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我完蛋了

大姐连忙端来了一杯温水,我把靳言扶起来,把水放在了他的嘴边。他大概是渴了,一口气喝完了整整一杯水。

“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和阿松在一起?”我连忙问道。

大姐去帮忙打了水拿了毛巾走过来,我连忙让靳言坐起来,大姐把毛巾打湿,拧干后递给我,我接了过来,替靳言擦拭他的脸。

“别提了,这一趟真的的,”靳言悻悻地说了一句,随后又说,“大姐你怎么在这儿?”

“你先别管大姐怎么在这里了,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突然成这样?大姐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这几天我们也发生了许多事。”我说。

“怎么了?你没事吧?蜜儿没有伤害你吧?”靳言一听,顿时紧张起来。

“没有,蜜儿死了。”我淡淡地说道。

“什么?死了?”靳言满脸地不敢置信。

大姐见靳言一副饥寒交迫的模样,于是对我说:“小书你先陪靳言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给你们做饭,我们吃饱之后再慢慢聊。”

“好。”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把靳言扶到了浴室。

等我陪着靳言洗完澡换好衣服之后,大姐也简单做了几个菜端了出来,我们坐在饭桌前吃着饭。这时候,那位刑警队的负责人敲响了我们的门。

我猜想,应该是大姐在厨房打的电话,她一向心思缜密,生怕我们再遭到什么不测,所以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吧,顺便他们可以和靳言了解一下情况。

警察的到来让靳言十分愕然,我们把这几天的情况简单告诉他之后,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那负责人问靳言:“你的母亲,是否就是黑珍珠组织的头目?我这里已经掌握了很多资料,很多资料表明,她与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靳言淡淡地回应道,他一直低着头,表现出对警察的抵触情绪。

“船一直没有靠岸,她是不是收到了什么风声?你是怎么下船的?”警察又问到。

“我累了,我想先吃饭,好吗?”让我们都诧异的是,靳言表现出了极大的抵触情绪。

我不知道这些天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但是我想假如多芬真的是他的亲生母亲的话,他这么说这么做我也能理解他的感受。

后来,我们吃完饭后,警察又问了许多话。靳言依然没有想要诉说的欲望,警察见什么都问不出来,于是便离开了我们的房间。

大姐悄悄告诉我,让我安心,说警察在房间周围秘密布控了,我们不会有危险。我点了点头,大姐见靳言情绪低落,于是对我说:“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就好。你好好安慰他,不管事实是怎样,希望他勇敢地面对。”

我再度点了点头,大姐随后离开了我们的房间。靳言一直坐在沙发上,一开始很镇定,可是大姐走后,他突然变得狂躁不安。他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动,似乎十分难忍。

我连忙冲了过去,焦急地问道:“靳言,你这是怎么了?”

“烟,家里有没有烟,快拿烟给我!快!”靳言激动地锤了一下茶几的表面,那副狂躁不安的模样把我吓了一跳。

“有,有,我去拿!”我心里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我连忙去房间里把他从前放在家里的香烟拿了过来,他哆哆嗦嗦拿出一支香烟连忙点上,然后对我说,“小书,你干嘛报警?你为什么要找警察过来?”

“是大姐让我这么做的,大姐说这样做,我们就会安全了。”我连忙回答他。

“放他妈的P!报什么警!你怎么听她的?”靳言突然说出这样粗鲁的话来,让我大吃一惊。

他很快的速度抽了一根烟,随后还是急得满屋子乱转,不断地伸手抓自己的脖子,我走过去抓住他的手,他一把把我推开了,他说:“你别动!我好难受!我快要疯了!”

“你……你是不是染上了毒品?”我强忍住心中的不安,还是问了出来。

“什么毒品,哪里来的毒品,没有,不要多想,让我安静一会儿,安静一会儿就好,我心里太乱了。”他来回地房间里踱步。

过了一会儿,他又表现得十分开心,他说:“小书你想过吗?那么大一艘游轮能装多少人吗?你想过我们有一天可以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吗?”

