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那个女人我认识

他竟真的来了……我心里“咯噔”一声,望向他的目光错乱而纠结。

我正在前台处和前台的姑娘交代一些事情,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过来,慌忙中我迎了上去,却不知道怎么称呼赵秦汉好,一时尴尬地立在原地。

赵秦汉的一个下属走了上来,对我出示了证件,告诉我们要税务稽查,然后出示了税务稽查单,让我签字表示收到。于是,我让前台去把靳言叫了过来。

“这是我们赵科长,今天他亲自来你们公司,我们要实地抽查一下你们的税务方面的相关工作,还要检查你们的库房,接下来的这些天我们的人员会进驻你们公司,请予以配合。”赵秦汉身后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你好,赵科。”此时我的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我伸出手去,礼貌性地和他握了握手。

“小书,好久不见。”赵秦汉也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手,随后小声对身后的一群人说:“这位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你们去做忙你们的,我和我同学叙叙旧。”

靳言已经听到了消息,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和赵秦汉握手的一幕,再见赵秦汉身后的一批人,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走了过来,对赵秦汉笑了笑,然后也伸出了手:“您好。”

“您好,靳言,好久不见。”赵秦汉微微一笑。

赵秦汉看上去气色很好,越来越有政客的派头,我让前台带着他的下属去财务部核实情况。赵秦汉环视了我们公司一圈,我和靳言默默互相对看了一眼,不安地跟在他的身后,那种感觉特别的怪异。

“不请我去你们办公室坐一坐么?”赵秦汉突然回头,笑着望着我们,目光看上去很是清澈。

“好,这边请。”靳言先会意过来,于是请赵秦汉去了他的办公室。

我开始给他们泡茶,大家都很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是靳言先开的口,靳言问:“最近怎么样?”

“一般,你们呢?看你们的情况发展得不错,很为你们感到开心。”赵秦汉说道。

“谢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抽查我们公司,我们一直按时缴税,怎么会突然有人举报?”靳言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们接到了举报电话,说你们公司存在这个情况。我又刚好负责这一块,新上任不得不重视,尤其你们属于新兴产业,目前国家对你们的扶持力度也很大,所以我想亲自下来看看,顺便看看你们的境况。小书,最近好吗?赵秦汉说着说着,把目光投向了我。

“挺好的,你呢?现在应该成家了吧?”我问道。

“还没有,家里介绍了几个,都不太合适。”赵秦汉淡淡一笑。

靳言顿时有所警惕地说:“要求还是不要太高的好,我和小书马上要结婚了。”

“噢?”赵秦汉眉毛一挑,笑道,“的确是早就该结婚了,这么一说,我可得恭喜你们。”

“谢谢,你如果到时候想来参加的话,我们一定会给你发请帖的。”靳言笑着说道,顺手把我搂在了怀里。

“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奉上一个大大的红包的。”赵秦汉笑着说完,随后站了起来说,“我去看看他们进展得如何。”

于是,靳言和我也站了起来,赵秦汉走出了办公室,似乎有些微微的不悦。

“你何必故意刺激他呢?他现在可是领导,要是给我们小鞋穿,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我小声对靳言抱怨道。

“有什么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我一看他的样子,就是对你还没死心。”靳言说道。

“看一看又不少块肉,这节骨眼上你故意冒犯他,万一他以后三天两头来搞我们,我们还活不活了。”我哭笑不得地说。

“说的什么话呢!没听过一句话说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小子那么多年都一直觊觎着你,谁敢保证他不会假公济私?”靳言边和我说着,边去了财务部。

“税务稽查他们一来,没有十天肯定审不下来,我们还是得做好心理准备,可别让他们查到漏洞就不好了。”我忧心忡忡地说道,又问靳言:“你说现在,谁会好端端举报我们公司呢?”

