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这个理由可以吗

妈妈比以前还瘦,躺在竹椅上像一个纸片人,脸色苍白得可怕,颧骨突出,眼窝深陷,完全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姿容。听奶奶说,当年妈妈是十里八村闻名的大美人儿,要不是爸爸和妈妈自小订了娃娃亲,父亲还不一定有这个福分能够娶到妈妈。可是妈妈从生下我们之后就常年患病,身子孱弱的妈妈让奶奶不怎么欢喜,倒是令父亲极为疼惜,为此父亲对奶奶多有抱怨,导致奶奶很少到我家来。

和妈妈寒暄了一阵,帮着妈妈做了些家务活之后不久,爸爸带着刑风来到了我家。家中的简陋与寒暄被刑风尽收眼底,他四处打量了一下我家的摆设,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我把他的表情瞧在眼里,坐在妈妈的病榻旁一言不发,爸爸忍不住呵斥了一句:“坐着干嘛,客人来了不赶紧泡茶!”

我唯唯诺诺地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端着热水壶给刑风和我爸各倒了一杯茶,刑风一直默默地看着我,在我泡完茶后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随后说:“时间差不多了,小书,我们该返回H城了。”

我下意识地望向父亲,父亲脸上倒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冷峻。不知道刑风和他聊了些什么,他竟破天荒地点了点头,随后对我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他说:“回去好好跟着刑总上班,多锻炼一下自己。”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父亲又对刑风说:“刑总,那小书就麻烦您多照顾了,她不懂事,年纪小,希望您多费心。”

刑风客套和和父亲对话了几句,随后俯身和我妈妈聊了几句,接着带着我离开了我的家门。临走之前,我们分别去奶奶家和大伯家道了声别,等再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一上车,我便问刑风:“你对我爸爸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就说以后让你在我公司上班,需要先从最基本的文员做起,慢慢培养你,跟他谈了谈你将来的待遇问题,就这样。”他淡淡说道,似乎一切都已经为我安排好了。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对你而言究竟有什么利用价值?”我冷冷问道。他越是好心,我越是觉得他目的不纯。

“我想打动你,让你心甘情愿为我办事,这个理由可以吗?”他挑眉问我,说完,自顾自地笑着摇了摇头,似乎为我的话而感觉无奈。

“没必要,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你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我冷笑道。

“小书啊,你比我想得太复杂了。我就想帮帮你而已,哪有那有多的理由?就像你说的,即便我利用你,你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利用价值?你自己心里明白,又为何非要觉得我对你有利可图呢?我对你,不过是举手之劳,我公司养着不少员工,多你一个不多。而你,如果你甘心只做一名服务员,倒也无妨,我可以介绍你去我朋友的西餐厅工作,至少比你在本色娱乐会所那种地方有前途的多。”他边说着,边把车开进了高速路口。

车速更快了,他示意我关上了车窗,我顿时感觉头昏脑涨,晕车的感觉随即而来。他见状,关掉了车里的暖气,问我:“感觉好点了吗?”

我脑袋虽混沌意识依然清醒,我冷冷地说:“刑总,如果你这么帮我是是为了针对靳言的话,我请你放过我,也放过他。”

他“呵呵”一笑,再度摇了摇头,他说:“如果你始终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我甚至可以晚上约靳言出来一起吃顿饭,你信不信我和他关系其实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信,不过我想只是表面吧。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和别人真心交朋友呢?”我毫不给面子地回道,说完连我自己都微微地诧异。为什么刚刚接触,我对他竟是这样一副印象呢?