我摇了摇头,他又靠在了墙上,又突然变得沮丧,他说,“可是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我不想我的人生变成那样,我觉得那样不对。”

“靳言,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走过去握住他的手,问道。

他蹲在了地上,不断地抓自己的脖子,抓出一条条的血痕,可是他一点都不自知,我连忙握住他的手,他又一次拼命推开我,他说,“这件事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我点了点头。

他又示意我递给他一支香烟,我于是把香烟拿过来递给他,他又抽了一根,随后情绪微微镇定了一点,他说:“我可能染上了,她可能真的给我吃了。她不是我妈妈么?她怎么会这样?”

“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我连忙问道,随后把这几天所发生的情况一一和他说了。

他听完愣了,他说:“什么?她在这里找到了多米藏的东西?多米藏的东西果然在这里,怪不得!”

“她不是我妈妈,她简直就是一个怪女人。一开始上船的时候她对我很好,她带我见她的手下,她告诉我她的组织名字叫做黑珍珠,她告诉我黑珍珠是一个很大的国际走私组织,他们走私很多东西……她有多疯狂你知道吗?她给我看她的银行卡余额,她告诉我她拥有多少资产,她对我说只要我听话一切将来都是我的。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你知道是什么?是她骗了我们!她根本就没有得绝症!”靳言一边拼命地抓自己,一边说道。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拼命地不断抓挠,然后在屋里上蹿下跳,我完全被他吓到了。

“我说不愿意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她就变了脸,她把我关起来,关在一间密室里,每天不给我吃喝。她说她会一直等到我答应,不答应也不行,因为我是她儿子,我必须听她的话!她简直是……”靳言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我走了过去,他伸手就往我脸上锤了一拳!

我猝不及防,感觉眼睛都仿佛被他打瞎了!

“小书,你看看有没有绳子!你用绳子把我绑起来!快!我要受不了了!我忍不住想打人!”靳言急得大喊道。

我见他发狂的模样,于是连忙在厨房的柜子里翻出了一捆绳子,我用绳子一圈一圈地把他绑了起来,他坐在地上拼命忍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说胡话,把我吓得眼泪拼命掉个不停!

“我完蛋了,我染上毒品了,小书!我完蛋了!我觉得自己没救了!”靳言狂喊道。

“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我给大姐打电话!大姐知道怎么办!”我不禁想到了大姐,大姐说过她之前有同事出现过这种症状。

我连忙打电话给了大姐,没说几句便匆忙挂掉了电话,此时靳言已经难受得在地上不停打滚。

大姐很快就来了,她带来了注射剂和一瓶药,我问大姐这是什么,大姐说是镇定剂,她说毒品发作的时候那种感觉几乎没有人能熬过去,镇定剂能暂时让他昏睡,但是撑不了多久,想要彻底戒毒,还是要送到戒毒所去!

大姐当机立断地往靳言的手上打了一针,一直在挣扎的靳言突然没有了动作,一下倒在了地上,我和大姐吃力地把他搬到了沙发上。

大姐说:“把一切都告诉警察吧!送靳言去戒毒!越快越好!”

“可是他不让告诉任何人。”我说。

“这种时候他的话还能听吗?我们要有自己的判断!那个女人只要没有找到,你和靳言都脱离不了危险,你明白吗?”大姐凶了我一句,随后见我难受,她的语气顿时放柔和了许多,她说,“我知道这样的遭遇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但是没办法,谁让你们遇到了呢。现在说别的都没有用,也不要顾及她究竟是不是靳言的母亲,在这种时候不能太儿女情长!他母亲是走私头目,多逍遥法外一天,就多有很多人遭殃!这时候,我们要站在国家、站在全世界人民的角度上去想问题!我们要相信国家的力量!相信恶人会有恶报!懂吗?”

“嗯,我知道,能不能别把靳言送去戒毒所?姐,你想想办法,看看你那里行不行。如果他去了戒毒所,无数人都知道他吸毒了,以后他还怎么生活。”我急急地说道。

“这事我无法决定,所以还是得问问警察的意见。如果靳言愿意配合他们抓捕他母亲归案,我想这点儿小小的要求警察就能搞定。”大姐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