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孩子

“怪不得你那么快就要领证,原来这是先上车后买票啊……”洗手间外,我远远听到了小王打趣赵秦汉的话。

那一刻,我心里“咯噔”了一声,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一算时间,姨妈似乎有两个月没有光顾了……

“小书,小书,你怎么样了?”赵秦汉朝着洗手间走了过来。

“没事了。”我拉开洗手间的门,第一眼望见赵秦汉愕然的脸。

“那我们回去吧。”赵秦汉对我说。

“好。”我点了点头。

我们和小王告了别,我随赵秦汉一起坐上了车。一上车,赵秦汉便问我:“难道你已经……”

“我不知道,没查过。”我自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

“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吧。”赵秦汉下意识瞄了一眼我的肚子,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没事,我一向肠胃不好。”我生怕再多生变故,于是拒绝了,我说,“我已经都按照你的要求做了,接下来人能不能平安出来,就看你了。”

“嗯。我带你去我家。”赵秦汉说完,发动了车子。

“不去你家,给我找个宾馆吧,我不想那么快就和你住在一起。”我淡淡说道,又说,“请理解一下我的心情,给我一个接受的过程。”

“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接下来不单单要和我住在一起,我们还要见双方的父母,确定婚礼的事宜啊。”赵秦汉不解地说道。

“赵秦汉,别逼我。”我听他罗列出这么一长串的事情,仿佛想要大操大办一般,心里别提多么心堵。

“好吧,那我先不提这些。我可以同意你暂时住在宾馆,只是有一点,靳言一旦从里面出来之后,你必须搬去我家。”赵秦汉坚决说道。

“这些日后再商议,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救人。不然,一切都是后话。”我也同样坚决。

赵秦汉最终妥协了,他把我送到了一家连锁酒店,从此以后,那个家再也不能回去了,我没有家了。

我开好房之后便提着行李上去了,赵秦汉追了上来,我冷冷地对他说:“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你别跟着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那这几天你自己在这里,每天我会按时让人给你送外卖,我下班就来看你。”赵秦汉见我态度坚决,于是柔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搞定。”

“小书,你要明白,现在谁才是你的老公,我有责任照顾你。”赵秦汉伸过手来扶住我的肩膀,我连忙躲到了一边。

“别碰我,答应我的事情请先做到。”我冷冷地说。

“好。”

赵秦汉有些生气,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的大厅,我提着行李背着包走进了电梯,打开房间放好行李后,我第一件事情便是下楼去找药店。

我在药店买了一根验孕棒,回到酒店后,却迟迟不敢测试。我心里突然特别害怕,万一我真的有了靳言的孩子,我又该怎么办。赵秦汉会接受这个孩子吗?接下来的一切我该怎么去做?可是如果没有,我又特别不甘心,我们曾经那么那么想要拥有一个孩子,我常常忍不住幻想假如我和靳言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该会是什么模样。

我的心跳剧烈地跳动起来,我犹豫了许久,还是走进了洗手间……两分钟后,当看到验孕棒上清晰的两杠横线之时,我的心在那一刹那忽然安静了。

我愣愣地盯着那根验孕棒,那一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哭,又想笑,还想……骂一骂命运。

命运竟然又和我开了这么巨大的玩笑,在我们都无暇顾及眼下生活的时候,这个孩子出现了。

一滴泪从我的眼角流了下来,我颤抖着手慢慢地靠近肚子,当我口中不由自主地呢喃了一句“宝宝”的时候,强烈的幸福感就这样袭来。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即将为人母的喜悦,那种喜悦,是近乎本能的神圣的体验。

我不禁想起我们曾经怀上又突然消失的那两个孩子,我曾以为我的身体大概哪里出现了问题,我此生或许不会再有孩子了……可是现在,我有了,我有孩子了。

我的手紧紧握住验孕棒,我心里特别地高兴,又特别地难过,我想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靳言,可是我联系不到他。我该告诉谁,谁会来分享我的喜悦?

