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十年之欢

爱了这么多年,深爱刻骨已变成了一种习惯。和一个人朝夕相处太久,有时候很容易轻易便忘记了最初对他的那一份心动。此刻,当看到别的女人注视他时的目光,让我突然重温了最初对靳言的一份悸动。

这个在我生命里存在十年之久的男人,这个陪我从青葱岁月一路走来的男人,这个我看着他一点点褪去稚嫩与幼稚、逐渐变得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他已经由最初的一块璞玉经岁月与爱情的浸染变得日渐圆润且饱满剔透有光泽,他已经足够成熟了,并且成为了女人眼中的“香饽饽”。

年轻、多金、英俊、帅气、有男人味…他的身上每多一道标签,便极易让别的女人对他多一分觊觎,便让我多有一份危机感。

我笑着朝着靳言的方向走了过去,他伸出手大力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往门外走去。

这一路上,我内心思绪翻滚,安全感一点点在缺失,心不免有些焦灼。一扭头望见他的侧脸,竟还是那样帅气那样棱角分明。

那一刻,我失去了矜持,忘乎所以地抱着他,用力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我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他一下失了方向感,方向盘侧了一下,差点儿撞上了马路旁的护栏。

“你干嘛?”他大概吓到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凶悍了几分。

“没什么,就想亲你一下。”我淡淡回答道,我同样心有余悸,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份冲动来自于哪里。

“这样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吗?”他声音温柔了几分,拉起我的手,目光定定地望着我,“我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你放心,你所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靳言,”我突然喊了他的全名,我悠悠地说,“我习惯生命里有你了,我无法想象有一天我失去你,更无法想象你成为别人的男人。”

“傻瓜,”他伸过手来,把手温柔地插入我的发梢。不知不觉,我已长发及腰。“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我不会放弃你,任何时候。”

“你会不会有一天爱上别人?”我不安地问道,主动靠近他的怀里,伸手摸着他的脸。这一张生机勃勃的脸蛋,曾几何时让我迷醉不已,如今我却恨不能它变得普通一些平凡一些,不要帅得那么咄咄逼人。

“不会。我这一辈子,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只有你。”他坚定不移地回答我。

“我突然好害怕失去你。”我用力抱着他,任性地躺在他的怀里。这个怀抱如此的温暖,我不敢想,有一天这个温暖的怀抱会属于别的女人。

“你不会失去我,我说了,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新娘。我喜欢今天你这样自信满满地对别的女人宣战,其实你没必要这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从你身边抢走我。陶梦然这样的女人,更不可能。”靳言早已洞穿我的想法,他坚定地回答我道。

“可是她这样的女人,的确有令男人着迷的特质。连我和她对话的时候,我都能够感觉到她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忍不住被她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吸引过去。”我有些自卑地说道。

作为一个女人,承认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比不过另一个女人,太需要勇气了。好在,我有这份爱情做盔甲,所以无懈可击。

“她的谈吐……的确比一般女人大气,不过男人可不会想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傻瓜,我们不说她了,我们回家,然后喝点酒,谈一谈我们的婚礼吧。”靳言淡淡说道。

就连靳言,也承认陶梦然的确不一般。我心再度慌乱,此时靳言已经轻轻推开了我,重新发动了汽车。

回到家后,我简单做了几个小菜,靳言拿出一瓶珍藏很久的轩尼诗,我们坐在小饭桌上,互相凝望着对方。

靳言突然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开心:“十年了,宝贝。”

“恩,十年了。”我沉声应道。

从我的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从靳言的二十岁到三十岁,十年,整整十年。

“不敢想,不敢回头,不敢想象我们一起共度了这么久的时光。”靳言动情地说。

“嗯,太多次的分分合合,我们最终还是一起走过来了。第一杯酒,我谢谢你的坚持。”我穿着居家的t恤短裤坐在靳言的面前,端起酒杯敬了他一杯酒。

“好。来,我们喝一杯。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好好谈谈心了。今天我们什么都不谈,就谈一谈我们这十年的心路。我心里积攒了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们好好说一说。”靳言的情绪和我一样激动,从他饱含爱意的目光里,我明白,他的心还在我这儿,顿时安心了许多。

“好。”我点了点头,一口喝下了杯中酒,我温柔地看着他,看着他西装革履,恍如梦中,“记得十年前的那个你吗?”

