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落水

我们究竟谁在梦中?又有谁活在现实?当一个人一无所有之时,我们所能走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自己徒手开拓自己的道路,风尘仆仆鲜血淋漓;一条是依附他人搭上快车,腾空而起绕过泥泞。

我选择了前者,小雪选择了后者。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们争执得不可开交的后果导致我连夜离开了小雪的别墅,在路边苦等了许久终于坐上了一辆的士,打车回到了宿舍。

我喝了酒,一路上都很飘忽,我望着这城市里的处处霓虹和车水马龙,心里无限地迷茫。心底一个强烈的声音冒了出来,那个声音在告诉我:潘如书,人可以穷,但绝对不可以堕落。

可用小雪的话说,我和靳言的故事又何尝不是一种堕落?稀里糊涂地丢了第一次,稀里糊涂地怀孕,稀里糊涂地私奔……爱情的开始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已经这样了啊。如果可能,我愿意借命运的一双手轻轻拨弄到最初我和靳言相识的地方,如果能够回去,我绝对不会以这样的开始来获取我们的爱情。可是,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从此以后,小雪再也没有打过我的电话,连同小画与我的联系都淡了许多。我默然接受了这样的现实,上班之余,还是像从前一样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看书。

同时,我开始写一个又一个的爱情故事,每一个爱情故事里都有一个霸道如他的男主角,每一个故事都让我回忆起从前点滴的片段。

他的坏,他的笑,他的霸道,他的无理取闹,他的任性妄为……每一种元素都在故事里的男主角身上得以体现。我把这些故事一篇篇地发到了大姐的邮箱里,大姐一篇篇细细研读之后,又把她的看法和见解发回给我,我们来来去去地探讨着故事中男女主角的种种情节与结局,最后精修之后,一篇篇投入了我们精心挑选的杂志社。

稿子大多数都石沉大海,当然偶尔也有编辑发来的回音,有时候勉强过了一审或者二审,但是终审依然被毙。可是大姐告诉我,这不要紧,我们享受的,是为梦想耕耘的过程,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持之以恒地进步。

大姐的话在我的心里犹如圣旨一般有着神圣不可侵犯力量,而这股力量已成为我努力的动力。我知道或许我此生一生的努力都未必能够达到大姐的高度,可是我想努力,和她更接近一些。

我的日常开支变得更加缩减,因为小画在学校里的开销又增加了许多,不过好在我此时的工资已经勉强能够应付,于是每一个月发工资的日子,我都会直接把我工资的三分之一转到小画的银行卡上。

许是这样,小画对我渐渐由淡漠变得热情。一个多月以后,她告诉我他们学校和邻校会举行一场大型的联欢晚会,到时候会有她的一个节目,并给了我一张入场券,让我有时间可以去参加。

那天正好是周六晚上,于是我便去了。

这一场晚会在学校的篮球场上举行,时间明明还很早,可是看台上已经挤满了人。

因为是许颂女朋友的缘故,小画成功当上了学生会干部,成为了张罗这场晚会的主力。她和许颂压根就没有功夫顾及我,匆匆忙忙过来招呼了一下让我找个位置坐好之后,他们便忙着去维持现场秩序去了。

我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托腮静静看着这些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大学生们,每一次来到校园看到他们,心里都生出一种油然的艳羡之情。多么希望我也是他们之间的一员,只是,根本不可能了。

可是能坐在这里,能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已经觉得十分欣喜。无论如何,我已经接近了这样的生活了,至少我也在他们当中,不是么?

晚会很快就开始了,小画穿着十分酷炫的舞蹈服,带着一群女生跳了一场性感火辣的开场舞,站在舞池中央的小画蜂腰长腿,疯狂扭动的电臀瞬间点燃了全场的气氛。激情澎湃的开场舞之后,许颂和一个留着俏丽短发的女生上台主持,他穿着一身银色的西服,远远看去颇有央视主持人的架势,阳光帅气地站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开场白。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一个精彩的、自编自导的节目纷纷亮相,掌声和笑声响彻全场。突然,在我的后方传来一阵尖叫声和唏嘘声,我诧异地扭头,顿时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靳言!他居然出现在了会场!

