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夜袭

第四十一章:夜袭

“还有什么要忙的”尉迟慕卿状似没看见柳七七惊奇的脸,淡定的坐回原先的椅子。

“没,没什么了。”柳七七在见到暗影这个样子之后丝毫不怀疑她现在如果让人做饭,这些暗卫都能给她做出来。

看着柳七七有些愣愣的转过身去调药,尉迟慕卿嘴角挂着笑意。

突然,本来有些悠闲的尉迟慕卿眼神一凛,募地站了起来。

“主子。”暗影好像也察觉了什么,原本他正在熬药扇风的手也停了下来,站到了尉迟慕卿面前,一脸严肃。

听到声音的柳七七回头,看到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也不自觉谨慎了起来,尉迟慕卿很少会有这样的时候,他若这样慎重,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怎么了”柳七七问。

“有人。”而且,来者不善。

“该当如何”柳七七没学过武功,感官自然是比不上尉迟慕卿的灵敏,这院子她以前也是一个人住,到现在这种时候,一般都是很安静的。

“你留在屋里,我出去看看。”尉迟慕卿拍了拍她的肩,“暗影你留在这。”

“你让他也出去吧,我没事的。”柳七七本能地觉得危险,把暗影带在身边,比留在她身边有用。

“无妨,小角色而已,本王还不至于把他们都带上。”尉迟慕卿揉了揉她的头,“等我回来。”转身就往外走。

“柳御医。”暗影看着出神的柳七七,轻声叫了一声。

“恩。”应声的柳七七点了点头,身子却没有动。

“柳御医,主子他没问题的,这边还有人要救。”暗影心知这次尉迟慕卿没有准备,柳七七可能也知道,但是他既然被留在这,也只能这样安慰柳七七,况且,来的也不只有不善的人。

“恩。”柳七七没有再多迟疑,暗影说得对,她还要救人,没有时间在这里磨蹭,她应该相信他。

“摄政王,别来无恙啊。”一身黑色玄服的人,站在院子的中央,看着刚走出来的尉迟慕卿,嘴角带着邪肆的笑,银色的月光下,来人手里还拿着一朵花,紫色的花,开的诡异而妖娆。

“夜来国太子,司徒平寒。”尉迟慕卿看着来人,眼角带着一丝寒光。

“能让摄政王记住,还真是本宫的福气啊。”司徒平寒仍然邪肆的笑着,只是他笑的越放肆,越让人觉得危险,这夜来国的太子公主,还都是这样爱笑的啊,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尉迟慕卿不答话,只静静地看着他,能找到这里来,看来某些人也坐不住了。

“难得见面,摄政王不请本宫进去坐坐嘛”司徒平寒转着手里的花,“秦翊国的待客之道,不怎么友好呢。”司徒平寒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半眯了起来,本有长得有些妖艳的的脸,这样一来,连额前的刘海都有几分风流。

“本王只待客。”尉迟慕卿冷冷的说。

“主子。”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暗魅和暗煞也走了出来,跟在他们身后还有两个人。

“暗生,暗号,前来报道。”跟在暗魅身后的两人上前对着尉迟慕卿行礼。

“恩。”尉迟慕卿能感觉到,司徒平寒这次带来的绝对不止一个人。

“哎呀,摄政王这么客气我也不能失礼了不是,你们都出来吧,免得让人家觉得我们不知礼数。”司徒平寒说的随意,却出来了一群人包围了尉迟慕卿他们。

“不知道,这阵容,摄政王还满意吗”司徒平寒漫不经心地转着手里的花,募地,反手一转,那朵开的妖艳的花以凌厉的力道射向了尉迟慕卿。

尉迟慕卿早有防备,回身一转,向一旁闪了几步堪堪避过,虽然外界传言夜来国的毒术有些退化,但是那是外界传言,真实情况是如何,尉迟慕卿有些准备,毕竟,是夜来国太子,会些什么都不稀奇,多亏七七给他治过敏的丹药,那朵花上肯定被做了手脚,他对花香过敏,如果中招了必定会内息紊乱,这阴招可是做的堪称完美。

“早就听闻摄政王轻功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嘴上是这样说,司徒平寒手上的杀招不停,直接抽出了佩剑,直指尉迟慕卿眉心。

