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周灼云的生日宴

第217章周灼云的生日宴

我大吃一惊,“裴曜竣你疯了吧,周灼云恨不得吃了我,你还敢带我来她的生日宴?我要回去了,否则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转逃,却被裴曜竣一把拉住,紧紧的紧固在他的怀里,他上悉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让我有种莫名的安心,“你是我的,不准走。”

说完,他便以这种的姿势搂着我走到了会场中坐下,他的举动来众人纷纷侧目,他们就像看珍稀动物一样量着我,让我浑不舒服。“裴曜竣你放开我,别人都在看呢。”

裴曜竣端起面前的香槟轻轻抿了一口,手指摩擦着我的肩膀,“你今天很漂亮,还怕别人看吗?”

我羞得脸通红,“裴曜竣你不要脸。”他轻声一笑,平时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淡淡的酒味丝毫不人反感,似乎是逗弄够了,他放开了我端了一盘甜点放在我面前,“尝尝吧,米其林五星主厨亲手做的,在外面可吃不到。”

松软的蛋糕入口即化,浓郁的巧克力酱甜而不腻,搭配着酸甜的覆盆子酱和樱桃酱口味更加丰富,确实不是普通蛋糕店可以做的出来的。

我正吃得,会场的灯光却瞬间暗了下来,只有一束灯光在会场的最前方。只见周灼云缓步走到众人面前,一袭酒红的拖地长裙勒出她优美的姿,栗棕的长发卷出自然而又媚的弧度,头上的一串粉钻头饰更是价格不菲。

她接过助理递来的麦克风,轻启朱唇,“首先,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周灼云的生日晚宴,这是我的荣幸,感谢各位!其次,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向各位宣布。就在今天,我与瑞华集团的总裁裴曜竣先生达成了合作共识,我们的互联网融司灼竣文化将于今日成立!现在请裴曜竣先生为我们简单的讲几句。”

周灼云的话音刚,一道灯光便在人群中准确的找到了裴曜竣的位置,他的睫毛在灯光下似乎晕染出了一层光圈,DAO削斧凿一般的轮廓似乎是艺术大师心雕刻的艺术品,裴曜竣站起来走向前去。

灼竣文化……难怪周灼云说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呵呵。周灼云才一回就在经济上和裴曜竣绑在了一起,我拿什么跟她比?

浓浓的苦涩在我心里蔓延开来,我看着站在台上的周灼云和裴曜竣,简直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一对。裴曜竣薄薄的唇瓣一张一合,冷峻的脸庞在灯光下仿佛也带着一抹柔,我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掌声雷动,裴曜竣走下台来重新回到我旁边坐下。“为什么要带我来?”

裴曜竣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我做事需要有为什么吗?”

我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拿桌上的甜点撒气,一块致的黑森林蛋糕被我戳的面目全非。裴曜竣看我的样子好笑,伸出手来捏了捏我的脸颊,“别想太多,灼竣文化也好,她的生日宴也好,我都是不得已的。”

他是在向我解释吗?

会场里响起了华尔兹的乐声,几对男已经步入舞池随着音乐跳了起来,也有些人在借此机会扩大自己的关系网,香水味、脂粉味混杂着浓郁的酒香颇有些纸醉的味道。

周灼云浅笑着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我和裴曜竣的面前坐下,一手托腮一手轻轻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曜竣,你还没有祝我生日快乐呢。”

裴曜竣从善如的端起酒杯示意,“生日快乐。”

周灼云意的抿了一口红酒,又回头对我说道,“段宁,我们又见面了。我跟曜竣有几句话要说,你先回一下吧。”

“啊哦哦好。”我没有拒绝的余地,我起往露台走去,就像童话故事里到了12点逃离皇宫的灰姑娘一样,就算得到了王子的青睐,灰姑娘就是灰姑娘,不成主的。

微凉的风来了清新的草木香味,威尼斯酒店的设计实在是匠心运,高雅的欧SHI 建筑旁栽种着数不胜数的梧桐树,就像是隐藏在森林深的古堡。

我靠在大理石建造的围栏上看着天空中寥寥几颗星星,脑子乱的像一团乱麻。

“怎么遛出来了?”一个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侧了侧脸,会心一笑,果然是他。

“温佑隼,你也在这儿。”

温佑隼点了点头,脱下上的西装外披在我上,“快入秋了,晚上还是有点凉的。”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对于温佑隼,我有种天然的信赖感,或许是因为他也给了我难得的信任吧。

温佑隼摸出一盒香烟,练的叼在嘴上点燃,忽明忽暗的香烟夹在他骨节分明的指间格外好看。

“我不知道你也吸烟的。”

温佑隼笑了笑,温润如玉,“今天比较烦,今天也是林馥暄的生日。”

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愧疚,“抱歉啊,帮你寻找林馥暄的事一直没有进展。”

温佑隼摆了摆手,看着我说道,“不用抱歉,寻找一个人间蒸发了十三年的人谈何容易。”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深邃的眼睛里似乎装着星辰大海,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找到她的。我只是想知道这些年来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活着。”

我握住温佑隼宽大温暖的手掌,想要给他一点力量,“她一定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过得很幸福,说不定她只是太贪玩了,也许哪一天就会忽然出现给你一个惊喜呢!你放心,我会继续帮你寻找她的,然人海茫茫,你们终能相。”

温佑隼掐灭手中的香烟,对我感激一笑,“谢谢你了段宁。”

温佑隼又与我闲聊了几句,便被朋友叫了进去,我背靠着栏杆透过明晃晃的地窗看着会场里觥筹交错、翩翩起舞的红男绿,努力在这群人中寻找裴曜竣和周灼云的影。他们一定相谈甚吧,我还是不要扰比较好。

“段小,你真让我失望。”周灼云婷婷袅袅的走到我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可是你却始终没有来。”

“我你给我的名片被裴曜竣拿走了。”

“哦?所以你已经想好需要我怎样帮助你了吗?”

面对周灼云,我始终不知道该以怎样的绪面对,在她面前,我就像被正室夫人抓的小三。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抱歉,周小。我想不到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周灼云听了我的话怒极反笑,珊瑚的唇起了一个轻蔑的弧度,“段宁,我真是小瞧你了。原来我以为你是贪图裴曜竣的钱财,现在看来,你想要的更多啊。你是想要瑞华集团总裁夫人的位置吗?真是可惜了,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不可能得逞。”

我不想跟周灼云纠,正想离开却被她挡住了去LU,她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了一片阴影,“今天的服很漂亮嘛,克里斯蒂今年夏季的限定新款,裴曜竣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只是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后面几个字仿佛是从周灼云的牙齿间研磨出来的一般,她阴嗖嗖的样子让我浑发麻。

“段宁,我给过你机会让你体面的从裴曜竣边离开,你没有抓住。现在你没有机会了,我会让你心甘愿的离开裴曜竣,只是以一种很难堪的方SHI 。”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