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靳言

我一阵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此时刑风已经把车开到了一座大型商场的地下车库,然后不由分说地把我带到了12楼新开的泰国餐厅。

包厢似乎他先前已经让人订好了,服务员引领我们到了包厢门口,刑风推开门,对我说:“进去吧,客户已经在里面了。”

我于是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有些拘谨地走了进去。只见包厢里有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正背对着我玩着游戏机,他的头发烫成了褐色,像方便面一样微微曲卷着,上身是一件嫩绿色的开衫,盘着腿,下身穿着一条斑马条纹的哈伦裤,一双白色板鞋整齐地摆放在地上。

我心想这位“客户”也太另类了,但又不好多说什么,于是礼貌性地主动开口问候了一声:“你好。”

对方迅速扭头,当我看到那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简直像是雷劈一般凌乱。我完全没有想到刑风口中的“客户”竟然是靳言,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靳言居然会以一副如此无厘头的“打扮”出现在我面前!

几天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副玉树临风、王子亲临的帅气模样,怎么这短短几天功夫,却把自己整得如此不伦不类?

相比于我的错愕,他却镇定有余。他把身子转了过来,把游戏机放在了一边,放下脚穿上了鞋,微微咳嗽了两声,随即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漠,他往我身上从上到下扫了两眼,脸上随即露出鄙夷的神色:“啧啧,一身运动服穿到现在,到底洗过没有啊?”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人还是那个人,语气还是那一副狂拽酷炫的语气,可是给我的感觉,却像是隔了几世的轮回。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突然变成刑风的“客户”?无数个问号从我的脑海里升起,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坐吧,小书。”刑风笑着望着我,一脸忍俊不禁的表情让我更加疑惑。

包厢不大,一张桌子两张沙发,此时一边分别坐着一个人,而我,该选择坐在哪儿?

就在我侧身准备往刑风所坐的位置走去之时,靳言突然站起来用力扯着我坐在了他的旁边,动作迅速无比,嘴上却还卖乖:“我小舅不喜欢和女人坐在一起,我就勉为其难和你坐一块好了。”

刑风忍不住大笑开来,他完全看穿了靳言的心思,却并不点破,反而附和着说:“是呢,不过我让我奇怪的是,靳少爷不是也很不习惯和女人坐在一起吗?”

靳言蹙起了眉头,表现出满脸的无奈:“没办法啊,你是长辈,我不得迁就你吗?”

“哦?平时可没见你这么迁就我。”刑风似笑非笑地说道。靳言顿时气急,使劲白了刑风一眼。

这一切我都尽收眼底,从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动来看,他们似乎很熟悉而且很亲昵,根本不像刑风所描述得那样水深火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心里琢磨着,人也一动不动坐在那里。靳言用胳膊杵了下我:“你干嘛像雕塑似的,说话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小声地问道。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这门上写了靳言不能进来吗?”他像是吃了火药似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硝烟味。

“没有,我只是奇怪而已。”我淡淡说道。

“好了,你们两先别顾着说话,先来点菜吧,你们不饿我可是饿了。”刑风边说边自顾自地拿起了菜单。

“小书,你喜欢吃什么菜?”刑风问我。

“都可以,我不挑剔。”我说。

“不用管她,她胃口好着呢。”靳言一脸的满不在乎。

刑风听他这么说,微微皱起了眉头,对我说:“小书,我给你来一道椰汁鸡肉汤吧,你尝尝看,或许你会喜欢。”

刑风刚说完,靳言就不乐意了:“你干嘛对她那么好?怎么,难道你对她有好感?”

我压根没想到靳言在刑风面前说话如此直接,顿时瞠目结舌。没想到,尽管靳言这么说,刑风却不以为意,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小书是挺不错的,乖巧聪慧,一点就透。”

“她不是你的菜,别打她主意!”靳言直接拉下了脸,用一副威胁的口吻说道。那副模样,就像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狮子正在努力护着自己面前的肥肉。

刑风莞尔一笑,指着面前的冬阴功汤说:“我一向喜欢中国口味,但是偶然机会尝到这里冬阴功汤的味道之后,我就爱上了泰国菜。可见人对某件事物或某个人的喜欢没有定论。”

刑风此话一出,靳言顿时紧张地脸色大变,语气完全变得心虚起来:“小舅你说真的?我知道你从来不开玩笑。”

“不假,但是……”刑风停顿了一下,又说:“我把你当弟弟,小书呢,她很像我妹妹,特别是眼神。所以,如果论喜欢,我可能喜欢她多过于你。毕竟小妹毕竟招人疼嘛!”

