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那家不起眼的餐厅

第277章那家不起眼的餐厅

这餐厅里面通体都是木头的材料装修起来的,人倒是不多,零零星星坐着那么三两人,旁边有一家雅间是关着的,也不清楚那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室开的是暖黄的灯光,一进来总有一种在家里面的感觉,让人想要坐下来好好的放松一下,来一杯清酒好好吃上一顿饭。

“哇!”我忍不住惊呼起来,赞叹的说道:“这里面实在是太好看了吧!”

裴曜竣因为拿着好几个箱子所以行动起来有些不太方便,把两个银灰的大箱子弄好了之后他才看着我笑眯眯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喜这些的,赶紧进去吧,这一家的寿司在日本也都是出名了,今天咱们来的早,所以这人还不多。”

“啥?”我惊讶长大了嘴巴:“咱们来的太早了?”

裴曜竣叹气下摇了摇头:“这算是一家深食堂了,一般在午十二点左右是营业最好的时间段,这时候那些日本的加班族都下班了,加班辛苦呀,自然就会饿了,所以来这边吃点儿东西、聊聊天,也算是缓解下一天的疲劳了。”

“咱们这才几点,九点多一点儿还不到十点呢!当然人少了,快进去、快进去,我把东西弄上去。”裴曜竣开始在我的后撵我,我自知我堵着门呢,所以连忙往餐厅里面走去,找了一灯光比较好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做的那块就跟酒吧里面的吧台很像,不过酒吧里面吧台的对面是酒师站着的地方,我这个对面则是厨师所在的地方,但一个深蓝的布挡住了对面厨的视线,只能透过下面半截的缝隙看到厨师的黑皮鞋在地面来来回回的转悠着。

“怎么样,是不是还算意?”

“意、意!”我狂点着头,虽然很意但是我对这边的生活规律有些不明白了,这一加班都是十一二点钟吗?这人岂不是都黑白颠倒了,生活起来多么的辛苦。

裴曜竣提高了他低沉的嗓音用日语对着里面的黑皮鞋的男子说话,说了一段挺长的话,但具体说的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也是看过<a href=".9kan./" target="_bnk">电视剧</a>的,多多少少也能听懂一句,那就是裴曜竣说的第一句,那就是‘你好’的意SI。

其余的我统统不明白!

裴曜竣的话说完,不出两秒钟,在深蓝帘子后面的男人就走了出来,掀帘子的一霎那,那脸上有一道疤痕的男子笑模样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疤痕很长,从眉毛一直划到了耳朵旁边,差点儿是弄到了眼睛,虽然现在这疤并不是很深,但是通过那疤痕看出来这一定是跟别人架弄出来的,想想那场面一定是惊心动魄!

那个男人应该是店里面的老板,因为我环顾了一周这家小饭店,确实不算太大,也就几十平米的大小,而且这家店铺里面没有其余的服务人员,仅仅只有这个男人,所以我估计这个男人就是老板。

只见该男子个子欣长,穿在外面的白围裙已经微微的有些泛旧,围裙里面是一件白的衬衫,袖子挽到了胳膊肘的位置,一对小臂呈小麦,看上去健康,在灯光下还可以看到男人胳膊上面细细的绒毛跟淡淡的绿血管。

一条黑的长在围裙的下面,被挡住了一大半,长微微的,把那男人上的肌肉都凸显了出来,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平时一定会经常的运动,那个男人在往前走的过程中。

在他前后摇摆的前臂下方我看到了一块盖大小的纹,那个男人来来回沪晃动前臂,我只能看到他有纹但是具体是什么就一无所知了。

凭我对人的感觉这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就凭那脸上的

一张嘴那就是一串日文伺候,我蹙眉、咧嘴,一句都没有听懂,只好在那个男人看我的时候尴尬的小了两下,连忙转移视线,只能把最后的希望交给裴曜竣了!

他没有让我失望,看着那个脸上有DAO疤的男子回话说了叽哩哇啦一大堆的语言,虽然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但是DAO疤男听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进到了厨里面。

我摸摸低声问道:“你们俩说什么了?”

“恩?”裴曜竣玩味一笑:“怎么你想知道么?”

我把嘴巴凑到了裴曜竣耳朵旁边悄悄的在他耳边着气:“我总感觉那个男人一定是有故事呀,你看见DAO疤了么!咱们不会是碰见了日本的黑社会了吧?就是电视里面说的那些,日本黑手党,挺厉害的,在日本特别的猖獗!”

“”

裴曜竣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杵了下我光洁、白的额头,学着我的方SHI 在我耳朵旁边着气,弄得我不是耳朵痒痒,这心里面也是跟着痒痒了起来:“你是不是看多了,哪来的那么多黑社会,而且咱们这是在日本呀,你就把声音说道最大他也是听不明白呀!”

我惊,裴曜竣说的是有道理呀,刚才那个DAO疤男一定是跟我一样呀,他应该也不能太懂中文呀,我噘嘴揉着刚才被裴曜竣弄的痒痒的耳朵说道:“那你不也是跟我一样这么小声的说话么!?”

“我那就是学学你,让你看看你刚才的模样有多可笑。”裴曜竣“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笑的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可真的是开心极了!

可是,我瞧见裴曜竣的脸之后可开心不起来了。

我表立刻严肃了起来,很认真地对男人说道:“你刚才那是笑话我。”

“不是。”裴曜竣脸都笑红了,忍着才说‘不是’呢!

我气,正当我想要好好的给这个狂傲的男子一点儿小小的‘训’时候,前方的帘子就这么别掀开了,那个DAO疤老板再次从里面的小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不同的是,上次他是空手的,这次他的手中多了一个白晃晃、亮灿灿的盘子,里面的东西可是把我肚子里面的馋虫全都了出来。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