“多米告诉我,最近东城区有一家新开的跨境商务公司,名字叫做天仁,现在专门和我们在抢货源。我估计,或许是那家公司捣的鬼,又或者,我们不在这一段时间,公司里出现了问题。”靳言沉声应道。

“前段时间公司财务部新来了一个叫做陶思然的实习生,当时咱们都不在,之前负责财务这方面的人离职了,这个叫陶思然的女生是刑风亲自面试的,我回来后看了她的简历,简历普普通通,不过父母这一栏没有填。财务主管告诉我,这个女生的工作态度很勤奋,常常完不成工作边自愿加班。我见过几次,长得还挺漂亮,见人就笑,倒是和公司其他学财务的人不太一样。”我说。

“常常一个人加班?”靳言听完后,眉头立马皱了起来,“我们现在得万分小心,你告诉财务主管王凯,所有大笔数额的款项全部要由他亲自审核,确保不能出一点问题。”

“我已经再三重申过了,财务部最近也天天在加班。”我说。

“走吧,我们还是过去看看他们的审查情况怎么样了。”靳言说道。

我们走出去的时候,赵秦汉正和他的下属在沟通一些什么,见我们出来,他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走过去。

“你们公司的财务有几年工作史了?”赵秦汉皱着眉头问我们。

“财务主管有十年了,老员工也都在三年以上,怎么了?”靳言连忙问道。

“你们系统这方面的账务还算明了,但是票据很多都不全,问你们的主管竟然支支吾吾,这是怎么回事?”赵秦汉问道。

赵秦汉说完,又把我和靳言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今年总局的重点税源企业名单中有你们,再加上有人举报,今年你们这一关很难熬,我提前知会你们了,怎么这才刚查就这么多问题?”

靳言和我顿时哑口无言,昨晚我们还刚刚确认我这方面的问题,尤其是票据这一方面。

“我问问下面的人。”靳言说完,又小声对赵秦汉说,“你需要我们怎么做,才能通融一下,让我们轻松一些?”

“实话跟你说吧,这一批跟我来的人里有总局的人,我不过是个科长,话语权不多,我之所以跟他们一起来,就是知道这件事棘手,不放心才来看看。依我看,如果第一天就发现这么多问题的话,接下来这几天都不会太好过。这样吧,晚上你们安排个饭局,重点款待一下总局那边的人,我这边也会帮你尽量通融。”赵秦汉小声地说道,表情一脸的真诚,看上去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把我们怎么样。

靳言让我去找财务主管王凯问问情况,我把王凯叫到了办公室,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昨晚我们刚刚对过所有账本,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问题?”

“昨……昨晚我刚对完准备走人,后来陶……陶思然进来了。”王凯支支吾吾地说道。

“然后呢?”我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话外之音,昨晚王凯加完班已经晚上11点多了,我和靳言都是11点走的,怎么陶思然作为一个实习生,那么晚来公司做什么?

“然……然后……”王凯哆哆嗦嗦的,吓得全身发抖。

“快点说,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哆嗦的,是怎样就怎样!”我没好气地吼道,从他脸上惭愧的表情我就隐约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晚,我正准备下班呢,陶思然突然提着夜宵来了,说觉得我太辛苦了,所以特地买了夜宵送过来。我吃了夜宵,吃着吃着她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然……然后她亲了我,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早上了,陶思然已经不见,我连忙打开抽屉看了看,发下票据都整整齐齐的,系统里的数据也都在,所以……所以就没疑心。”王凯结结巴巴地说道。

“她亲你了,然后你就睡着了?”我疑惑地问道,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嗯……对。我也很奇怪。”王凯满头冒汗。

“她人呢?”

“今天没来上班。”

“什么?!打过她电话没有?!”

“打……打过了,她说我对她X骚扰,所以不来上班了,还威胁我不能和你们说,如果说了,她……她就去告我。”

“什么?!”我脸色大变,“陶思然的背景你和张丽调查过没有?入职后她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王凯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然后说:“我……我估计她的档案是假的,她说话是本地口音,但是她档案上写的是江西人。她对财务并不是很懂,因……因为财务部难得来一个漂亮的女生,所以……所以我一直夸她很好,其实私下里一直在教她。”

“她的电话是不是现在已经打不通了?身份证地址这些核实过了吗?”我问道。

“我……我早上让一个公安局的朋友查了,他说身份证和地址这些都是对的,就……就是照片上的人不对,真正叫陶思然的女生长得不是那个样子。”王凯边冒着冷汗边说道。

“你既然知道了这些情况,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冷冷问道。

“我……我不敢。我知道我错了,我从没有犯过这样的错,真的,潘总。”王凯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时候,多米推门而入,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习惯性不敲门就进来了,他一进来便对我说:“你不用问王凯了,那个女人我认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