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你们在干什么

在我眼睛对上他眼睛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不妙,可当我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在那一瞬间我面前的男人突然切换成了靳言,我眼前是一片波澜壮阔的大海,靳言穿着沙滩短裤站在我的面前,我主动勾上了他的脖子,然后深情地吻他……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无比生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一刻,意识瞬间复苏,我睁开眼,赫然发现自己正搂着多米的嘴唇,而我的唇上湿腻腻的……我浑身顿时冒出了冷汗,我明白我又一次中计了!

说话的人是靳言,他浑身发抖地站在原地,目光无比森冷地望着我和多米。张瑶和其他几个姑娘都来了,就站在他的身后。

多米一副十分无辜、不知所措的模样,指着我说:“她……她突然就抱着我吻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潘如书!”靳言猛喝了一句。

“我……我……”我支支吾吾低下了头,狠狠揩去唇上那恶心的痕迹。

“你就这么不甘寂寞吗?”靳言言辞犀利地问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明明站在我面前的是你,怎么会是多米?”我唯唯诺诺地配合着靳言的发问。

“刚才一直是我呢,你问我去稻田的路怎么走,我说茅草屋后面有条小路,你让我带路。可是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你就突然勾住我的脖子,不管不顾要吻我。哎呀,小书,原来你这么反感我是因为早就爱上我了?”多米调侃似地轻松问道。

“刚才吻的好激烈啊,把我们都看呆了。靳言还担心说你以为你迷路了到处找你,没想到你倒是好,躲在这里偷偷泡起了帅哥呢。”张瑶在一边幸灾乐祸地说道。她话一说出口,其他几个她的女生同伴都跟着痴痴地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靳言在这时候冷冷地说了一句。

她们顿时悻悻住嘴,不再敢多说什么。

“靳言,你不相信我吗?我刚才真的以为是你……”我抬起头,楚楚可怜地望着靳言。

“是吗?那你倒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和多米,像吗?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背地里偷腥?之前公司的传闻我没有选择相信,因为我信任你。现在看来,我似乎信错人了。”靳言冷冷地说完,气得浑身微微的发抖,随后负气转身而去。

我于是追了上去,我拖住他的手,我说:“靳言,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是吗?那你不如说说看,你对多米的真实感受。你一直告诉我你多反感他,多不喜欢他,是为了掩饰自己对他的喜欢,是吗?”靳言扭过头来,用重重的语气问道。

“不是这样的……”我的眼泪被靳言冷漠和不理解的话语生生给逼了出来,“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我没有喜欢过他,你为什么要这样不相信我?”

“呵呵!”张瑶在旁边一声冷笑,“拉倒吧!都吻上人家了,还在这儿装清纯!潘如书,以前我觉得你还有点种,现在发现不行啊!”

“你给我闭嘴!让你说话了吗?”靳言凶巴巴地凶了张瑶一句。

张瑶一下脸上挂不住,气呼呼地对她几个同伴说:“走吧!我们回去吃烧烤去!懒得理会他们的破事儿!”

张瑶带着几个女生转身就走,多米还在茅草屋那边抽烟,靳言趁此机会飞快地对我眨了眨眼睛,继而又大声对我说:“你想好怎么和我解释吧!没有合理的理由就不要再和我说话!”

我明白他是说给多米听的,我于是哭得更厉害了,我抓住他的衣袖,我喊道:“老公,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怎么我会亲他……你别生气好不好?”

靳言重重地甩开了我的手,然后又一次转身迅速地离开。我绝望地蹲在原地,眼泪一滴滴地往下落下来。一想到和多米那样可怕的男人接吻了,我心里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如果他这样轻易就能控制我,那么以后如果他想让我去做什么,我岂不是……这么一想,简直毛孔悚然。

“你的嘴唇挺软,口感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多米又靠近了我,悠悠在我身后说道。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烟味飘了过来,似乎是某一种女式香烟的味道。

我“噌”地站起来,恶狠狠地对他说:“多米!你是不是会催眠术?”