一见自家主子有所动作,其余人也就围了上来,暗魅四人也挡了过去,一时间,武器碰撞的声音响起,杀机不断。

尉迟慕卿也抽出了围在腰间的软剑,挡住了冲过来的司徒平寒。

柳七七在屋内听着外边的声音,手上动作不停,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清理出来的带血的纱布就摆满了桌子,就这些,也只是那姑娘上半身的伤处理的结果,原本修长白皙的双腿此刻也染满了血,柳七七皱着眉,到底是怎么样的仇恨,让人把她打成这个样子。

“暗影,来帮我递药瓶。”柳七七有些忙不过来,直接喊起了暗影。

“恩。”暗影刚要有所动作,眼神一凛,拔出剑冲到了门前。

“呲。”

柳七七猛的转头,看到冲进来的人,有些吃惊,直接甩出去了一根银针直指来人的面门。

暗影一剑下去,那根银针也没入那人的脑门。

暗影收回剑,同时也惊讶于柳七七的狠绝果断,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主子会选择柳七七,这个女人,可以站在主子身边陪他披荆斩棘,而不是躲在主子身后,受尽保护,刚刚那根银针的狠绝,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柳七七走上前,查看了一下,然后拿出一个红色瓷瓶,拔出塞子,把里边的东西倒在了那具尸体身上,过了几秒,那人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一滩水,是真的成了水。

暗影微微睁大了眼睛,化尸粉,据说因为这药粉是因为制成材料过于多,步骤太过复杂,只有顶级医师才有可能炼出来的高级药粉,没想到柳七七竟然会炼,这个人,医术到底是何种境界,就算她是灵隐之体,那也只是对药材有超强的感知力,自己百毒不侵而已,要知道,她可是才十八岁的姑娘,到底是多大的天分,才能让她有这样的成就,难得的是,他们竟然从来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医术天才。

柳七七像是不知道自己引起了暗影多大的惊讶似的,淡定地把手里的瓷瓶收了起来,望向了窗外,“怎么,会有人进来呢”

“柳御医不用担心,外边不止有暗魅暗煞。”暗影看到柳七七动了心思,及时出声,要是他没有把柳七七留在屋内,主子一定会生气。

“是吗”柳七七有些挫败的转回了头,“什么时候我也能出去呢”

“会有机会的,柳御医,人还得救。”安影丝毫不怀疑的说,确实,如果是柳御医的话,她确实有机会和尉迟慕卿站在一起的。

“恩,你说得对。”她该相信他,也该相信自己,现在她的任务是救人,尉迟慕卿在外边,可不是为了让她浪费的。

“没想到,传闻不近女色的摄政王在这里藏娇,不知道说出去后会有几个人相信呢”司徒平寒即便是跟尉迟慕卿打在了一起,嘴上也留着那几分邪肆的笑意,就好像,他不是在打架,而是在和一个姑娘谈着什么,让人心动,可惜,他遇到的是尉迟慕卿。

尉迟慕卿仍然眼角带着寒意,出手凌厉,司徒平寒招招致命,尉迟慕卿的伸手比他只快不慢,在这种情况下,司徒平寒竟然跟他达成了平手,看来,他还真是得小心一些这个夜来国素未谋面的太子了。

“哈哈哈,摄政王怎么不说话了,莫不是在下说中了些什么我看那姑娘长得可是不错,什么时候这秦翊国也能普天同庆一次呢还真是期待。”司徒平寒边对尉迟慕卿发出杀招边说着话扰乱他的思维,让他郁闷的是,从一开始打起来,眼前这冰山似的人无论他说些什么,言语多么放肆,尉迟慕卿都跟没听见似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打成了平手,但他直觉再这样下去,他会输的,在不做点什么,可不太妙啊。

柳七七处理完那女子的伤口后已经到了半夜,等到最后喂她喝下了药才终于给她盖好了被子,停下了手。

看着陷入昏迷的人,柳七七有些疑惑,平心而论,这姑娘长得还不错,小家碧玉型的模样,似乎还比她小一些,受这样的伤,也是难为她了。

“暗影。”柳七七突然出声。

“卑职在。”从刚才看到的种种,暗影才真正认可柳七七,这句话,也才是真心说出来的,以前不过是碍于主子的命令,现在,他心服口服。

“外边的情况如何了”处理好了伤员,柳七七终于放下了心,终于有时间来去担心他了。

“柳御医,外边还没有停。”

暗影的神经没有松下来,屋内现在只是暂时安全,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冲进来一个人。

“我能”出去吗柳七七迟疑的说出口。

“您不能。”暗影直接打断了她,“主子留您在这,自然有他的原因。”

“是吗”那他的原因是什么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