个的那淡淡宝相庄严的神情,两个人都不由的觉得自己的心神安宁了许多,全然没有先前的那种心浮气躁的感觉了。

    “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小子一餐能够吃下那许多的食物了,好家伙敢情人吃一餐可以连续好几天不吃一餐啊,这也太神奇了吧。”心情大好的欧尚不由笑着打趣起来了。

    “呵呵,是够神奇的,到时候你就想昊天好好的请教一下,让他教教你,省的你的到时候这案子一来就顾不上吃饭,伤胃伤身。”洪婷芳笑着说道。

    “恩,确实这倒不错,我正有此意。”欧尚点点头赞同的说道。

    *********

    对于,欧尚和洪婷芳夫妻两的打算,金昊天此刻是一点也不知情,也无暇知道,因为此刻他已经到了这次治疗最为关键,最为危险的时候了。

    他需要将自己的意识和真元和欧阳震的慢慢的便利开来,然后桥归桥路规路,各司其责,各行其道。

    这说起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实施起来确实非常的有难度。不能有半点的差错,要是稍有差池那就可能前功尽弃,这几天的辛苦和努力全数毁于一旦。

    因为,此时两人的真元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合在一起,很难区分开来,但是现在要做的确实必须要将两人的真元彻底的明白无误的甄别出来,然后收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难度很大,工程量也非常的大。但是再大工程量,再大的难度金昊天也必须,而且不得不分离出来,要不然两人就永远这样了。

    金昊天紧守灵台一片清明,然后一心三用,一边甄别这真元的属性,然后暗运心法,将属于自己的收回自己的气海之后,将属于欧阳震的送回欧阳震的气海之中。

    这一甄别,搬运的过程中又将近花了金昊天大概三四天的时间。

    *********

    中午时分,洪婷芳正在厨房里忙着准备自己和欧尚两个人的午餐。

    这一个礼拜一来,欧尚和洪婷芳虽然过的是提心吊胆,但是吃的却是非常的舒爽。所有的食材都是你那么的新鲜,那么的美味。

    这蔬菜都是在村民的自留地力现挑的,那可都是纯天然无污染,没有打过丁点农药全是农家自己的有机肥,吃的那些鱼都是从山里溪涧里面的打得小鱼,虽然很小,但是味道确实非常的鲜美,更重要的那些水非常的纯净,没有一点点的污染。吃的那肉可是村民们自家养的那些鸡、鸭、猪、羊甚至还有山里的一些野味,那口感,那味道可不是那些养殖场里靠着添加了不知多少化学身份的饲料出来的东西可以比拟的。

    别的不说,就凭着这些吃的东西,就足以是夫妻两真正的喜欢上了这个风景优美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民风质朴的小山村了。

    “中午可要多准备一点,我觉得我都能吃得下一头牛啦。”

    正当夫妻两有说有笑热火朝天的准备午餐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一声疲倦有熟悉的声音。

    闻言,夫妻两抬起头顺着声音传来的防线望去,只见金昊天正一脸倦容的依靠在厨房的门边,手里拿着一根绿油油水汪汪的黄瓜在那里咔嚓咔嚓的咬着。

    “呀……你出来了。”见状,洪婷芳立马放下手上的厨具,然后大吼一声跳了起来,高声的问道。

    “芳姐,看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做我出来了,我根本就没有进去过好不好。”对于洪婷芳那充满了歧义的话语,不由非常不爽的抗议道。

    “嗨,都一样都一样。对了我爸他……”对于金昊天的抗议,洪婷芳熟视无睹。

    “放心吧,老爷子现在情况一切良好,要是不出意外再活个四五年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候我在叫他老人家一套道家导引回春术,只要他勤加联系,再有个十几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金昊天笑着说道。

    “真的?”欧尚和洪婷芳夫妻两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呵呵,芳姐怎么说你认识我的时间也短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弟弟我说过假话来着,不信你可以回家问问你家老爷子自从我教他那套道家导引回春术之后,他老人家是不是重新焕发青春活力了。”金昊天再次不满的抗议。

    “咦,好像是那么回事啊,至少这几年我没有听到老爷子的身体有什么大的问题啊。”这下洪婷芳不由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了,这要是在以往,每年身上的那些老毛病都会犯,都要到医院住一段时间,但是近五年以来,好像这样的情况就不在发生过了,别说是住院了,就是像头疼脑热这样的小病都没有犯过了。敢情这一切都是因为练了那什么道家导引回春术的功劳啊。

    “昊天,你这道家导引回春术真的这么有用吗?”欧尚突然心中一动问道,这些年因为年纪的增大,再加上工作的压力,他这身体也开始亮起红灯,尤其是在夫妻床底之间明显的有些力不从心,雄风难振了。这事洪婷芳虽然不说,但是这心底的失望肯定是难免的了。