他依然笑着,似乎完全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他说:“我资助了六个小学生,赞助了三家孤儿院,也组织过多次赈灾活动。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出发,或许会感觉即便我对你有目的,或许也只是出于我的善心吧!第一次见你,不知道为何我就觉得你特别可怜。那一天的你像一个小乞丐,蓬头垢面提着个大麻布袋,除了那双清澈的眼睛,我压根看不出你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姑娘。那时候我就在想,这姑娘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落魄到这地步?我想或许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你可以不信我,但是或许我就是你人生中的贵人。”

“我虽穷,但我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好意。”我再度断然拒绝,可是心里的那根弦开始有些微微的松动。

“你父亲已经代你和我签了合同了,他说他怕你不珍惜这样的机会,所以他要先为你签份合同。如果你不愿意,你父亲可是要赔付合同违约金的。”刑风的语气依然平静,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根本无需多费神。

那一刻我简直凌乱,我没想到父亲会这样擅自做主,更没有想到刑风竟然会利用父亲来达成他的目的。他究竟为什么,非要想方设法把我安排进去他的公司?越想我心里越是纠结,越纠结我越无法自控,我大喊了一声:“停车!”

“高速上不能停车,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等到了H城我们再好好谈谈这件事,好吗?”刑风说道。

此时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我平生第一次怨恨父亲在根本没有征求我意愿的情况下就擅自做主,更憎恨眼前这个男人的阴险,更可怕的,是我压根不了解他这么帮我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赶紧停车!不停我就直接开车门下去!”我再度大声喊道,神经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好好好,你别激动,等我停入紧急停车带!”他见我真的要打开车门,连忙迅速将全部车门锁死,随后放慢了车速,停到了高速路上的紧急停车带。

“刑风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简直抓狂,望着他无比疑惑。

“我就想帮帮你,为你找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刚好我也有这个能力,这也要怀疑?”他问道。

“既然如此,你大可和我签协议,你为什么要绕过我让我父亲来为我代签?你究竟什么目的?”

“这是你父亲提出来的,我说你是我的员工,你父亲问我有没有和你签署相关合同,我说没有。你父亲说他可以代劳,随后说了许多你的缺点。是你父亲不放心你,我并没有别的意图。”刑风平静地辩解道,把自己的动机撇得一干二净。

“呵呵,那你怎么会刚好身上就带着员工合同呢?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我简直气愤得语无伦次。

“我随身的文件包里附带了各种类型的合同,为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不信你可以翻开看看。潘如书,我很厌烦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别人解释什么。要不是看在……”他说完,挥了挥手,摆出了一副疲惫的模样。

“看在什么?”我再度问道。

“没什么……”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忽然忆起了什么似的,又说:“不过你和我妹妹很像,我妹妹早两年白血病去世了,我钱包里有她的照片,我可以拿给你看看。”他突然说,随后从钱包里翻出了一张小小的自拍照递给了我。

照片上有一个扎着马尾、笑靥如花的姑娘,和我有些许微微的神似,但并不十分相像。

我把照片还给他,为自己突然勾起他的伤心事而有些微微的歉疚。我想了想,还是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我……”

“没事,小女生都有些小性子,我们慢慢磨合。现在,先让我好好开车,等到了市区我们再好好谈,好吗?”他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随即又说了一句:“以前她在的时候,特别喜欢我这样摸她的头,每一次抚摸,她都会特别开心地叫我一声哥哥,可惜那一声柔柔的哥哥,我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他略带伤感的话语让我不知道作何安慰,然而这种无言反倒令两人都颇觉尴尬。他戴上了反光墨镜,干脆不再多说什么,再度发动了车子,向H城的方向驶去。

到达H城的时间已经是傍晚,汽车驶进市区后,他打电话约了一个人晚上一起吃饭,因为是用H城当地话在聊,我听得不是特别明白,但知道大意大概是告诉电话里的人事情已经办妥之类的。

挂了电话,他扭头对我说:“小书,晚上陪我去见一个客户。”

“我就不去了,我想回家。”我连忙回绝。

“去吧,不让你喝酒。刚好也天黑了,一起吃顿晚饭,行吗?”他又说。

我本想再度拒绝,可是肚子偏偏这时候唱起了空城计,我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一天似乎都没怎么吃东西。

他显然听到了我体内发出来的“讯号”,忍俊不禁地说:“既然你肚子已经发言了,你就别再拒绝了,要不然肚子会抗议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