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我哥多久没谈过恋爱了?

我们再次合体的消息很快刑风便知道了,当我以一种十分心虚的心情进去他的办公室等待他的批评时,出乎意料的,他见到我便笑了。

“我……”我想开口说什么,但是眼睛一对上他的笑容,顿时有种无处遁身的羞涩,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刑风的眼睛洞察人心的功力如此深厚。你什么都不用说,他已然明白你将要说的是什么。

“这样也挺好,只要你快乐就好。”他一句话盖过了所有我要说的话。

“可是……你会不会对我感到失望?”我心怀忐忑地问道。明明知道他给的建议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

“不会。我也年轻过啊,傻丫头。”他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了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他说:“青春如果能有章法可循,就不叫青春了。等有一天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会发现,过往的所有经历都是一种财富。所以,一切随心,且行且珍惜。”

“你说的好像你七老八十了似的。”我忍不住说道。

他顿时哑然失笑,回过头来对我说:“我比你年长十岁,当然是老了。”

他今天穿的衣服剪裁很是独特,有点类似民国时期的中山装,但又不完全复古,综合了现代元素。藏青底色,里面陪着白色衬衣,看上去整个人格外颀长且别有一番腔调。

“你今天好像很帅噢,哥。”我花痴的劲头一下冒了出来,忍不住夸赞道。

“是吗?”他单手插兜面对着我,微微一笑,居然故意模仿靳言的POSE甩了下头,逗弄我道:“那是你哥比较帅,还是小言比较帅?”

“都很帅。”我两不得罪。

“他不在这里,你就不能让你哥开心一下?”他故意板着脸,其实我知道他压根就没生气。

“好吧,我哥最帅最有型最霸气最风流。”我见他那样,于是连忙奉承道。

不想偏偏这时候门被推开,靳言门都没敲就直接闯了进来,还偏偏被他听到了我的奉承,他一进来就嚷道:“老婆你刚说谁最帅最有型?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一声“老婆”,把我叫得脸都红了,他又开始和刑风叫板了。

刑风对靳言不礼貌的行为早就习以为常了,他笑着说:“你小子今天怎么来了?”

靳言当着刑风的面堂而皇之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我来接我老婆下班。”

“你别老婆老婆的,好尴尬。”我小声地说道。

他反而更大声地说:“你就是我老婆,以后都是我老婆,别人不得不服,再帅再有型也顶多只能让他当个哥哥。”

他分明知道我和刑风之间压根没有什么,却还是吃醋似地拼命叫板,这副幼稚又逗逼的姿态让刑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说:“好了,为了庆祝你们这对苦命鸳鸯终于和好,我决定晚上请你们吃饭。同时,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免得你总觉得我对小书居心不良。”

“是不是上次你陪着打台球那个女的?身材很好啊,胸大屁股大,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真看不出来,藏挺深啊。”靳言在刑风面前简直就是个孩子,说什么话都很直白。

刑风微微一笑,算是默认了。

于是,大家商定要吃饭的地方,随后靳言先带着我下班了,刑风独自开车去接那个神秘的、可能成为我嫂子的女人。

路上,靳言嘟囔道:“这家伙沉寂好几年了,终于耐不住寂寞了。”

“你怎么老这样说我哥?用词给我注意点。”我命令道。

他捉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他的怀里,唬我道:“在我面前不许为别的男人说话!这是我的原则!”

“那你说话文明一点,不许不尊重他。”我警告道。

“好,都听你的。”他意外服了软,又若有所思地说道:“不知道那女的是什么来头,我有点好奇了。”

“我哥多久没谈过恋爱了?”我不禁问道。

“从他妹妹去世以后吧,他好像就变成了工作狂,再也没有跟任何女人交往过。你都不知道他以前的样子,要多风流有多风流。直到他妹妹出了事,他才突然转了性,开始认真工作。”靳言说道。

原来刑风以前也是一个风流成性的男人,我心里不禁诧异。不过一想之前他刚出现在我身边的那副模样,的确颇有段位,不像是没有过泡妞历史的男人。

“他真的很疼爱他妹妹。”我喃喃地说道。

“嗯,小雨像天使一样,谁见了都会喜欢的。”靳言出乎意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敏锐地从话里察觉出了什么,我连忙扭头看他,只见他的脸上划过一丝丝的怅然。

“所以他妹妹叫做刑雨对吗?你喜欢过刑雨?”我试探性地问道。问完,我明显看到靳言的手抖了一下,方向盘都有了些许的偏离。

他伸手过来猛拍了下我的头,然后说:“你瞎想什么呢!净瞎想!”

