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刚才那里有人

靳言母亲说得对,金钱本就是一种原罪。人如果赚来的钱只能满足日常所需,那么人的心态至少能够维持平和;如果人有一天突然获得了一笔横财,那么这一笔横财带来表面的浮华之后,可能随后将带来源源不断的负面效应。

“您现在有他的消息了吗?”靳言问道。

“他从美国飞到了国内,他在国内有许多虚假身份,我一时无法追查清楚,不过……只要他没有死,我们总能找到他。我之所以这么快来H城找你,是因为我觉得他会冲着你来。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和我寸步不离。”靳言母亲说道。

靳言和我都无比惊讶,靳言连忙摆手:“那怎么行?公司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让她去做就好了。”靳言母亲指了指我,目光里透着微微不满意的神色,“她有什么好?柔柔弱弱的,真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

我本来想说话,听她这么说,顿时气短了,讪讪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像您这样能够经得起大风大浪的女人如今凤毛麟角,小书是外柔内刚的性格,她没有您想象的那么柔弱。”靳言连忙说道。

“罢了,你喜欢就好。那你那个公司的事情就让她去处理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教你去做。”他母亲见他这么袒护我,似乎并不开心。

“可是……”靳言刚准备说话,他母亲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会派我的两个女保镖在她身边保护她,你放心吧,就算多米出现了,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当我听到他母亲这么说,我满心担忧地望了靳言一眼,靳言一看我的眼神便明白我心里怎么想,他说:“这些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太突然了,这样吧,您给我一周的时间,让我们回去考虑考虑,商量一下,然后我再给您回复。”

“你是我的儿子,我的一切自然都属于你。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允许你考虑三天。我告诉你,靳言,这是你的使命,既然上帝在我死之前帮我指认了你是我的亲生儿子,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他母亲霸道而强硬地说道。

我们回到了家,这一路上靳言都处于一种狂热的状态,他说:“老婆,太不可思议了,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的母亲居然没有死,而且还是一位超级富豪,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中了大奖一样!你敢相信吗?你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吗?”

“靳言,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一切吗?”相比于他的狂热,我倒是显得无比平静,我觉得这一切离我们平凡的生活太过遥远,像是电视剧里演绎的那样,虽然震惊,但太不真实。或许是因为这样的身世不属于我,所以我没有靳言那么强烈的代入情绪,甚至有些说不出来的伤感。我怕靳言这一脚踏下去,未必是真的好事,就像是当初多米出现在我们身边一样。我身上没有冒险家的基因,我比较谨小慎微,我不敢相信生活会突然赐予一个巨大的惊喜,就算是有,伴随惊喜而来的必定是更加重磅的炸弹。我一直这样认为,或许过于悲观,但是有时候悲观是一种远见。

“我不知道,我已经蒙了。我对她的财富没有多大的渴望,可是我特别渴望航海,我太向往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我不敢想象我拥有一艘游轮那是怎样的感觉!”靳言满脸欣喜地说道,又抓住我的手说:“老婆,你敢相信有一天我们开着自己的游轮,在海上自由自在地翱翔吗?你想过这样的一天吗?你想过我们会过上如此纯粹的生活吗?”

他抓得我手臂都疼了,我只是笑,我并没有说话。

他又说:“我突然觉得我们没必要工作了,没必要继续我们的事业了,我们完全可以放弃这一切,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了。”

“靳言,我想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不管面临再大的诱惑,都不要迷失自己,好吗?”我看着他,目光平静地说道。

“可是这不是迷失啊,”靳言依然一脸的欣喜若狂,他说,“你没听我妈说吗?一切都是我的,由不得我不接受,这是我的使命。你敢想象我的外公是杰克船长一样的人物吗?你敢想象我的亲生母亲她独自驾驶大船在海上的风姿吗?我想想就觉得好酷,我一直觉得我的命运并不平凡,可是最后当我接受了平庸之后,生活竟然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突然不太确定我们的未来了……”我突然有些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过。

我的未婚夫即将是亿万富翁的继承人了,我们将来可能过上任何我们想过的日子,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可是我觉得不踏实,一点儿都不踏实,这种不踏实的感觉让我无法像从前一样去感知幸福。或许这一路走来,我太过患得患失了。

“傻瓜,不管将来我会拥有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我会让你成为我合法的妻子,我会娶你,给你最盛大最浪漫的婚礼。”靳言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在他亢奋的情绪下平稳地开着车回到了我们的小家,从那样的别墅一路开过来,直到到了我们公寓的楼下、看到千家万户平凡的灯光时,我才有了一种落地的踏实感。

我想这样的生活或许平凡或许普通,但这样的生活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宿,我更喜欢这种平凡,多过于那些用金钱堆砌起来的浮华。

停好了车,靳言兴奋地抱着我,带着我上了楼,他说:“不久以后,我们就不用再住在这里了。”

“你不喜欢这里了?”我诧异地问道。

“当然喜欢,这里是我们的第一个家。但是以后我们会有更多的家,你敢想象我们在全世界各地都拥有一个家的感觉吗?我想带你周游世界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靳言说着说着,竟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他从前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这样重视金钱的一个人,他虽然从小养尊处优但他从未像现在一样表现出对物质与金钱狂热的渴望……我心里诧异不已的同时充满了担忧。

时间已经很晚了,楼道里特别安静,我们所买的这处公寓因为电梯坏了,只能走楼梯。我们两一边聊着天一边走上去,楼道里都是靳言说话的回声。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突然耍起了赖皮,在快到我们楼层的时候,把我堵在了墙壁上,非要吻我。

在幸好我没有像平时一样闭上眼睛,我一直警觉地睁开双眼,突然看到梯口有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他浑身隐没在黑暗里,像幽魂一样站在那里,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连忙推开靳言,“啊”地一声尖叫,我这么一叫,那个人瞬间就消失在了楼道口。

“怎么了?”靳言紧张地问道。

“刚才那里……有人。”我指着那幽暗的楼梯口,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

“真的?”靳言迅速跑了上去,推开了那扇门,往走廊里看了看,然后疑惑地问我:“哪里有人,没有啊。”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我连忙走了上去,一看走廊里空荡荡的,还真以为自己撞见鬼了。

“今晚受到的刺激太大了,看来都出现幻觉了。”靳言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搂过我的腰说:“走,我们回家去。”

“嗯。”我甜甜地应了一声。

我们一同穿过走廊走到了家门口,在转动门锁的时候我感觉门锁有些许微微的不对劲,平时钥匙特别好开,但是今天废了很大的劲才把门锁打开。

我们推开门走了进去,打开灯,房间里还是我们走之前的模样,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会有人来过我们家吧?”我环视了一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只有你大姐有咱们家的备用钥匙啊。”靳言一口气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边说边走到洗手间,他说:“好累啊,我们一起泡个澡吧。”

“你先泡吧,我整理一下房间。”我大声喊道。

“好。”他在浴室里回应了一声。

我把凌乱的客厅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看到客厅上有本书是打开的状态,奇怪之前我和靳言好像没有翻动过书,难道是我记错了?!

我连忙去了卧室,翻了翻我平时藏贵重物品的地方,发现我的一些值钱的首饰包括靳言的名贵手表之类的东西都在,应该没有来过小偷。

我于是给大姐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大姐说之前联系不到我们的时候,她报警后带着警察来过屋里,我听到后顿时大大地松了口气。

就在我放下心来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找我们呢?我不禁诧异,朝着大门走去,瞪大了眼睛往猫眼里望了一眼……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