“催眠术……呵呵,姑娘,生活不是电视剧,我也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对一个令我无比反感的女人催眠。”他冷冷说道,最后又说:“识趣的话,就早点和靳言分开!别挡了我的路!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你会对我做些什么!”

我浑身不断地发抖,我咬牙切齿地问道:“你那么希望我和靳言分开,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伸出手勾住我的下巴,突然极其温柔地说:“我觉得活着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眼睁睁看着别人痛苦下去,却无能为力。”

说完,他放下手用纸巾擦了擦嘴唇,又说:“以后请擦高级一点的口红,好吗?”

然后,他单手插兜,潇洒利落地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轻微地甩着肩膀,从背影里都隐隐可见他的得意之情。

等我终于收拾好心情回到了烧烤摊的时候,靳言和一帮男人们正在嘻嘻哈哈地喝着啤酒吃着烤串,我回到烧烤摊,居然没有一个人理我,靳言只是抬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这样的冷落与孤立真是让人的心情low到谷底,我一个人挑了一张无人入座的桌旁坐下,远远地看着他们这一群人的狂欢。仿佛一瞬间,我便成为了局外人。而多米,正开心地围在靳言的身边,边和靳言喝着啤酒边打闹着。奇怪的是,明明接吻是两个人的事情,最后却弄得好像是我一个人的错误一般!

好饿啊……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特别是烧烤的香味一阵阵飘来的时候,那种饥饿的感觉更加剧烈了。

我看着他们将烤好的美食一盘盘地放在桌上,然而,靳言不鸟我,没有人会理会我的感受。他们放肆地吃着,放肆地喝着,终于,靳言十分不忍心地端了一盘烧烤走过来,重重地往我面前一放,先是对我极为快速地用唇语说了一句“委屈你了”,然后大声说:“吃吧!回家我们再慢慢算账!”

说完,他又给我拿来了一盒酸奶和一根香蕉,然后又回去和他们一起狂欢。我拿起酸奶默默地喝了起来,只见他们玩得无比开心。一个队友带来一个音响,放着酷炫狂躁的DJ音乐,大家纷纷拿着手中的酒随着音乐摇摆起来,边摇摆边喝着……我看到多米在靳言耳边低语了两句什么,靳言竟笑得一脸开心。

黄昏时分,玩累了的大家终于打道回府。没有喝酒的人负责开车,所以开车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多米和张瑶挤进了我们的车上,路上,他们一路热聊着,嘻嘻哈哈不成样子。而我,根本就像是一个称职的司机。

当回到家关上房门的那一刻,靳言“噗咚”一下单膝跪地,然后用力抱着我的腰说:“老婆,请原谅我这一天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接下来随便你怎么处罚我,你让我睡厕所也行,让我睡地板也行,我将鞠躬尽瘁毫无怨言。”

心里的确满腹的委屈与牢骚急等着爆发,可是听他这么说,既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我:“你倒是演得挺真啊,借着机会和不少美女眉来眼去了吧?”

“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个多米是不是同志啊?他好像一直缠着你不放。”我又喃喃说道。

“老婆,这个不能确定!”他依旧用那一副逗我笑的语气说道。

“你起来!”

“老婆不原谅,我就不起来!”

“快起来!我们商量正事!”我气得嚷道。

他这才站了起来,一秒钟恢复了正经,问我:“你吻他之前,你是在做什么?”

“当时我打算去稻田,他突然就出现了,随后我一对上他的眼睛,他就开始催眠了。等我醒过来,就是你看到的一切了。你怎么不早点出现?”我气得埋怨道,又问:“我吻了他多久?”

“当时我虽然在斗地主,但一直注意着你去了哪里。当我看到多米朝着你去的那个方向走去的时候,我立马就没玩了,然后说要去找你。张瑶吵着要和我一起去,所以我们几个一起过来的。一开始到茅草屋附近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你。后来张瑶说会不会在茅草屋的后面,我们就绕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你在吻他……当时吻得好像很开心很入情的样子呢,是不是真他妈动心了?”靳言说着说着,突然忍不住生气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眼睁睁看着我这样以身试险吗?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多委屈吗?”我听他这么说,一下全部的火气都上来了,我气愤不已地大喊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