我的电话这时候响了,我接起电话,耳边想起了陶梦然那个独特的、尖锐的嗓音:“潘如书,看来你还是不行啊,靳言在里面那么久都没有出来,还得我亲自出手相救呢。”

“陶梦然,你究竟想做什么?”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凝固,我连忙问道。

“我啊,”陶梦然在电话那头嘻嘻笑了起来,“我要救靳言于水深火热,好让他欠我一个巨大的人情啊。”

“你什么意思?”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丝话外之音。

“潘如书,我看到你和赵科长去民政局了,恭喜你啊,新婚快乐。你和赵科长好好过吧,至于靳言……不如你就交给我,我会让他后半生过得快快乐乐的。”陶梦然在电话那头说道。

“陶梦然,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冷冷问道,心里生出了无限寒意。

“没什么,再见吧。以后如果有缘,记得来喝我和靳言的喜酒喔!”陶梦然嚣张地说完,随后挂掉了电话。

我浑身都颤抖起来,我打电话给赵秦汉,我在电话里问他:“赵秦汉,是不是一切都是你和陶梦然早有预谋?你们如此费尽心机,就为了拆散我和靳言,是吗?”

“小书,你别激动,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怎么可能会和她同流合污呢?”赵秦汉在电话那头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又说,“你刚才去药店买验孕棒了,结果如何?”

我心里猛地“咯噔”了一声,我冷冷问道:“你监视我?”

“我只不过是担心你这几天的心情,所以让一个下属帮忙照看一下。只要你没事,我也就安心了。”赵秦汉依旧说得冠冕堂皇。

“赵秦汉!你太卑鄙了!”我生气地喊道。

“别激动,小书。等下下班后,我给你买水果送过去。”赵秦汉说完,就这样挂掉了电话。

傍晚时分,赵秦汉果真提着水果和晚餐敲响了我的房门。我不开门,他便拼命地打我电话。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我说。

“靳言的事情现在在关键时刻,小书如果你这样不懂事,我脾气要是上来,我真不敢确保他会怎么样。”赵秦汉见我软硬不吃,直接抬出了杀手锏。

“你敢!”

“我现在心里很生气,我可能打个电话过去,一切性质就都改变了。”

“赵秦汉!”

“开门!”他重重撂下两个字。

我只得把门打开,他进来后,第一时间去了洗手间。那根验孕棒已经被我藏了起来,我不敢确保他知道真相后究竟会怎样,所以我不能让他看到。

“结果呢?在哪里?”他从洗手间出来,大声问我。

“阿姨收走了。”我淡淡回答道。

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脸色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和,他坐了下来,从袋子里拿出来一颗猕猴桃:“这是我下属送来的,国外进口的猕猴桃,我给你剥一颗尝尝,都已经熟了,特别甜。”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推开了他的手。

“那你尝尝这个台湾过来的水果释迦,也成熟了,味道很好。”他又从袋子里拿出来一颗释迦。

“我说了不用!”我的语气有些莫名的烦躁。

“小书,其实你不必瞒着我什么,我和你领证,就是为了更好地照顾你。下午我也仔细想了一下午,假如你真的怀孕了,我也会视如己出。”赵秦汉突然说道。

当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我不太敢相信这句话会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我觉得他做不到这么博大。

“没有。”我生怕他炸我,我依然不敢承认。

“那好吧,晚点我还有个饭局,这份饭是我让我妈妈特地做的,是你当年最爱吃的竹笋炒肉和红烧肉,妈妈一直很惦记你,我告诉她你现在是我女朋友,她特别开心。我们领证的事情,我打算过一段告诉她。”赵秦汉说。

他打开了饭盒,熟悉的香味飘了过来,那色泽那香味都格外地熟悉。我愣愣地望了赵秦汉一眼,我说:“顾阿姨来H城了?”

“她现在和我住在一起,我父亲在这边疗养院里疗养。”赵秦汉温和地说道,又额外加了一句,“妈妈记得你不爱吃葱,所以一点葱都没放。她一直和我念叨你,希望我能早点带你回家见她。”

“赵秦汉,你不能为了打动我,就搬出顾阿姨作为筹码。你这样,也太世故了。”我心里有了一丝微微的感动,这一份感动,让我的心格外提防。

赵秦汉这样圆滑世故的人,我完全不敢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