“记得,记得我们的第一个晚上,记得那时候你像是受伤的小白兔一样的眼神,记得你当时瑟瑟发抖的样子,记得你抱着我哭着喊疼的样子。”靳言笑着回忆道。

“还有呢?我还想听你说。”我托腮注视着他。

“记得你一开始的委屈,你为我的隐忍,你生气对我发脾气的样子,记得那一年私奔,在火车上我在你身上睡了一路,记得你毅然陪我闯荡天涯的神情,记得我们这么多年的每一个片段。有太多次深刻的画面,让我下定决心此生一定要好好照顾你。来,我敬你一杯,我的女人。”靳言又给我们彼此的酒杯满上,煽情地说道。

我心里一动,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各自都喝完了杯中酒。

“我们同居的那三年,是我最混蛋的三年,我天天玩游戏,我不做家务,我没有关心你,都是你不断地在包容我,我知道那时候你很累,可是我就那样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你的照顾。我很谢谢我家里经历的那一次变故,如果不是那一次变故,也许那时候我就失去了你,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差点就分手了,对吗?”

“嗯,如果不是你家突然发生意外了,那时候我们就已经常常冷战了,你那时候不上进,也没什么责任心,和所有被宠坏的富二代一样。”我柔声说道。

“这么多年,怪过我吗?”他郑重其事地看着我的眼睛,问我。

我摇了摇头:“从没有一刻,敢怪你。爱你还来不及呢。”

“是什么让你这么喜欢我?”他狡黠地笑了笑。

“太多太多原因了,但是最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你的心和我一样。”我说。

“我觉得我们之间就是注定的,注定这一辈子都无法分开。所以,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想我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让我动心了。”

“你坦白说,这么多年,你真的没有为别人动过心吗?”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借着酒劲问道。

他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自从有你之后,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入我的眼。”

“我哪里好?值得你为我这样?”我感动不已,连忙问道。

“哪里都好,你在我眼里,就是完美的,没有缺点。”他说。

“假话,你哄我。”我娇嗔地说道,又突然间伤感起来,我说,“或许我爱你不过是一个伪命题。”

“潘如书,我曾经对你说过,上你不是我的最终目的,爱你才是。”他目光坚定地看着我,然后说,“也许我们的爱情会因为平凡的生活渐渐变得琐碎,但是只要和你一起走下去,只要我们相守在一起,即使再多的琐碎都是一种幸福。这也是,我想和你结婚生子,过上平凡的生活的真正原因。”

“也许所有的生活最终都会回到平凡,可是我很害怕,如果没有了那些惊心动魄的生活,我们之间的感情会不会一点点变淡?”我知道人生终有一天会归于平凡,可是我害怕承受因为平凡而渐行渐远的那份亲密。

“在美国的时候,在自由女神像那里,我看到了一对年迈的老奶奶坐在手推车里,老爷爷推着她逛超市。那一刻,我已经得到了你这个问题的答案了。老婆,不要患得患失,十年,最难的时光我们都坚定走过来了,未来不管会发生什么,我们一起去面对,好吗?”靳言目光坚定地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可是我心里总有一种惴惴不安,我总觉得我们的生活会出现什么变故。”我皱着眉头说道。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多米带你去美国,以后我不会再和你分开那么久了。我只是想好好利用这一段时间,调养好自己的身体,处理好公司的事务,让我回来之后能够安安心心做我的妻子,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完美。或许人生就是不完美的,不过至少一切都在计划之内。你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吗?”靳言突然问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