    听到欧尚的话之后,洪婷芳也不由睁着大眼睛看着金昊天,期待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看到两人脸上那有点期盼的异样的神色,金昊天这心中略有所动,然后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要是欧哥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只要你能坚持习练个一年半载的你肯定有不一样的收获。”

    然后做个一个你懂得表情。

    “嘿嘿,这就好这就好,要不然你姐夫我在家里可就夫纲不振,抬不起头来了。”欧尚激动着语无伦次的说道。

    “哼,你当着昊天的面胡言乱语什么呢。”闻言,洪婷芳不由羞得满脸通红,非常气恼的瞪了欧尚一眼说道。

    “嘿嘿,自家兄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欧尚满不在乎的说道。

    “咦,什么气味啊。”突然金昊天问道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不解的问道。

    “呀,我的鱼。”洪婷芳先是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大叫着跳了起来,转身往灶台跑。

    “哈哈哈。”

    见状,金昊天和欧尚都不由放声大笑。

    “昊天我把他现在怎么了?”欧尚关切的问道。

    “放心吧,老爷子现在睡着了。对你你去熬一点大米粥,待会老爷子醒来的时候可以喝,现在他的身子还很虚弱,吃不得这些有你的东西。”金昊天吩咐道。

    “行,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会,我这就去弄。”欧尚点点头,然后回身去厨房熬粥去了。

    夫妻俩去忙活了,金昊天则又拿了一根黄瓜,一边要一边往外走。

    来到这里将近一个多礼拜了,还从未照过一丝这里的阳光,也没有仔细的看看这里的秀美风光。

    现在一切搞定,所有的心事都放了下来,看夫妻俩的架势,这餐饭要弄好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他索性乘着这段时间到外面好好的逛一逛欣赏一下,领略一下这里的景色。

    虽然在过去的一个多礼拜里,他从来没有迈出过密室半步,甚至没有移动过半分,但是这不妨碍他感受到这个地方的天地灵气比其他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充足,话说回来,这次他能这么轻松的搞定,这里的充盈的灵气也起着很大程度的帮助。

    欧阳震的这个小庄园非常的有特色,“覆篑土为台,聚拳石为山,环斗水为池”典型的苏州园林建筑风格。

    整个小农庄以山为主,池水辅之,建筑不多。园虽小,却极有气势。金昊天一看就喜欢上这里了。

    漫步在回廊之上静静的聆听着树叶沙沙作响和小溪潺潺流水之声,在吸一口充满了各种植物芬芳的新鲜空气,无需喝酒这人已是醉了。

    出的庄开,后面群山环绕葱葱郁郁,前面一条小河缓缓流过,澄澈见底的河水,还有水中那无忧无虑悠哉快活在嬉闹的大小鱼虾,无一不爱向人们展示着这条河根本没有受到什么污染

    在工业化相当严重的今天,还能够见到这样的小河实属难得一见。

    怪不得欧阳震这老爷子会斥资千万在这里置办这么一个小庄园了。

    向前行走几步,一条大青石板路出现在了金昊天的眼前。

    从大青石板上的那些光滑的磨痕和斑驳的印记上来看,这条路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左右无视,金昊天一边咬着黄瓜,一边信步在这条大青石板上,不一会就顺着这条大青石板路来到了村里里面。

    这是金昊天惊讶的发现,这个杨村非常有特色,那些建筑风格非常的统一,无论是那些墙体上印记斑斑长满了青苔的老房子,还是那些刚建起来的新房子,他们都是非常典型的明清时期的江南民居建筑。

    一条一米见宽的小渠沿着村路流过每一户人家的门前。一路走来,金昊天发现有不少人在这条小区上洗菜淘米,看来这个渠水是相当的干净,这令金昊天啧啧称奇。

    村子里的人们的生活非常啊安逸,一个个都是优哉游哉,非常的舒适。

    不过金昊天也发现,他这一路走来基本上没有看到什么青壮年的身影,绝大多数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想来那些年轻人也都为了生活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了。

    毕竟在这个社会,守着那一亩三分田是很难养活自己的。尤其是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你要是就这样窝在家里,那你就准备打一辈光棍吧。

    一路走来,金昊天带着好奇的眼光左看看又悄悄,还不是的拿出手机拍上几张,兴趣非常的浓厚,仿佛要将所有美丽的景色全都用手中的手机给详细的记录下来。

    在一个拐角处,金昊天一边倒退一边拍摄,也是太过专一,一个没留神,突然发生了一件意外。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