“去你的!把我吓一跳!”靳言一下放心了许多,转而瞄了我一眼,又故作姿态地说:“你可别骄傲!我可不是在乎你,我只是不喜欢我用过的东西被别人用了。”

“我又没说什么。”我淡淡回了一句。虽然被他比作“东西”让我特别不爽,可是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让我窃喜不已。他依然在乎我,和从前一样,这于我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了。

我静静坐在他的身边,我能闻到他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道,他虽然造型完全变样,但那副酷酷的神情依旧未变,那副动不动咬牙切齿、争锋相对的脾气依旧未变,那种明明爱着我却抵死不认的调调依旧未变,甚至连他目光投向我之时那种隐而不发的深情都未曾改变……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靳言。

我不敢看他,可他的每一种神情、每一个动作早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用看他便能想象得到。

当他动作生硬地夹了一只咖喱虾“扔”进我的碗里、恶言督促我快点吃的时候,当他边和刑风漫无边际地瞎扯、边在桌下偷偷握住我的手的时候,当他温热的手掌完全与我的手掌贴合、我们十指相扣的时候,我心悸得差点儿落泪。

虽然肚子很饿,可是我觉得我已经饱了。只有真正去爱的人,才能品尝到“有情饮水饱”的滋味。我感觉我的心被塞得满满的。我的手心里满满都是汗,可他反而攥得更紧丝毫不舍得松开,甚至,连脚都勾住了我的脚,恨不能立刻与我融为一体。

在他和刑风调侃式的聊天里,我才明白原来刑风之所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完全是因为他的授意。他被他父亲带回H城之后根本就无法立马脱身,他料定我会回到H城,他生怕我他父亲或是沈紫嫣再针对我,所以他让人去找了刑风,让刑风在我回到H城后第一时间找到了我,并为我日后的生活做了安排。

我这才明白,原来刑风之前每次半真半假地与我聊天,都不过是故弄玄虚捉弄我,原来刑风早就知道我和靳言的关系,原来他和靳言的关系其实很好而并非他所刻意描述的那样水深火热,原来这一切根本就是因为靳言对刑风的授意,而并非是刑风有意接近我,怪不得刑风无论如何找借口找理由都让我觉得牵强,怪不得刑风对我始终都是一副公事公办、彬彬有礼的态度,怪不得他在未经我同意之下就擅自与我父亲签了合同,原来他有恃无恐的背后,是因为一切都是靳言的授意……

是我把刑风想得太过复杂,却又把靳言想得太过简单。靳言虽然年轻,但对我所说的话、所做过的承诺都非戏言,他看似张狂看似无礼的背后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腻,他并没有打算把我一个人抛弃在X城的那个出租屋里,他在他父亲带走的那一刻或许心里就想好了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我细细琢磨着相识以来靳言为我所做的种种举动,我越想越觉得,我没有爱错,因为他值得。

后来,刑风吃完后匆匆放下了筷子,笑言道:“好了,我知道你们两有许多话要说,我就不在这里坐电灯泡了,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我之前对刑风的种种恶意揣测让我愧疚得无以复加,我十分惭愧地说:“对不起,刑总,我完全没有想到……”

他笑容亲切地望着我,他说:“没有关系,也怪我一开始没有说明来意,我只是觉得这样会比较好玩。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是受了小言的嘱托而接近你,或许你在我面前就会特别拘谨了。所以,挺好的,无需放在心上。不过记住,三天后来公司报道噢!”

他说完,扬了扬手里的公文包,提醒我合约已经签署完毕的事实。我点了点头,我说:“好,我一定会按时到岗。”

“赶紧走吧!啰里啰嗦的!”靳言见刑风多和我说了几句话,又拉下了脸。

“你小子,过了河就拆桥!好了,那我不多说了,改日你到公司来,我们慢慢聊!”刑风最后一句话故意拖长了音调,故意用无比暧昧的语气来刺激靳言,随后不等靳言说话,他就率先笑着出了包厢门。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