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找到了(3)

第17章找到了(3)

裴耀俊坐在病前,一动不动的看着睡的段宁。

久,裴耀俊被一阵轻微的铃声惊动。

“喂……”

“裴先生,许德霖和他的同伙两人都被警察抓走了!许德霖被判死刑,他的同伙被判十年。另外,许德霖那个想侵犯段小的同伙这辈子都不能再做男人了!”

“嗯!好,我知道了!我要那个男人在监狱里天天忏悔。”

裴耀俊眼泛冷光,一字一顿的对着手机传达自己的命令。

“是,我会安排好!”

裴耀俊站起掖了掖段宁的被角。

他只要一想到段林冲被那样对待过就怒从中来。

他无法想象如果许德霖他们不是因为没有经验而选择直接埋掉段宁那会怎样?

会不会碎尸?或者直接再补上一DAO彻底了解段宁的命?

裴耀俊越想眼神越凌厉。

“滴……”

裴耀俊被一阵尖锐的机器声惊醒。

很快,医生鱼贯而入,将段宁团团围住,对段宁进行检查。

“说吧!她怎么样?”裴耀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主治医生。

“段小目前没有什么大问题,上的软组织挫伤很快就可以恢复,只是因头部多次受到重击造成淤血,淤血位置比较特殊,手术有很大风险只能看段小醒后在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虽然主治医生常常面对形形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但是从来没有哪一位向面前这尊大佛一样让他感到格外的压力山大,主治医生只能硬着头皮说“另外,段小受到刺激过大,大脑皮层形成了一种特殊地保机制,所以段小仍昏不醒。”

妈呀,对面的男人的眼神好像要吃了他一样!

曾年纪轻轻就屡获医学成就大奖,见过不少大人物的主治医生忍不住擦了擦额头可能因室温度过高而出的汗,对,是的,那是因为室温度高,屡获大奖,医治过不少大人物的主治医生才不会去承认他是被面前那个冷面男子吓得!

“水水”

我感觉喉咙像被火烧过一样,又疼又干,好想喝水,可是我感觉我的体好重,想要抬手,可是胳膊却像是被灌了铅异样怎么也抬不起来,周围漆黑一片,好冷,好冷

“段宁,段宁”

谁在叫我,这声音好耳。

“段宁,段宁,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

这声音是,是,裴耀俊!

呵,裴耀俊怎么会说出这样温柔的声音呢?我一定是听错了!

不还是谁我都要谢谢他,这声音让我有一种安定的感觉,即使前面还是一片漆黑,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刚刚那种害怕的心。

“这是哪里?”我缓缓睁开眼环顾四周看着这陌生的地方。

间整体风格非常的简单,除了基本的家具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甚至连墙上都没有一幅装饰画作。

我看着这装修简单但却又不失大气的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我到底在哪儿?不过通过间的摆设,倒是能看出来主人应该是一个很孤的人。

我开始回忆昨晚的细节,我记得,对!

许德霖!

我记得晚上回家后不久就见了他,还有他的同伙,那两个男人!

想到他们,我就有种咬牙切齿的恨。

许德霖,他怎么能那样做?

不过这里到底什么地方?

就在我疑的时候,听到了吱呀一声,好像是有人正在推门。

到底是谁呢?

我重新闭上眼睛,装作还没有醒。就听到梦中一直呼叫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段宁,段宁你醒了吗?”这声音真的好像裴耀俊。

“你们不是说他今天就会醒吗?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昏?”一阵冷咧的声音传来。

间里似乎还有其他人。

“裴先生,根据对段小的检查,应该就会在这两天苏醒,您也知道段小头部受到重击,造成重度脑震。”

“不要再给我解释了,我只知道段宁昏了这么多天还没有醒过来。就是你们的责任!”这

个在梦中让我感到温暖的声音此时显得非常的愤怒。

“裴,裴先生……”

医生好像还要再解释什么,我想我还是不要再为难医生了,更何况我现在感到非常非常的渴。

我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对着我,另外两个人穿着白大褂,应该就是医生了。

我用尽我最大的力气说:“水,我想喝水”

可是背对着我的男人好像并没有听见我的话,倒是面对着我的医生看到了我。

那个穿着白褂子的医生一脸惊喜“裴先生,段小醒了!”

背对着我的男人转了过来,他面目俊朗赫然就是裴耀俊。

“你醒了?是不是很难受?”裴耀俊一脸担忧的快步向我走来,或许他看懂了我纠结的面部表又问道:“是想要什么?想喝水吗?”

我忙不迭点头。

他赶忙走到靠窗的桌子旁,把保温壶里的水倒入杯中给我端过来。

窗外阳光正好洒在他的上,这一刻的裴耀俊和前几天我看到那个判若两人,我不怀疑他们是同一个人吗?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裴耀俊蹙着他好看的眉毛,将杯子放在头柜旁,自然的坐在我旁,将我扶起来,然后在我的背后增加了一个软软的靠垫。

我感到非常的不可SI议,这还是他吗?还是那个冷漠霸道的裴耀俊吗?

他喂我喝了小半杯水,我终于感觉好了一点,但是这点儿水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还不够我塞牙缝。我好想把剩下的半杯都喝完,但是裴耀俊拒绝了!

他给的理由是:昏时间太长,水不能一下子喝太多。

好吧,面对这样的理由我很想拒绝,但是我的胳膊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连手臂都无法抬起来,只能认输。

随后裴耀俊叫医生过来为我做了详细的检查,得到医生的许可之后,裴耀俊开始准备我的饭菜。

“你要是感觉不舒服的话就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稀饭很快就好。”说完裴耀俊转走出间。

我看着他出门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