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你哥和你嫂子见过面了?

靳凡告诉我,他哥已经通过失忆这一招,成功让陶梦然上钩了,要说这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何止为零,简直就是负数。陶梦然如今傻呵呵地被靳言使唤来去,像个佣人一般无怨无悔,让我十分汗颜。也许,在她内心深处,她还是当年那个内向自卑的丑小鸭吧,所以幸福来临才会砸晕了头。

如果不是那一晚她那样对我,或许我还会旁敲侧击提醒她,但是那一晚她对我的态度已经让我彻底打消了与这种人为伍的念头。

我和靳凡的恋情就这样开始了,靳凡这种闷骚型的BOY,在没有谈恋爱之前高冷,一谈恋爱立马变成了一个逗比。

他如今也大学毕业了,他哥直接把他安排到了陶梦然的公司上班,明里是为了锻炼靳凡,实际上却是让靳凡注意着陶梦然的一举一动。

靳凡的工作是轻松的,常常陶梦然只要一和靳言在一起,他就跑来我的专卖店里找我。我发现我在手机销售这一方面好像有天分,再加上我贴膜的技术很棒,总是免费为客户提供贴膜服务,常常有客户买了手机之后隔三差五来找我换新的贴膜,一来二去的,我在贴膜这一偏门行当里也有了一笔小小的提成。

我没想到我破釜沉舟的这个举动,给我带来了这么可观的利润,短短几个月,我已经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我才20来岁的年纪,不用担心将来,也不再计较过去,每天和靳凡乐呵呵地打情骂俏,日子过得飞快。靳凡的高大帅气为我在同事面前挣足了面子,每一次靳凡来找我的时候,同事都会笑呵呵地说:“你的大帅哥又来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我和靳凡的感情也在小打小闹中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常常和多米在一起玩,多米还带着我们去了一趟美国,这是我第一次出国,美国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新鲜而好奇。

多米该为靳言所做的一切都做了,因为陶梦然的缘故他如今也不便出现在靳言的面前,所以多米打算回到美国生活。

我和靳凡和多米成为了朋友,多米真正离开中国的那天因为靳言不方便出面,所以我和靳凡去机场送他。

回来的路上,靳凡说:“昨晚我哥和多米喝了一夜的酒,两个人都喝多了。”

“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有非同寻常的关系。”我说。

“多米告诉过你他的身世吗?”靳凡问我。

“大概说过,说他被自己的仇人收养长大。”我说。

“他的仇人,就是我哥的亲生母亲。多米从小到大一直以为他就是我哥,以为我爸就是他爸,那女人编了一连串的谎言骗他,让他对我父亲和我哥怀着仇恨来复仇。那都是前几年的事情了,我家就因为这样才破的产,不过他自己是无辜的,这也是后来我哥和他冰释前嫌的原因。”靳凡说道。

我不禁震撼了,我说:“原来还有这么深的渊源啊,怪不得多米说起你哥来神情怪怪的,害得我还以为你哥是他暗恋的对象。”

“怎么可能?!”靳凡气得敲了下我的脑门,又说,“我哥已经和我嫂子接触过了,我哥怀疑我嫂子那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那孩子和我哥很像。但是我哥又不太确定,因为那男的对那个孩子太好了。但是我们都觉得,我嫂子一定有什么苦衷。”

“你哥和你嫂子见过面了?”我连忙问道。

“是啊,装成失忆的样子见了一次,假装他并不认识我嫂子。”靳凡说道。

“我去,你哥的演技真是可以啊。”我不禁感叹道,我说,“我好想见见你嫂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在乡下开了家农家乐,你要是想的话,改天我带你去看看。我小时候她对我和我哥都挺好,我想她见到我们一定会开心的。”靳凡说道。

我和靳凡于是挑了个周末真的去了潘家小镇,我才知道原来他嫂子的家乡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地方。靳凡带着我去了神女山,我们爬到山顶后一起转了一圈,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神奇,你所想见的人竟有一天神奇地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我们完全没有想到,在山顶,我们竟然偶遇了他的嫂子。而且,我发现他嫂子,竟然就是那个我和我有过两面之缘的女人。

