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局中局

人性或许就是这样,永远拥有不确定性的一面,谁也不知道生活何时会突然丢给我们一个巨大的炸弹,让你眼睁睁看着原本圆满和谐无限憧憬的未来就这样在你面前瞬息之间炸成了碎片。

我们总以为付出足够的真心便能够感化一个人的良知,却根本不知道人性究竟有多么的复杂,只有当我们真正经历才能了解。

两天内,靳言被转移羁押,在这期间不准任何人探望,我几经努力依旧没能见到他。

在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一个人——赵秦汉。我想只有他,或许还能够帮上我的忙。我给他打了电话,半小时后,他便出现在了我约见他的咖啡馆。

“怎么了,小书,找我有什么事?”见到我,他茫然问道,又说:“恭喜你新婚快乐,你们婚礼的那天我去北京开会了,没能去参加,我送的礼金收到了吗?”

听赵秦汉的语气,似乎对靳言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我说:“靳言出事了,被警察带走了,我找遍了所有朋友,我想唯一可能还能有点办法的人,就是你了。”

“怎么回事?”赵秦汉一听,连忙紧张地问我。

于是,我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了他,他听说了之后,沉思了许久,随后说:“这个事情……老实说,不太好办。这一旦被立案,判刑是必不可少的。”

“请帮帮我们,我真的不知道找谁了。如果你也没有办法,那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听他这么说,心情更加抑郁了。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风险太大。”赵秦汉见我这么说,于是又说了一句。

“无论用什么办法,请为我试一试,哪怕我们倾家荡产,我也不想让靳言坐牢。秦汉,算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我。”我连忙说道。

“小书……”赵秦汉的这一声喊声有些意味深长,我一听他的语气,便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条件?”我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问道。

“我现在正在上升的关键期,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地好,我真的不想趟任何污水。而且,坦白说,就算把靳言救出来了,我也不希望你再和他一起,其实他真的不适合你,你不觉得这些年你过得特别累吗?我还是那句话,他根本给不了你稳定的生活,真的。”赵秦汉突然目光无比诚恳地望着我,然后说道。

“秦汉,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如果不想帮就算了,就当我没有找过你,但是你真的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我……恐怕这个忙我很难帮上,不过……”他望着我,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知道以你的人脉和关系,你只要真的想捞一个人,还是能够有办法的。只不过,你不想为了我这么做,对吗?”我看着他,问道。

“不是我不想这么做,是这么做值不值得。如果说是为了靳言,这样的人情我可不卖。但是如果是为了小书你,我愿意去试一试。”赵秦汉说道。

我听到耳朵里,自然听出了别样的意味,我以为如今的赵秦汉已经开始有些许的人情味了,没想到,人的本性依然不会改变。

我直截了当地说:“好,如果我不想让你救靳言,你需要我怎么做?”

“小书,你误会我了。我不需要你怎么做,我只是觉得,比起靳言,我更能让你拥有幸福。如果你真的想我去救他,你不妨考虑考虑我。我不会介意你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保证你后半生踏实幸福,你觉得如何?”

赵秦汉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不敢到现在他还对我抱有希望,我无语地望着他,我说:“赵秦汉,你不如把话挑明吧。你的意思,难道是你如果为我救出了靳言,就想让我对你以身相许?”

“不,不仅仅是以身相许,我希望你能够嫁给我。”赵秦汉看着我,目光里隐隐透出了一丝丝狡黠。

“赵秦汉……”我不禁站了起来,不自觉地摇了摇头,我说,“你真是疯了……你难道是想用我和你的婚姻,来换取靳言的出狱?该不会是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我脑袋里“嗡”地一声,突然一片空白。

“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安排这一切?小书,你真的多想了。我的出发点很纯粹,我就是想给你一个幸福圆满的一生而已,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赵秦汉也站了起来,无比认真地对我说道。

我觉得无比讽刺,我摇了摇头,我说:“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嫁给你,就当今天我从来没来找过你。”

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社会的黑暗,总是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只手在操控着我和靳言的命运,我们相爱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恨不能让我们分开?不是说“有情人终成眷属”么?为什么我和靳言想一辈子走下去,竟那么那么难?

我坐在车里,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我不知道靳言现在怎么样了,我根本见不到他,原本蔚蓝的天空突然变得灰蒙蒙的,我的电话响了,是靳言的父亲打过来的:“小书,我该拖的关系都拖了,如今真是人走茶凉,没有人愿意帮我们了,就连雄鹰也不愿意出面了,哎!”

“靳伯伯,您别着急,我会想办法的。您注意身体,别上火。”我好言劝慰道,心里却涌起无数苦水。

挂了电话,我打电话给了刑风:“哥,怎么样了?有门路吗?”

“没有,一切的路好像都被人封死了,我找的每个人都说别的忙可以帮,唯独这个忙不行。小书,这几天就要立案了,一旦案子移交到法院,靳言可能就真的要被判刑了,无论如何,你做好心理准备,要坚强。”刑风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的手一松,电话直直地掉落下去,我在车里坐了许久许久,终于下定决心下了车,重新回到了赵秦汉的办公室。

“你救他,能保他无罪释放吗?”我推开门走进去,径直问道。

“案子没有定性之前,动用下关系都行,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而且我忘记跟你说了,你们公司有一张票据还放在我这儿,那么大数额却没有开具正规发票,偷税漏税的嫌疑太大了,我一直给你压着呢,不然你们哪能那么平静。”赵秦汉说完,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单子的复印件,递到了我手中。

“赵秦汉,不会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吧?”我看着他,不禁冷冷问道。

“小书,你怎么对我的成见还是这么深,如果不是我,你们税务……”赵秦汉一听,哭笑不得地回答我。

“我不想听这些,我想你快点把靳言救出来。你希望我怎么做,你才能救人?”我没有功夫和他聊其他的,我问他。

“我想你和我结婚,以后和靳言断绝一切联系。”赵秦汉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开出了条件。

当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轰隆”一声,我愣愣地看着他,我说:“现在,我敢确定,这一切都是你人为操纵的了。”

“小书,你总是这样误解我的人品,你总觉得我一定是坏人。呵呵,我无话可说,如果你真正和我生活在一起了,我想你会明白,我究竟是好是坏。”赵秦汉的表情依旧十分无奈。

“我究竟有没有误解你,我想你心里十分清楚,我不是傻子。”我淡淡地说道,我说,“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无耻。”

我的话让他有了一丝丝的愠怒,他说:“我这么多年对你的心意究竟如何,我想你心里十分明白。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可是,你没有必要中伤我,不是吗?”

“你让我好好想想吧,在此之前,请你动用关系,让靳言在里面过得好一点,行吗?”我对赵秦汉说道。

“好,希望你尽快想明白,我想靳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赵秦汉说道。

从赵秦汉的办公室里出来后,我开着车在路上疯狂跑了一段之后,我给陶梦然打去了电话。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呢。”陶梦然在电话那头用无比轻松的语气说道。

“出来吧,我们谈一谈。”我对着电话说。

“好啊,去哪里?”她的语气听起来得意极了。

“猫空咖啡屋,我等你过来。”我说完,挂掉电话,掉头往猫空咖啡屋的方向驶去。

大约20分钟后,我见到了陶梦然,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无袖A字裙,依旧卷发飘飘,戴着墨镜,袅袅婷婷朝着我走了过来,施施然坐在我的对面。

“怎么,难道是求我去救人?”她把墨镜摘了下来,看着我笑着问道。

“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串通赵秦汉一起演的这一出好戏?”我看着她,咬牙切齿地问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