不仅仅如此,他和身后的四人都是迈克杰克逊的经典黑色西服装扮,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通体碧绿的拐棍,五个人都戴着墨镜,以一副酷毙的姿态向舞台的中央走去!

他们一来,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所有人都高声尖叫,大家纷纷激动不已。许颂愣在了台上,但是很快会意过来,连忙圆场:“忘了告诉大家!今天我们晚会的神秘嘉宾就是我们的靳少以及他身后的四位帅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上场为大家表演舞蹈!”

此时靳言以及带着那四个帅哥上了台,各自摆好了POSE,许颂与靳言耳语了几句之后跑下了台。很快,迈克杰克逊的音乐《BillieJean》响起,靳言以迈克杰克逊经典捂裆动作开场,瞬间点爆全场,所有人在愣了几秒钟之后,疯狂地鼓掌和尖叫,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

我混迹在人群之中,不由自主站起身来痴痴地望着台上的靳言,不由自主地为他鼓掌为他呐喊。这是我第一次见他跳舞,第一次知道他的舞蹈原来这么棒这么富有感染力,他的模仿能力原来如此之强。

原来他如此优秀,原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我心里暗暗思忖着,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靳言今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看许颂当时的反应,靳言似乎是临时自己来的,并不像是之前彩排过?他是为了谁而来表演吗?难道是为了沈紫嫣?

我不由得四处张望起来,可是在人群中并没有发现沈紫嫣的声影。这时候,小画找到了我,她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说:“姐,看到靳言跳舞,激动吗?”

“激动啊。”我笑着说。

“他是临时突然来的,之前邀请了好几次他都不来,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自己出现了,真是捉摸不透。”小画嘟囔道,又说:“等下沈紫嫣也会上台唱歌。噢,对了,张誉也有个小品。”

“是吗?”我惊讶问道。

小画递给我一瓶水,然后说:“我继续忙去了,姐你自己看表演吧,完事之后先别走,晚点儿一起吃夜宵。”

我点了点头,目光依然逗留在台上。整场舞蹈我压根没有看靳言身后的四位帅哥,把所有的目光都倾泻在了靳言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舞步,他的每一种表情,都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当舞蹈结束,我是那样的意犹未尽。我心里不禁想,假如他不那么叛逆,假如他能好好对待自己的人生,或许他会是这所学校里最耀眼的星星吧!

舞蹈结束了,当我听到女主持人报幕下一个节目的名字时,我意兴阑珊地走出了会场,想走出去透透气。算了吧,我压根就不想听沈紫嫣唱歌。那样只会提醒我,他们才是最般配的,而我不过是台下最不起眼的观众。

我一个人沿着校园里的林荫小道慢慢地走着,今晚依然月光皎洁,傍晚时候刚刚下过一场雷雨,此时天空万里无云,看起来澄净得很。

学校里虽然有不少人都挤在篮球场上看晚会,但仍有不少人漫步在校园中,我专门挑了一条人比较少的道路,踢踢踏踏地边走边欣赏这月下的美景。

荷花开了,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来,我看着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荷花,突发奇想地想采一朵还没有完全盛开的荷花带回宿舍。

于是,我一只手拉着岸边的柳树枝桠,另一只手伸向池塘吃力地想采一朵荷花,谁知道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大半夜不看演出,居然跑这里偷荷花!”

我本来就做贼心虚,被这样一吼,顿时大惊失色,一失神脚底一踩空,手上拉扯着的柳树枝桠一下断裂,我“噗咚”一下掉入了池塘内,冰冷的水瞬间把我淹没,池塘比我想象得深许多,我惊慌失措之余手脚根本无处着力,一连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可是脚下却好像是突然踩到了什么长长滑滑的东西,一时惊得尖叫起来,都来不及看清岸上站着的人究竟是谁,只觉得那个声音无比的熟悉。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