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心碎

第306章心碎

说话的时候,裴曜竣还用深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我就好像是他疼爱的宝贝一样,在那一瞬间我就仿佛是一个被深爱的女人,我的一颗小心脏被男人的眼神弄得就如小鹿一样狂跳不停。

男人的话锋一转,裴曜竣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周灼云:“你来这究竟想要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咱们两个人的事改天再说。”

“哼!”周灼云见她温柔没用,所以冷哼一声,压抑着她略高的嗓门说道:“我偏不。”

我也应该拿出来主人的气势,所以对周灼云说道:“现在你是不是见到了这个男人了,那你是不是应该离开了?”

周灼云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宛如这个屋子里面没有我一样,她不管不顾接着对裴曜竣说道:“我今天来这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怎么?”

周灼云迈着步子朝着裴曜竣的方向走去,对着说道:“还想不想让这日子好过了呢?如果想,你就”

周灼云对着裴曜竣的耳边说道,她的声音很小,即使是在这么安静的房间之内我都听不清她究竟说了些什么,如果不是亲眼看得到裴曜竣表情一点点儿的变化,从吃惊到无奈再到面无表情,我会怀疑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说话的。

裴曜竣肩膀微颤、眉头紧锁,表情很严肃又很惊恐,我不知道周灼云究竟是跟他说了点儿什么,但是能让裴曜竣有这个样子的表现,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你能感觉到那句话一定是有什么隐情,而且应该是戳中了裴曜竣的软肋了。

周灼云瞧见裴曜竣的反应之后不免嘴角一勾,转过身对我说道:“段小姐,现在你说咱们应该是谁离开了呢?”

“又或者,你可以去客房里面睡觉哦!怎么样,我待你不薄了吧,我可没有把你往外撵哦!”周灼云脸上的笑容灿烂。

裴曜竣瞪了周灼云一眼,从齿缝里面传出来了几个字:“注意点儿!别乱说话!”

我不解,疑惑的看向了裴曜竣,可是他的眼神中,却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裴曜竣径直的走向我,在我的耳边默默说道:“宁儿,听话,今天先回父母那里住,这边的事情我来解决。”

“为什么?”

我听完了男人说的话之后心底一片凉意,他过来不应该是把周灼云赶走么?怎么却是让我离开了呢!况且这房子不是让我来住的么?怎么周灼云会留在这里呢,为何我就偏偏要离开呢?

“听话,你先回去,等这个事情解决了之后,我就把你接回来。”

“恩?”我的眉头蜷了起来,一脸不惑的看向了男人。

他伸手摸我的散落在胸前的发尾,用低沉的嗓音对我说道:“回家去,等我接你回来。”

裴曜竣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再撵我走么?我是不是就是一个玩具?说白了,还是他给周灼云有关系对么?到头来,我还是那个信了两个人鬼话的傻子!我还对裴曜竣有信心,可是结局就是这样了么?

我离开,呵呵,明明当初这房子的要是都是那个男人亲手交给我的,可是到头来,也是这个男人亲口让我离开的可笑。

我感觉鼻头一酸,眼眶里面好似是分泌出来了一种不明的液体,但是我强忍着没有让它从眼睛里面出来。

外面忽然一个炸雷,把这小洋楼弄得颤了颤,这雷声吓坏了我,差点儿把我眼眶里面的泪水吓出来,我拼命从脸上挤出来一个笑容:“裴曜竣,这是你让我离开的,我段宁从来都没有要求过留下来。”

裴曜竣眼神中闪出来了一丝的无奈,他愧疚对我说道:“宁儿,我跟周灼云还有一点儿事情没有解决,让你回家住是为了你好,等这件事情解决了之后,我立即接你回来。”

我冷笑:“是我影响到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了吧!没关系、没关系,是我没有眼力见,我走就是了!”

“别——”

裴曜竣想要伸手拽我,可是却被我挥开了,我淡漠的看向了裴曜竣:“你让我来,我就来;你让我走,我头也不回就走,但是请您以后不要再这样子做了,对谁都不好。”

路过周灼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双眸之中闪出了一丝的挑衅,我冷哼,给了这个女人一个白眼就从她的身边错了个身子。

周灼云低声对我说道:“现在是谁走?”

“哼!”我挑眉瞪大了眼睛,即使我现在要离开这个房间,那也绝对不可以输了气势,我开口说道:“那这房子也是我住腻了。”

说完我甩了下如瀑的头发就离开了,到我开门的时候,我也没有敢回头看裴曜竣的脸,同样,他也没有拽住我的手不让我走,所以,我们两人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呵呵

当我的左脚踏出门的时候,眼泪唰就掉落了下来,身后忽然响起来了裴曜竣低沉、焦急的声音,他说:“天色晚了,我送你好不好?而且好像要下雨了。”

我往前走的脚步顿时就停顿了一下,余光可以扫到周灼云靠着墙看我离去的样子,我最后还是没有回头看去,一来是我不想让那两个人看见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二来我也是有自己的骨气。

所以我的眼睛直视前面,从未有过如此坚毅的时候,我的朱唇慢慢张开说道:“不必,谢了。”

说完之后,从门口的雨伞架上拿了一把透明的小伞,我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大门,这个小楼不住也罢!请我我都不会再回来的!从兜里面把钥匙拿了出来撇到了门口。

再见了。

可是等我走出去十分钟之后,这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厚,满心的后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究竟是为什么不让裴曜竣送我回去呢!

说好听点儿,我这是倔强!说难听点儿,我这就是脑子有病,为了点儿啥非得走回家的呢!只不过就是逞当时的口舌之快,这下好了,走到家都得天亮了,我当时好歹把门口的自行车骑过来也可以啊!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