靳凡他嫂子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看上去和他嫂子有些神似,但是气质更加书生气一些,面色也更加红润。

她们很热情地带着我们在神女山上逛了一圈,然后带着我们下了山去了她的农家乐。

我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外表的确不算是特别出众的那种,但绝对是越看越耐看的类型。她和陶梦然有着天壤之别,她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有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温婉气质,仿佛一杯清新的雨前龙井,让人神清气爽之余又觉得无限惬意。

我见到了球球,那个可爱至极的孩子,他的眉眼分明和靳凡哥哥很像,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认定他一定是靳言的孩子。我陪他玩耍,他很喜欢我。

我知道她打量了我好几眼,但是她没有认出我来,她一定不知道,此刻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就是当初那个在街边因为绝望而哭泣的女孩。

我喜欢听她说话,喜欢听她说话的声音,喜欢吃她自己亲手自制的小点心,喜欢她身上那股慵懒的气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靳凡哥哥对她这样深爱了。这样人淡如菊的女人,我想男人都会忍不住迷恋上吧。跟她在一起,无论是说什么还是做什么,都特别地舒服而惬意。

靳凡当晚和她聊了许多,我脸皮薄不太好意思偷听,但是我大概猜得到他们之间会说些什么。

我们在那里待了一晚上,隔天便回到了城里。我对这个女人的一切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每一次有机会和靳凡哥哥相处的时候,我都会问他关于这个女人的故事。

靳凡他哥哥很爱回忆他们当年相处的一幕幕,他们一开始的过程很像我和靳凡,十分草率而突然,谁也没有想过会有后来。

在靳凡哥哥的讲述中,我能够通过字里行间感受这个男人对那个女人的深情款款。他夸她努力,夸她上进,夸她善解人意,夸她在危难来临时的坚韧,夸她在受了委屈时的默默承受,夸她在经营感情中的隐忍与睿智……

我问靳言:“你最爱她的什么?”

靳言笑了笑,然后说:“爱她的地方太多了,但要说最爱的一点,是和她在一起舒服,我可以自由自在做我自己,她从来不会给我捆绑与束缚,我在她那儿来去自如,但是我偏偏不想离开,我就想依赖她,依恋她。还有,她能做到一点让我觉得很绝。”

“是什么?”我不禁问道。

靳言幸福地笑了笑,他说:“遇到她以前,我很花心。但是遇到她以后,我再也没有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这怎么可能?沐歆,看来你修炼不到家啊。”靳凡听到这里,一下惊呼起来,他笑笑地捅了我胳膊一下,然后说,“我每次上街,还是忍不住盯着别的美女看啊。”

“真正的心动,是你心里只有这一个女人,别的女人都入不了你的法眼。如果失去了她,你会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感觉。”靳言目光望着窗外,怅然地说道,“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还不能不能让她回到我的身边,但是我隐隐觉得,我们不会分开,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哥,我也相信你和嫂子一定会在一起。那天见到嫂子了,我觉得嫂子根本就没有忘记你。”靳凡说道。

“真的吗?怎么说?”靳言失声问道,情绪有了一丝丝的激动。

“对啊,而且我看球球,真的和你很像。球球一定是你的孩子,他的眉眼简直和你一模一样。”我说道。

“我早就觉得球球是我的孩子,但是她否认了,她说不是。”靳言有些黯然伤神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就算不是我的孩子,只要小书能回到我的身边,我也一定认了。”

“哥,既然都这么想了,那还犹豫什么?现在还差哪一步了?你说,我能帮你的都帮。”靳凡说道。

“快了,网全部都已经铺好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风来。听说不久后,会有一次很大力度的反腐倡廉行动,那时候我们再举报。”靳言说道。

“可是到时候会不会牵连到你的公司?”靳凡问道,“这公司是你一手打造的,如果又被牵连了,那就太可惜了。”

“没事,我早就想好对策了。我们靳家人,从来不害怕失败,最怕的是被人玩弄于手掌。赵秦汉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我都要加倍奉还。”靳言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切,坚定地说道。

“哥,不知道这一天到来还有多久?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靳凡说。

“快了……”靳言背对着我我们,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