他故意的否认反而更加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我说:“你为什么不承认呢?你和刑雨是什么样的关系啊?”

他分明有一丝丝的不耐烦,似乎无法否认,却又不愿意提起。他说:“不说这些了,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先讨论下晚上吃什么,等下挑最贵的点,反正你哥请客。”

他顿时又恢复了那一副嬉皮的个性,我却陷入了沉思之中。我想,找个机会,我还得问问刑风,到底他们之间过去都经历过一些什么。为什么感觉一切都像是故事中的故事,离我如此之远又如此之近。

一种强烈的直觉告诉我,靳言和刑风之所以都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并且和如此平凡普通的我能达到现在这样的关系程度,一定和已经去了天堂的刑雨脱不了干系。刑风说过的,我像刑雨,甚至给我看过她的照片。

难道他们对我的态度,是鉴于对刑雨的追忆之上吗?刑风认我做妹妹,靳言如此爱我,难道都是因为我和刑雨神似的缘故?想到这里,我的手心都出了微微的细汗,巨大的不安全感萦绕着我,让我迫不及待想要揭开这一切的谜团。

靳言见我沉默,又捏了把我的脸,问我:“想什么呢,小傻瓜?”

我笑了笑,我说:“我在想我哥晚上会带一个怎样的女人出现呢。”

靳言也有一丝丝的期待和兴奋。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刑风之于靳言,有一种如兄如父般的情愫,只不过靳言似乎从不自知。他既渴望成为刑风,我本能地排斥着刑风的卓尔不凡;他既忍不住靠近刑风,又生怕刑风会夺走他所有的光芒。

靳言在所有人面前都是骄傲甚至自负的,唯有在刑风面前,他无法做到。或许他们根本就是同一类物种,只不过刑风的功力更炉火纯青。靳言,输在年龄,输在人生的阅历,或者输在岁月的沉淀。总之,靳言在刑风面前,常常怯露出失败者的沮丧与不甘。

这给了我不少的压力。我想晚上我们要见的那个女人,她一定也和刑风一样,无论外貌、学识、能力、阅历都远在于我之上。如果是这样,那靳言会不会心里有着更大的挫败感?

我心里默默琢磨着,忐忑不安地随着靳言一同下了车,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刑风所定的饭店。

这家饭店是一家私家菜馆,在H城的城郊,离刑风的公司比较近,外表看上去仿佛是私家宅院,十分低调且普通,但是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与外面是天壤之别。

靳言告诉我,来这里的人都是达官贵人,以官场上的人居多,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有不同级别的VIP卡,什么级别的卡入座什么样的包厢,享受什么样的待遇。总之,段位决定品味,泾渭分明,十分耐人寻味。

像刑风这种级别的,只能办到这里最低级别的白金VIP,靳言目前根本没有办卡的资格,靳言的父亲因为是颇具影响力的大企业家,所以他的会员级别比刑风高两级,是黑金VIP。至于更高级别的规格,他们别说见过,根本就无从了解。这一家饭馆,是以高度的保密性和安全性而在贵圈闻名的,来的人都要经过细细搜查和审核才可进入,其安检规格和国际机场不差上下,令我真是大开眼界。

这里一顿饭的花费一定不小。看来,刑风是真的特别看重这个女人,不然不会请她到这样的地方来。

过了安检之后,靳言拉着我的手小声说:“我家的本色食府在H城里已经数一数二了,和这一家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只来过这里三次,一次和我爸,一次和刑风,这是第三次,和你。”

我已经震撼到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外表看上去那么普通的一个院子,里面的格局竟似一座皇宫一般,更令人意外的,是这里居然建在地下,而地面竟是一片荒地。谁会想到,这地下有着如此奢华的所在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